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大道朝天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三章说不服,还真有谁不服

作者:猫腻


  一片哗然。

  过南山是青山首徒,卓如岁是关门弟子,是柳词真人最重视的两个徒弟。

  他们虽然只是三代弟子,却绝对不是普通的三代弟子,在青山里向来拥有极特殊的地位。

  现在这一首一尾两大弟子同时站出来反对白如镜……那就像井九说的那样,白如镜你真的有资格代表天光峰吗?

  白如镜很是意外,身体有些微僵,视线在天光峰其余的长老弟子身上扫过。

  他在天光峰地位颇高,积威日重,然而那些弟子此时都避开了他的视线,有些长老甚至直接与他怒目相对!

  白如镜忽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望向过南山与卓如岁沉声说道:“不要忘了,我是你们的师叔!”

  接着他霍然回首,盯着井九厉声喝道:“你以为这些手段有用吗!我是天光峰资历最深的长老!我是破海上境!谁有资格反对我!”

  是的,这是一个问题,但又不是问题,所以井九没理他。

  墨池走了出来,那张奇丑无比的脸上满是遗憾与难过,说道:“那我呢?”

  白如镜声音微涩,说道:“你出来做什么?难道你也要与我争?”

  墨池说道:“几百年了,我从来没有与你争过什么,但这次不得不争,因为我们是天光峰的人,当然要执行掌门遗诏,结果你在做什么?”

  卓如岁在旁说道:“就是这个意思,你从一开始就上蹦下跳地反对师父遗诏,有什么资格代表天光峰?”

  白如镜没有理他,盯着墨池咬牙说道:“你不要忘了,我是师兄!”

  墨池的神情有些挣扎,似乎有些话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井九看了元骑鲸一眼。

  元骑鲸微微皱眉,望向白如镜说道:“墨池比你入门早一天。”

  白如镜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说道:“名册里应该记得很清楚,我入门更早,不然可以到昔来峰去查。”

  元骑鲸神情漠然说道:“那是你劝他改的,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白如镜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这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背后肯定还有隐情,只是具体是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早一天晚一天很重要吗?真是莫名其妙。”

  卓如岁打了个呵欠,没精打彩说道。

  他这句话竟是把元骑鲸、白墨二人、甚至一直没有说话的井九都嘲弄了一番。

  “就算你资历最早又怎样?我还是不服。”

  他望向白如镜,面无表情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天光峰范围里问一下,看看有几个人支持你?”

  井九发现自己越发欣赏这个孩子了。

  白如镜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无法再继续下去,脸色难看至极,对井九说道:“就算你挑拨成功,难道以为还有谁会支持你?”

  是的,就算天光峰支持掌门遗诏,也只有一票而已。

  现在除了神末峰,还有谁会支持井九做掌门?

  白如镜是这样想的,广元真人、伏望以及绝大多数青山弟子都是这样想的。

  “我支持啊。”

  说话的人是南忘。

  白如镜脸色更加难看了。

  很多人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同意掌门的遗诏,为什么又附议白如镜要各峰来选?

  “我知道这份遗诏很乱来,但这是他最后的心愿,我当然要支持。”

  南忘一脸无所谓说道:“而且你们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

  ……

  明明是必然会输的局面,随着天光峰的转向以及南忘看似极不负责任的一票,忽然迎来了转机,看到了一点希望。

  神末峰自然会支持井九,那么他现在便已经有了三座山峰的支持,如果元骑鲸也投他一票?

  白如镜的脸色很难看,情绪却还没有落到谷底,现在局面看似有些危险,其实不然,毕竟对方要拿到六座峰的支持才行,还差得很远。

  就在这个时候,成由天忽然说道:“我当然也支持掌门的遗诏。”

  因为雷破云旧事,碧湖峰这些年一直特别低调,甚至可以说有些窝囊。

  在很多人看来,他最多会弃权,怎么会也选择支持井九?

  其实人们想的没有错,成由天确实准备弃权,但就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蹲在赵腊月裙边的那只白猫……

  而白猫正在看着他,眼神幽冷至极。

  他认出了对方是谁,那还能怎么办?

  成由天的表态再次引发一阵骚动,白如镜等人的脸色更加难看,好在现在局面依然处于掌握之中。

  他们只要再有一票,井九便输了。

  那一票就在昔来峰的手里。

  代表昔来峰的程长老,毫不犹豫地表示反对井九继任掌门。

  这一次井九没有像对付白如镜那样,问他有什么资格代表昔来峰。

  至此尘埃落定。

  元骑鲸不需要投票了,哪怕他真的支持井九也没有意义,因为就算再加上赵腊月也不够。

  “除非你有本事像当年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那样,杀得诸峰不得不服……”

  白如镜看似平静实则恼怒至极,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否则你今天就当不成这个掌门!”

  井九依然不理他。

  “那接下来谁当掌门?按这个弄法,谁都不可能得到六座峰的支持,难道就这么空着?”

  南忘也没有理白如镜,看着广元真人不悦说道:“我说你在这儿瞎折腾什么呢?”

