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大道朝天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八十四章风过青山来就来

作者:猫腻


  朝歌城也在下雨。

  春天的雨很常见,这样的句式也很常见。

  但这是今春的第一场雨,很多人都知道意味着发生了什么。

  神皇与胡贵妃站在殿前,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略有感慨说道:“终究都是要走的。”

  胡贵妃有些担心,说道:“没事吧?”

  神皇说道:“朕活着,中州派不敢如何,朕死后,青山宗自然也要管,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苦几年。”

  胡贵妃不依说道:“陛下万岁,何出此言?”

  ……

  ……

  水月庵里的静室还是那般静。

  过冬依然在沉睡,丝线随风而起,有的飘到窗外,被雨水淋湿,落了下来。

  那扇窗是圆的,对着的湖也是圆的,湖畔的树被砍了很多,这些年也重新生出一些,看着有些乱。

  湖对面有座单独的小院,被水月庵的阵法所禁,无法进出。

  景辛就住在这里。

  他被逐出朝歌城,又进不了果成寺,最后只能来了水月庵。

  就算是曾经的皇子,也是位皇子,居然要在一间尼姑庵里生活,无论怎么看都是极为羞辱的事情。

  但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愤怒与怨毒,就连他的眼神也就像湖水般平静。

  春雨落在湖面上,微起涟漪。

  ……

  ……

  狂风呼啸,把雨点卷起到处乱洒,打在草屋的泥墙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千里风廊最著名的就是不时而刮起的大风。

  春雨再温柔,在这种鬼地方也会变得愤怒起来。

  风停的时候,斋里的阵法自然解除,那些重新续上的雨丝无声无息湿了柳十岁的脸。

  他看着南方,沉默不语。

  布秋霄带着淡淡的水雾带到他的身边,望向春雨里的世间,问道:“你在想什么?”

  柳十岁擦了擦眼睛,说道:“我在担心。”

  布秋霄明白他的的意思。

  青山宗与中州派之间有所缓解的关系,在这些年里再次变得紧张起来,甚至比往年更加紧张。

  不管是太平真人还是皇位的事情,都注定了这两大正道领袖要发生一次正面碰撞。

  布秋霄很确定,以白真人的心性与手段,朝天大陆自此多事。

  他与井九那场谈话后,一茅斋选择了中立。

  但柳十岁永远十岁,不会做选择。

  大风呼啸再起,把雨丝切断成无数碎片,卷起击打在草屋的泥墙上。

  布秋霄说道:“现在最紧要的问题是,谁来做掌门。”

  他派弟子去朝歌城问过,得到了一个很无趣的答案。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云行峰主伏望没什么希望,那么到底是方景天还是广元真人?

  这两位峰主是现在青山最有希望突破、进入通天境的强者,难道要等到那一刻再说?

  还是说元骑鲸不惧物议,准备强行接手青山?

  ……

  ……

  春雨落在云雾里。

  云雾渐散。

  十余座如仙境般的山谷,渐渐在人间显现。

  就在春雨落下的那一刻,中州派结束了为期长达三年的封山。

  一声长啸响彻天地之间。

  那是麒麟的喊声,不知道是示威还是在表达自己的快意。

  云梦山里闭关静修的长老与弟子们纷纷走了出来,神情平静而自信。

  从豫郡往北,无数附庸云梦的小宗派开始筹划,前往云梦山朝拜的事宜。

  如云般的缎带挂在树梢,白早走到崖畔,望向南方,沉默不语。

  师兄究竟去了哪里?

  井九,你这时候又有着怎样的心情?

  ……

  ……

  春雨落在人间,各处都有感应,知道柳词真人走了。

  柳词此生行事低调,事功不显,在朝天大陆的历史上,本来只能占据不多的篇幅。

  但三年前那道纵横天下,无人能抗的剑光,完全改变了他的历史地位。

  世间邪道尽除,浊水一夜变红,中州派居然被迫封山,整个世界安静无声。

  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直到这时候,人们才清醒地认识到这位青山宗掌门是多么的强大,对朝天大陆拥有怎样的影响力。

  正因为如此,他的离开也必然会引发极大的动静。

  眼看着,大陆便要迎来一场变局。

  而就像布秋霄说的那样,大陆的局势究竟会怎样变化,首先要看的就是那件事情。

  谁会成为下一任的青山掌门?

  ……

  ……

  青山很安静。

  天光峰顶更是如此。

  包括几位峰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像是雕像般站在原地。

  承天剑鞘在石碑上投下的影子渐渐变短,然后又渐渐变长,最后延伸出了碑面,不知去向了哪里。

  就像是人生的不同阶段对生命的感知。

  时间慢慢流走,春雨渐渐停了,红暖的夕阳照着群峰,有些好看。

  元骑鲸说道:“就到这里了。”

  不知道是因为站的时间太长,还是老了的缘故,他的背不再像往年那般挺直,声音也显得有些疲惫。

  举哀就此结束,来到下一个重要的环节。

  悲伤与缅怀的气氛依然还在群峰之间飘荡,而且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大道总是要继续向前。

  这不是修道者无情,而是青山向来的行事风格。

  所有的青山弟子踏剑空中,等着峰顶的师长们宣布,究竟谁是新的掌门。

  近千道飞剑散发出来的剑意,极其凌厉,仿佛已然形成实质,崖间的云海生波,向着四面八方散去。

  峰下的石林显露出真身,看着就是无数道时刻准备飞起的巨剑。

  天光峰顶的画面也第一次完全显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峰顶到处都是片状的岩石,其间隐约有一条小道,通向石碑后面的某座小庐。

  庐里有把椅子,看着极为普通。

  三百年前,太平真人被关进剑狱,柳词被选为新任掌门,当时就是从这条小道里走过去,坐到了这把椅子上。

  可能是因为不喜欢那天的回忆,也许是单纯觉得那椅子有些硬,又或者是不如坐在崖边离云海近……

  总之,柳词不喜欢这把椅子。

  他当了掌门之后从来没有坐过,更没有在这里接见过同门与晚辈弟子,却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这把椅子就是青山掌门之位。

  无数道视线落在那把椅子上。

  今天会是谁坐上去?

