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五百一十三章 请海神!

作者:纯洁滴小龙
    老许说过,这件事他自己会处理,他说得很认真,这让周泽也有些犹豫;

    以前看电视,其实最讨厌看那种女主或者其他配角明明自己实力不行只会添乱的前提下,老是去大包小包地往自己身上揽责任,最后出了事儿,还得让主角去处理。

    周泽上大学时,受室友影响,做完兼职回来时,陪他刷过一段时间的火影,看得不多,但觉得小樱就是个事儿逼。

    老实说,

    在这件事上,

    周泽挺纠结的。

    如果老许是为了保护谁或者纯粹为了再续前缘的话,强行把这件事丢自己身上,不让别人去管,这会让周泽和书店里的其他人很反感。

    毕竟,

    如果你自己兜不住了,

    到时候还是得大家来帮你擦屁股,

    逼,你装了,得瑟也得瑟了,

    到头来,忙得要死要活的还是别人。

    这还不像是老道,老道虽然经常趟雷,但老道的本意不是为了趟雷而趟雷,他老了,但惜命,怕死得紧,他只会不经意间踩上地雷,可不会骑着马挥舞着马刀像是坦克发起冲锋!

    但,

    那很可能是涉及到海神的事儿,

    老许,

    能搞得定么?

    “老板,还要咖啡么?”

    莺莺小声地问道,她能看出来,自家老板在想事情。

    周泽摇摇头。

    “来,我们来洗澡澡,把自己洗干净,洗得香喷喷的,然后睡觉觉。”

    安律师缠着小男孩进卫生间要帮他洗澡。

    眼红周泽有莺莺很长时间了,

    现在他终于也有了自己的超洁丝薄。

    小男孩一脸的不乐意,但在安律师允诺明天带他去接小萝莉放学的条件下,他同意了,屈服了。

    为了,

    爱情。

    一大一小进去洗澡,

    安律师还要骚包得吹个头,

    让小男孩自个儿人先上楼找左拐的那个房间,到床上躺着等他上来。

    周泽撇过头,看窗外大雨滂沱。

    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今天的雨里,像是多出了一些不同的氛围。

    老许出去了,

    死侍和小黑妞还在公墓那里溜达,

    小萝莉回家上学了,

    书屋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安律师洗好澡,吹了一个帅帅的头型,穿着他的豹纹睡衣走了出来。

    “哟,你们还不睡呐?”

    安律师像是在问你们还没吃呐?

    周泽摇摇头。

    “那我先上去睡了啊。”

    安律师甩了甩头,

    翻身农奴把歌唱,

    敌占区人民迎解放,

    高高兴兴地上了楼。

    “安律师,变了好多呢。”

    莺莺小声对周泽道。

    刚开始,安律师一副国军军官被拉进土八路里一样,这里瞧不上,那里看不起;

    “人嘛,总是会变的。”

    周泽不以为然。

    “不是,老板,莺莺发现好多人之前刚认识时,感觉挺酷酷的,结果进书屋待久了后,就好像变味儿了。”

    莺莺低着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呀,人家懂了,这就是企业文化!对的,企业文化的熏陶!”

    周泽端起咖啡杯,不想接这个话题,

    但杯子里已经空了。

    掩饰尴尬随便张望了一下,发现莺莺手里拿着的已经不是《女仆的自我修养》了,周泽指了指那本书,道:

    “最近在看什么书?”

    “《企业家自传》,房子买了很多了,但好气哦,现在房子好像涨不动了,人家还要天天担心它到底什么时候会崩盘。

    所以人家打算学学做生意,看能不能行得通。”

    唔,

    要从置业嘤,

    变成创业嘤么?

    “很好,我相信你可以的。”

    周泽点点头,莺莺想创业的话,他还是支持的,反正他又没钱去投。

    “老周。”

    这时,

    楼道拐角位置,

    安律师探出头,

    对坐在楼下的周泽招了招手。

    “怎么了?”周泽问道。

    “你上来看一下。”

    周泽起身,

    跟着安律师上了楼。

    许清朗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安律师领着周泽走了进去,同时道:

    “小僵尸认错门了,进了许清朗的房门,我进去把他带出来,结果发现了点别的。”

    之前一阵子,书屋因为房间有限,曾有过多人合住的情况发生。

    比如老道就曾和老张合住过,老道也曾和死侍合住过,嗯。

    周泽这个老板,也不得不在体恤下属的情况下,以身作则。

    和莺莺以及小萝莉合住。

    不过,老许倒是一直自己一个人住,房间里的陈设很清洁干整。

    其实,

    除了长得漂亮,也习惯性地保养自己的皮肤以外,许清朗倒是从没有特别娘的时候,也没那方面的倾向。

    房间里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很正常。

    “看不出来?”安律师问道。

    周泽点点头,

    看不出有哪里不对劲啊。

    安律师笑了笑,走到墙壁边,道:“看见这些缝隙没有?”

