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大道朝天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三十三章神明不需要

作者:猫腻


  这次要去星门大学院本校参观的除了来自各地的交换生,还有很多新生,医院难得变得热闹了很多。

  体检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在医院舱里躺一会儿就好,很快那些学生们都各自离开,医院重新回复了清静。

  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廊尽头的层流专属病房门才打开,钟李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泪痕未消。

  在层流病房的门关闭之前,里面传来激烈的讨论或者说争论声,还能看到几位白发苍苍的教授在那里激动地挥舞着手臂。

  附属医院在星门大学那片湖的东侧,距离酒店有一段比较长的距离,但她没有坐车,就这样向着湖那边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心理的因素影响,还是真的身体变好了,她的脚步要比平时轻快更多,便是眼里所见的湖面星光也要比平时清楚很多。

  她想到一件事情,脚步越来越快,渐渐变成了奔跑,很快便到了酒店,路过泳池边的那些大树时,伸手拍打了一下,就像要与对方击掌。

  嘀的一声轻响,电梯动了。

  嘀的一声轻响,房门开了。

  井九躺在露台的椅子上,正在晒星星,没有穿衣服。

  她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亲了一口。

  ……

  ……

  井九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知道摆脱死亡阴影对一个人来说会形成怎样的精神冲击。

  很多年前,他看完适越峰珍藏的所有修行典籍、确认自己应该能飞升的时候,也曾经这样高兴过。

  所以他这时候给了银发少女极大的耐心与宽容,允许她坐到了自己的身上,甚至让她亲了自己一口,但这就已经是极限。

  当钟李子抱着他准备继续亲的时候,他伸出一根手指抵着她的眉心,极其冷漠地把她推离了自己的身体。

  钟李子没有挣扎,乖乖坐在他的身边,双手抓着他的手,看着他嘴巴一扁,便准备再痛快地哭一场。

  井九说道:“不准哭,说。”

  钟李子抽了抽发酸的鼻子,抓着他的手说道:“我的病好了。”

  井九嗯了一声。

  钟李子的心情依然在激动,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太过平静,说道:“我现在指标特别好,情况非常稳定,教授们说可能是前面有一次基因优化没有完全失败,这次因为什么事情被偶发激活,不过他们还要再研究。”

  井九说道:“恭喜。”

  钟李子越想越开心,又莫名的难过,看着他委屈说道:“这时候我想抱抱你不可以吗?”

  井九说道:“这事与我没关系,抱我做什么,别想占我便宜。”

  说完这句话,他再次发现自己的话比在朝天大陆的时候确实多了不少。

  不过准确来说,当南忘在洞府里烧掉那具尸骸之后,他的话就已经开始变多了。

  钟李子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认识你之后,我的生活有了很多变化,越变越好,甚至发生了这样的奇迹……当然与你有关。”

  她站起身来,望向夜空里的繁星,双手合十说道:“明天我要去传火塔还愿,感谢神明拯救了我。”

  井九心想那你可谢错人了。

  钟李子收回视线,对他说道:“你陪我去吧。”

  井九说道:“不要。”

  ……

  ……

  第二天。

  井九靠着墙壁,看着对面的传火塔,感觉后背有些发痒。

  有可能是心理因素,也有可能是管理局里的引力场的原因,要知道他对任何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东西,都有一种天生的敏感。

  传火塔是一座多层建筑,与朝天大陆的佛塔并不相似,反而有些像南河州的那个拍卖行。

  这座建筑每层都比下面那层的面积要小些,圆形的窗廊欢迎所有风与信徒的到来,可以看到斑驳的彩色玻璃,如果窗户开着,则可以远远看到那些满是神圣意味的壁画。

  他看着传火塔三楼祭堂的正厅,钟李子与别的信徒一道坐在椅子上,双手合什,虔诚地被祷告着什么。

  朝天大陆也有很多妇人会做还愿之类的事情,他对此并不陌生,只是想着小姑娘没什么钱,不想她被骗的太多,才会过来看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件别的事情要处理。

  管理局的侧门开启,几名政府官员行色匆匆走了出来,有个人手里拿着一杯饮料。

  井九记得很清楚,通往地底的直行通道里提供的便是这种饮料。

  一个穿着薄风衣的中年男子低着头走了出来,帽沿下的金色头发看着就像杂乱的稻草。

  中年男子走过井九身前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有些不确定地望向他,问道:“是你?”