  ……

  ……

  元骑鲸是青山宗辈份最高、年龄最大、境界最高的那个人,如果他接任掌门,那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天光峰与上德峰对峙多年,那些长老与弟子怎么会甘心?两忘峰弟子也大多出身天光峰,他们会表现出来什么态度?

  元骑鲸就算可以凭自己的威信与实力,把这些反对意见尽数压下去,也必然会引发很多非议,在青山内部生出很多不满——掌门真人刚走,你便要打压天光峰一脉,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最关键的是,元骑鲸的年龄比柳词还要大,余下的寿元也不多,反倒不如继续保有剑律的身份,把新掌门送一程。

  按资历接下来就应该轮到昔来峰主方景天。方景天白眉飘飘,低调多年,看着就像是寻常富家翁,这些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但想想元骑鲸是太平真人首徒、柳词是次徒,他排行第三,便能推断出此人绝不简单。

  适越峰主广元真人更加低调。

  直到在西海出剑,朝天大陆的修行者们才知道他的境界高的不像话,早已是破海巅峰,有望通天。

  这三人便是青山掌门最合适的人选。

  元骑鲸如以往那般严肃,没有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广元真人神情淡然,似乎并不在意接下来的事情。

  方景天在隐峰闭关,今天没有出现,代表昔来峰议事的是一位伍姓长老,他猜到峰主进入隐峰闭关、在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还没有出现,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情,心里自然有怨气,看了元骑鲸一眼,说道:“昔来峰推举广元真人。”

  他想的很清楚,自家峰主今次明显没有希望,那不如先站出来支持广元真人。

  适越峰与昔来峰两峰并立,关系一向不错,更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元骑鲸做掌门。

  其余的青山长老与弟子们不知道这些内情,很是吃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云行峰主伏望视线在那些人的脸上扫过,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支持者,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云行峰推举方师兄。”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就算没有希望,也要让场间的局面乱一些,谁知道最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种场合向来沉默的碧湖峰主成由天居然开口说话了,他推举的是元骑鲸。

  上一任碧湖峰主雷破云就是死在元骑鲸的剑下,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有几位资历极深的长老也站了出来,推举自己心目当中的掌门人选,场面变得稍微有些乱。

  三代青山弟子们自然不敢说话,情绪随着那些名字而起伏。

  过南山有些不安,担心青山宗会就此生乱,可他就算是青山首徒,在这种时候也没资格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些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为什么不先看看掌门的遗诏里怎么写的?”

  说话的是白如镜,他与墨池当年同时入门,柳词真人走后,便是天光峰资历最深的长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话就代表着天光峰的态度。

  听到这句话,很多人才醒过神来,那几名急着推举新掌门的长老更是觉得有些羞愧。

  掌门真人当然会留下遗诏,对未来的青山早有安排,我们这些人在这里急什么呢?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那座石碑。

  承天剑鞘在那里,相信遗诏也就在里面。

  白如镜看着元骑鲸说道:“有请剑律宣读掌门遗诏。”

  他知道柳词真人不可能把掌门之位传给元骑鲸。

  可能与天光峰与上德峰之间的旧怨有关。

  更重要的是,哪有师弟传师兄的道理?

  元骑鲸沉默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去拿剑鞘的意思。

  峰顶一片安静。

  暮色变得不再那么温暖。

  数百名青山弟子看着平日最敬畏的剑律大人,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很明显,元骑鲸不想宣读遗诏。

  或者说,如果真的有遗诏的话,他也不想执行。

  白如镜向前走了两步,盯着元骑鲸的眼睛说道:“师兄你为何不敢看这份遗诏?”

  峰顶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过南山等天光峰弟子的眼里渐有敌意生出。

  这个时候,忽然有脚步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去。

  过南山震惊无语。

  简如云同样如此,然后生出难以抑止的愤怒。

  白如镜觉得自己眼花了。

  就连广元真人都非常意外。

  更多的人觉得有些恍惚,因为受到的精神冲击实在太大。

  卓如岁耷拉着的眼睛,早就已经睁成了铜铃,看着那道身影,下意识里说了声我草。

  元曲与平咏佳更是不知道因为激动还是害怕,差点抱在了一起。

  顾清脸色苍白,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原来师父说的是真的。

  天光峰顶还能真正保持平静只有两个人。

  元骑鲸叹了口气。

  赵腊月早就已经想到,只是静静看着那边。

  风过青山。

  一件白衣。

  无数道视线里。

  井九走到了那座石碑前。

  他踩着元龟的壳站了上去,伸手取下承天剑鞘。

  接着。

  他走到椅子前,转身坐下,对所有人说道:“我来吧。”

  ……

  ……

  (第五卷终)

第八十三章润万物而无声: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章说井九,为什么是井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