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长生种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五十二章 慢着!(第二更)

作者:月中阴


  雷道离开了密室,但找了九公子商羊云川一阵,居然没能找到人。

  还有差不多一天时间,就是继承大典了。

  因此,商羊云川忙的不可开交。

  雷道也没有去打扰商羊云川,他索要圣法,仅仅只是小事罢了,等商羊云川的继承大典结束后再给不迟。

  “雷圣尊。”

  这时,髯须圣者刚刚回来,看到雷道后,眼前一亮。

  “雷圣尊出关了?”

  “嗯,觉得差不多了,得参加九公子的继承大典,就先行出关了。”

  雷道的话,让髯须圣者点了点头。髯须圣者也压根没有往雷道进阶的方向去想。开什么玩笑,这才仅仅一天半的时间,雷道进阶?

  不可能的,再给一年也不可能!

  “对了髯须圣者,调查的怎么样了?现在外界形势如何?”

  雷道问道。

  髯须圣者去商羊侯国到处调查情况,应该有所收获,还是要亲眼所见才为真。

  “很平静。”

  “什么意思?”

  “外面的情况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诡异。我调查了那么长时间,居然没有任何关于九宫侯国的消息,似乎一切消息都指明,九宫侯国一切正常,商羊侯国也一切都正常。不过,正因为如此,才不正常。”

  髯须圣者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绕。

  但雷道却明白髯须圣者的意思。

  髯须圣者从外界,其实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不过倒是可以确定一点,九宫侯国有问题,乃至于商羊侯国也有问题。

  九宫侯国在秘密行动,商羊侯国却在遮遮掩掩。

  其实就是不想与九宫侯国爆发大规模的冲突。

  但如果九宫侯国觊觎商羊侯国,就算商羊侯国遮掩,又能如何?到最后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看来,形势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峻。现在商羊侯国唯一的大事,就是继承大典了吧?雷某怀疑,九宫侯国的人,只怕会在九公子的继承大典上有动作。”

  雷道沉声说道,他没有什么证据,仅仅只是一种直觉罢了。

  “继承大典?这个应该不至于吧,毕竟继承大典看起来好像很轰动,是一件大事,但实际上,继承大典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该继承的早就继承了,九公子连圣宝都继承了,基本上成为侯国之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九宫侯国就算要闹事,在继承大典上能闹出什么动静?”

  髯须圣者倒觉得没有这个可能。

  “也许吧,希望继承大典上不要出什么事。不过,这里毕竟是在商羊侯国内,我们还是有优势的。”

  雷道倒是没有太着急。

  首当其冲肯定是商羊侯国的那位圣体四重圣尊。

  只要那位四重老祖没有事,那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还有一天时间就是继承大典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髯须圣者也点了点头,他们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

  大公子的院落。

  大公子静静的盘膝坐着,这段时间,他甚至都没有再出去了,就这么独自呆在小院子里,一动不动。

  “二十八人……”

  不过,大公子并非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他要联系旧部,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只是,有九公子商羊云川的圣宝,大公子行事都非常谨慎。基本上,都是书信往来,秘密的联系,大公子本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

  通过这种方式,大公子收到了二十八位旧部的回应。

  也就是说,还是有二十八人愿意追随大公子。

  这才是大公子真正的心腹!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都依旧愿意跟随大公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心腹,才真正值得信赖。

  “虽然人少了一点,但也差不多了。九宫侯国的人,并不指望我能对商羊云川怎么样,而仅仅只是想让我闹出动静罢了,而且动静越大越大,其他的,就交给九宫侯国的人!”

  大公子已然洞悉了九宫侯国的目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一天时间就是继承大典了。

  越是接近继承大典的时间,大公子却越是不平静。

  他脑海中已经无数次的将这次行动的前前后后都梳理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但内心深处依旧无法安宁。

  他很清楚,这次的事一旦失败,他就真的完了。

  甚至,会死!

  这是大公子孤注一掷的一搏,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别无选择了。

  要么相信九宫侯国,真的能力压商羊侯国的老祖,能力压身怀圣宝的商羊云川。

  要么,事情败露,他被四重老祖斩杀。

  没有第三种可能。

  “就算我与九宫侯国合作,那也是迫不得已。何况,我不是投靠九宫侯国,而是投靠东极王!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商羊侯国,固执的四重老祖以及商羊侯,还有商羊云川,你们才是商羊侯国的毒瘤,没有了你们,商羊侯国才能更好!”

  大公子低声喃喃着。

  他试图说服他自己,结果,他成功了。

  毕竟,他不可能有其他的想法,他也只能、必须说服自己。

  只有他成为商羊侯国之主,才能保全商羊侯国。

  ……

  “都准备妥当了?”