  便是柳词与元骑鲸对着小师妹都没办法,广元真人再厉害又能如何。

  他根本没有与她争执的想法,毫不犹豫说道:“我推举元师兄接任掌门。”

  很多人认为广元真人是掌门的最佳人选,他却提议元骑鲸,这有些令人意外,仔细想来却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就像南忘说的那样,现在双方已经撕破脸,谁都很难同时得到六座峰的支持,这也就是说难以服众。

  现在的青山便只有元骑鲸这位通天大物有此威望。

  即便元骑鲸曾经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做掌门,但看着今天的局势,为了避免青山出现内乱,说不得也只好做一做了。

  诸峰长老与弟子们都觉得这应该便是今天最后的结局。

  谁敢不服?

  喵~

  天光峰顶忽然响起了一声猫叫。

  无数道视线望了过去,看到了从赵腊月裙子下边钻出来的那只白猫。

  广元真人与伏望的脸色微变,南忘睁大眼睛,有些吃惊,白如镜更是神情警惕至极,如临大敌。

  那些青山弟子们觉得好生奇怪,心想这里怎么会有只猫?

  下一刻,他们看到师长们的神情,不禁有些吃惊,心想一只小猫,有何可怕?

  阿大抖了抖身体,白色的长毛散开,看着就像是一团蒲公英。

  可如果仔细去看那些猫毛,便会发现一簇簇的,就像是剑一般。

  普通青山弟子没有这么好的目力,但他们感受到一道强大的、难以想象的威压出现在了天光峰顶。

  无数声闷哼响起,好些境界低些的弟子直接双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便是卓如岁这样的人物,也必须释出剑意,才能够强抵抗住这道威压。

  青山弟子们震骇至极,心想这种层次的威压只怕已经到了通天境,这只白猫……到底是什么怪物?

  但所有人这时候都已经明白了,白猫喵那一声的意思。

  我不服。

  ……

  ……

  广元真人无奈说道:“白鬼大人,收了神通吧。”

  阿大看了他一眼,峰顶的那道威压忽然消失。

  听到白鬼大人四个字,青山弟子们哪里还猜不到它的身份,震惊与兴奋交杂。谁都知道青山镇守里有位白鬼大人,最是神秘,很少有人见过它的真身,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出现了,而且它居然是只……嗯……是只猫?

  顾清看着白如镜说道:“门规里写的很清楚,诸峰推选掌门之时,还要问过四位镇守大人的意思。”

  阿大向着石碑后面那座小庐走去,蓬开的白毛渐渐平顺下来。

  它走到椅前,纵身一跃,落在井九的膝上。

  它缓缓回首,望向峰顶所有的人。

  它眼神漠然,气度非凡,睥睨天下。

  一只手落在它的头上,然后向后滑动,稳定而温柔。

  井九表扬道:“乖。”

  ……

  ……

  无数道视线都落在那间小庐里。

  井九坐在椅子上。

  那只白猫躺在他的膝盖上,发着轻微的呼噜声。

  就像无数声雷落在人们的心上。

  这幕画面惊住了很多人,包括白如镜。

  片刻后他才醒过神来,想起顾清的那句话,嘴里有些发苦。

  青山门规里确实就是那么写的,想要推选掌门,青山镇守与各峰峰主一样,都有自己的一票。

  镇守们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另外那两位不知道,白鬼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

  都已经跳上去了,都已经被摸的眼睛眯起来了,都已经打呼噜了!

  一只猫还能如何表明自己的态度?

  广元真人、伏望与南忘隐约知道一些白鬼的近况,但没有想到它居然真的站到了神末峰那边。

  阿大这时候表态不是井九的要求,而是它自己的想法。

  它当然不愿意元骑鲸当掌门,不然将来和那条狗还怎么见面?

  狗仗人势这种事情,它可比谁都清楚,当年太平真人带着那条狗在隐峰里,让它吃了多少苦头?

  不要看它平时就像一只没有的懒猫,只知道横卧美人怀,万事不理,但它毕竟是青山镇守,在这种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绝不会有半点含糊。

  局势至此,就像两忘峰那条山道一样,峰回而路转。

  八位峰主加上留在青山的三位镇守,这便是十一票,想要成为掌门,便需要得到至少八票。

  井九如果能够得到剩下的所有票数,也就是元骑鲸、尸狗以及元龟的支持,也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掌门。

  “你支持不支持啊?”

  元骑鲸看着石碑下的元龟说道。

  那些没来过天光峰的青山弟子们再次被吓了一跳。

  今天他们受到的震惊实在是太多了些。

  他们原以为石碑下的那只龟是真正的石龟,难道也是位镇守大人?

  元龟没有睁眼。

  此时暮色已然尽去,无数星辰缀在夜光里,峰顶依然明亮,只是更加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那只石龟,等着它的决定。

  井九知道如果要等下去,以元龟的磨蹭性子,只怕要等好几年,有些不耐烦地嗯了一声。

  二声。

  元龟睁开了眼睛,探头撕下一小片星光,咽了进去,然后带着些委屈,轻轻嗯了一声。

  轻声。

第二章说反对,谁有资格反对: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白衣少年应犹在,只是竹椅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