  井九嗯了一声。

  这名金发中年男子便是地底实验室的著名材料科学家汤谷。他的眼神有些惘然,说道:“这些天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说要我在这个时候上来找一个人……我很感谢这是一种意识控制,但为什么我不抵触这种控制?”

  井九说道:“既然你的意识被我控制,又怎么会抵触这种控制?”

  这句话听着就是句废话,仔细品味依然是废话,但对两心通这种禅宗绝学来说是一种需要。

  即便是他,想用两心通长时间控制一个智慧生命也是很困难的事情,隔一段时间便要做一次加强。

  汤谷问道:“你要我上来做什么?”

  井九说道:“我的卷宗材料,最近有没有谁接触过?”

  那些卷宗材料放在专用网络里,如果他动用云鬼手段长时间监控,需要在里面写入代码,那样早晚会被发现。

  就像他写在那艘战舰上的代码,现在就已经被清除了几条,不过他设置的是定时发送,并且中间做了足够多的信息跃桥,联盟军方没有顺着线索找到他,还在内部自查当中。

  汤谷摇了摇头,说道:“本来就是绝密资料,院长来过一次之后,便再没有人问过这件事。”

  井九心想等雪姬找到自己后,就带着她去趟主星的联盟科学院,从那个院长往后面挖一挖。

  他摆摆手示意汤谷离开,看着就像一个不愿意接受家长关心的不良少年学生。

  汤谷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望向蓝色运动服没遮住的那双眼睛,犹豫了会儿后问道:“我能不能跟随您?”

  井九说道:“那是你的需要,不是我。”

  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理此人,望向街对面的建筑。

  钟李子在与一位主教说着什么。

  正是曾经想对他传道的那位主教。

  那天这位主教曾经说,追随神明不是神明的需要,是信徒的需要。

  ……

  ……

  夜深人静,星光如水。

  井九躺在露台的椅子上,看着星海边缘处那颗不起眼的星星。

  “你在看什么?”

  钟李子确认他穿着衣服,端着两杯茶走了出来。

  井九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确认不如顾清,但比井梨媳妇儿强——茶叶不行,水温合适。

  “你相信真的有神明吗?”

  白天那位主教与她的对话,他听得很清楚。

  钟李子想了想,说道:“我信。”

  井九说道:“为什么?”

  钟李子看着他认真说道:“主教大人说,最近我身上发生了神迹,是因为我遇到了了不起的人。”

  井九说道:“然后。”

  钟李子说道:“你应该把神迹带给更多人。”

  井九说道:“比如?”

  钟李子说道:“比如你去参选女祭司?”

  井九看了她一眼,说道:“女……祭司?”

  钟李子调皮地笑了笑,端着茶杯在他手里的茶杯上轻轻撞了撞,说道:“你生的这么美,谁能看出来你的性别。”

  井九说道:“但我知道自己的性别。”

  钟李子现在摆脱了死亡的阴影,显露出了更多少女的性情,挑眉说道:“性别重要吗?”

  井九想了想,说道:“不重要。”

  对一位飞升成功、寿元绵长、一心大道的人来说,身体是什么都不重要,外貌也不重要,那性别有什么重要的呢?

  当然,这不代表他会去参加什么女祭司的征选,因为那些事情更不重要。

  “你还没说呢,那里到底有什么?你经常看那的那里……没什么星星啊。”

  钟李子端着茶走到露台栏边,望向夜空某处。

  井九说道:“那里有很多神明。”

  钟李子觉得他在开玩笑,想着主教说的那些话又有些茫然。

  难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真是神迹?