  “一切准备妥当,就等老祖降临了。”

  一群黑衣圣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避过商羊侯国圣宝的探查,甚至,有圣体三重圣尊都来了。

  “老祖一直都被商羊老祖给盯着,一旦动身,势必不可能瞒得住商羊老祖。因此老祖只会在继承大典那天动身,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商羊城。其中也许会有一些变数,这就得我们顶住这些变数了,尤其是商羊云川,已经继承了圣宝,不能看做是一般的圣体三重,而应该是圣体三重巅峰。甚至在商羊侯国之中,身怀圣宝的商羊云川就是无敌!”

  “无敌?那倒不至于,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其中一名黑衣圣尊,翻出了手掌。

  在其掌心处,居然出现了一个九宫图案,散发着微弱的毫光。

  “这……这是九宫图?九宫图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老祖将九宫圣宝也交给你了?”

  许多黑衣圣尊心中一惊。

  那可是九宫图啊,属于九宫侯国的圣宝。

  “不,老祖的圣宝已经献给了东极王,这只是东极王交给老祖的一道圣宝投影罢了。虽说是投影,但威力却要比当初的九宫图都要强悍!原因很简单,这其中甚至还蕴含着一丝东极王圣宝的力量。”

  “东极王……”

  “哈哈,有了这等至宝,我们都能镇压商羊云川,再有商羊侯国的大公子相助,控制住局势那是轻而易举。说不定等老祖降临之后,我们都已经收拾妥当了。”

  黑衣圣尊们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目光更是死死的盯着九宫图案。

  蕴含着东极王的一丝力量。

  这等力量,他们也想获得。

  只可惜,这是九宫侯国的老祖赐予,实际上也是东极王赐予九宫侯国老祖。为了控制住商羊侯国,九宫侯国老祖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对了,商羊侯国还有一些其他的圣体三重强者,我们也得注意。”

  “嘿嘿,我们带了这么多圣尊过来,还有东极王赐予的至宝,难道连商羊侯国的圣体三重圣尊都镇压不了?那还拿我们来有何用?”

  “还有之前大公子提到的雷圣尊。这段时间我也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个雷圣尊与九公子商羊云川关系密切,乃是商羊云川的心腹。据说商羊云川能成为商羊侯国之主,也是因为雷圣尊的帮助。因此,这个雷圣尊不可不防。”

  “放心,不管那个雷圣尊有多强。或者商羊云川的圣宝有多强,到时候在东极王赐予的九宫图投影之下,都一体镇压了。只要没有圣体四重老祖,又有何惧?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局面,然后由大公子继承商羊侯国之位。到时候,我们就以散修的身份出现,一起助大公子一臂之力!”

  “明白了。”

  这些黑衣圣尊伤医妥当,就等一天后的继承大典了。

  ……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间,一天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继承大典闹的沸沸扬扬,在整个商羊侯国都是绝对的大事。

  毕竟,继承大典,那就相当于迎来了新一任的商羊侯,意味着新的商羊侯国之主。对整个商羊侯国来说,都非常重要。

  因此,继承大典举行的非常隆重,整个商羊侯国的一些头面人物,基本上都赶到了商羊城当中,参加商羊云川的继承大典。

  商羊云川一袭“侯爵”盛装,身上散发出一股威严。这是身怀圣宝,日夜受到圣宝洗礼之后,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严气息。

  哪怕商羊云川仅仅只是圣体一重,也没有任何人敢小觑商羊云川。

  雷道与髯须圣者,都跟在商羊云川的身后。

  即便回到了商羊侯国,对商羊云川而言,最信任的人依旧是雷道与髯须圣者。

  甚至,商羊云川在继承大典过后,正式执掌整个商羊侯国,也都倚仗雷道与髯须圣者,将会赋予两人重任。

  继承大典需要踏上高台,然后在上一任商羊侯的手中,接过象征商羊侯国之主的印玺,再昭告整个商羊侯国,就算是完成了继承大典。

  这仅仅只是仪式罢了。

  毕竟,商羊国之主真正的象征乃是圣宝。

  而圣宝,早已经在商羊云川的体内了。

  但即便如此,商羊云川心里依旧非常激动,今日过后,他就是货真价实,而且名正言顺的商羊侯国之主了!

  商羊云川慢慢的走上了高台,来到了上一任商羊侯的面前,正要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步骤,接过商羊侯手中的印玺时。

  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传进了耳中。

  “慢着!”

  “唰”。

  众人目光一转,落到了人群中的那道身影。

  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显然,似乎都认识这个人。

  “大公子!”

  商羊云川脸色一沉,死死的盯着大公子。

  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候,大公子会出来捣乱。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进阶圣体三重!(第一更):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五十三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第三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