  她的眼神渐渐变的坚定起来,说道:“既然你不去,那我去参加好了。”

  这说的是女祭司的征选。

  当初在地底街区公寓的时候,她想的是到星门大学当交换生,便有可能现场看到女祭司征选的结果。

  现在,她决定参加女祭司征选。

  对银发少女来说,毫无疑问这是她十六年来最有勇气、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

  ……

  钟李子会做出参选女祭司的决定,大部分是因为病情的忽然好转,生命活力来了一次全面爆发,当然与她与主教的那段对话也有关系。那位主教说的话看似随意,只是典籍上常能看到的对神明的赞美,实则极为巧妙地做了引导。

  朝堂上的官员以及村子里的神棍最擅长这种事情,远比一茅斋的书生更强,对此井九有非常清楚的认知。

  当天夜里,他让钟李子进入深层睡眠后,布下承天剑阵,从露台上跳了下去。

  风落无声,悬浮列车隧道里的风则带着呼啸的裂响。

  半分钟后,他到了守二都市最清静、最贵的庄园区,找到了那名主教的家。

  吃饭的第一个动作是拿起筷子,他当然第一时间先控制了那栋别墅的网络,解除了所有的防御。

  如这个世界里的那些小说情节一样,主教过着极为豪奢的生活,家里真可谓是金壁辉煌,如果是来自地下街区的孩子,看到这样的画面,必然会生出极大的愤怒。

  井九是在皇宫里出生的孩子,过了千年的仙人生活,自然没有什么感觉,挥手让那名主教陷入沉睡,视线一扫确认此人的大脑里没有自毁装置,便开始读取他的记忆。

  他不想让对方变成白痴,只把玄阴宗的搜魂秘法摧动到了第四层。

  在搜魂秘法的感知里,对方的意识是一片迷雾,雾里不时会有画面出现,就像这个世界流行的超验意识流小说一样混乱,就算直接阅读,也很难看见客观的真实。

  微风从恒温器缓缓地飘出,似极了草原里的微风,应该是加了某种香。

  一道剑光从井九的眼里生出,那些信息碎片,在剑识与两心通的双重加持下,渐渐组合成完整的画面。

  他没有去窥视主教童年阴影的想法,只是在看最近这些天,看到了枯燥而重复的颂经、开会以及布道,看到了很多信徒虔诚的脸,看到了一些私人方面的事情。

  接着,他看到了有些模糊的自己的身影,正是主教试图向他传道的那天,也感受到了主教震惊与愤怒的情绪。

  很明显,这位主教被他说的那句“我就是神明”惊呆了。

  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直到前些天,这位主教离开了守二都市,乘坐飞行器去了地面。

  途中没有什么画面,他应该是在闭目睡觉或者冥想清心。

  井九认为是后者,因为当主教离开飞行器,走进那座巨大的建筑时,情绪宁静而充满敬爱。

  那座巨大的建筑就像一座大山,矗立在草原深处,塔尖仿佛要刺破这颗行星的防护罩,接触到那颗遥远的恒星。

  建筑内部极为空旷,可以容纳无数信徒,当主教走进去的时候,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一道灰色的幕布垂悬在建筑最深处,看着就像是灰暗的天空竖着放到了这里,无比巨大,相信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边缘在哪里。

  主教跪到灰色幕布前,就像对着天空的蝼蚁。

  一道温和平静的声音从幕布里传出,就像神明从天空里发出的谕旨:“去侍奉那个少年吧。”

  主教身体微震,说道:“那位渎神者?”

  那道声音说道:“神明能为万物,既然我们是在寻找他,又岂能在意他的外在?”

  主教震惊说道:“您……在说什么?”

  那道声音说道:“神明离开前留下的最后意志是什么?”

  主教低头说道:“寻找新的神明。”

  那道声音说道:“我觉得……就是他。”

  ……

  ……

  (十几天前,写完井九与钟李子在地下街区看女祭司初选,就有朋友发消息给我,说我肯定是想设计情节,让井九男扮女装,完成多年写作梦想……想看女装?门都没有……我喜欢看,不代表我喜欢写,那个真写不动。忽然想到魔法学徒,不知道蓝晶大人身体怎么样了,在这里真诚祝他一切安好。)

第三十二章风吹雨散你没事: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参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