    周泽凑过去,用手摸了摸,确实好像有刮痕小凹槽。

    安律师从许清朗书桌上拿了一瓶放在那里的墨水,扭开盖子,凑在那条凹槽边缘倒了下去。

    一时间,

    像是多米诺骨牌倾倒了一样,

    黑色的区域开始慢慢地扩散和覆盖出去,

    一时间,

    四面墙壁,加上屋顶天花板位置,

    都有黑线走过,

    营造出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图案。

    密密麻麻,

    很是震撼,

    天知道许清朗偷偷摸摸地在这里拿刻刀刻了多久。

    也多亏安律师心细如发,竟然能在无意间闯进来时,发现了这个。

    “这是什么?”

    周泽问道。

    “请神的阵法,道家里正宗的请神阵法。”

    安律师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晃了晃身子,

    道:“还缺一环儿。”

    说着,

    安律师走到书桌边,爬上了桌子,上面是个日光灯,长长的灯管儿。

    “找到了,果然在这里头。”

    说着,

    安律师像是解开了什么,

    一幅画垂落了下来,

    就在这房间的正中央位置!

    当看到这幅画时,

    周泽皱了皱眉,

    画中,是一个人踩着蛇头踏浪而行,这幅画,好熟悉,他肯定见过。

    想到了,

    在那个被海神害死一家的富豪家里,

    他们家的客厅里挂着的,就是这幅画!

    和老许屋子里挂着的这一幅,

    一模一样!

    安律师砸吧砸吧了嘴,咬了一根烟在嘴里,一边打火一边嘀咕道:

    “老板啊,

    你家的这个厨娘,

    深藏不露啊。”

    ………………

    通城五洲国际广场,虽然才前半夜,但已经冷飕飕了,这个商业中心在当初周泽在这里开书店时就几乎是大半只脚踏进了棺材,

    现在,

    估摸棺材钉子都已经钉上去了。

    几十年前,大家都想着造楼房修桥,那是一个基建狂魔的年代。

    那时候的人们,可能都不会意识到,中国的城市化过剩会来得这么地快。

    尼桑车停在了马路边,

    许清朗下了车,

    他出来得急,没穿外套,这个点儿,外头还是有点凉的。

    夏天已经基本算过去了,秋风带来了属于秋天的萧瑟。

    老地方,

    面馆儿的牌子还没拆,

    隔壁书店的牌子也没拆,不过原本挂在两侧的对联门匾则是被拆去了南大街了。

    许清朗拿出钥匙,打开了卷帘门,他手里还提着菜。

    进屋,

    系上围裙,开始打扫卫生。

    一年前,许清朗在这里开店时,其实做得也就是外卖生意,平时也没几个客人会真的跑到店里来吃东西。

    但他的店里,一直打扫得很干净,

    像他的人一样。

    扫地,拖地,再拿抹布清理死角,许清朗做得一丝不苟。

    而后,

    开始炒菜,做饭。

    很快,

    三菜一汤就摆上了桌,

    今儿个,

    他请客。

    卸掉围裙,给自己倒了杯劲酒。

    许清朗坐在桌边,自斟自饮。

    很快,

    外面的黑夜里走来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

    红色的高跟鞋红色的裙摆红色的发卡以及…………红艳的唇。

    女人站在门口,有些拘束,在许清朗的示意下,她走了进来。

    她的脚有些崴,

    说是自己走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可以看出来,她有些不舒服,而且出发的时候也有些匆匆,至少是没时间计较自己服装上的搭配。

    许清朗给她倒酒,

    她开始吃菜。

    许清朗点了根烟,看着她在吃。

    “你是不是有一个姐姐?”

    许清朗问道。

    “我有很多很多个姐姐呢。”

    女人回答道。

    许清朗笑了,

    他想起了那天宾馆一夜后自己醒来,

    发现床头柜上的两千还是三千块钱来着。

    “你想让我介绍姐妹给你认识?”

    女人嘟着嘴,

    当着一个女孩儿面前说其他女人,肯定会让她不开心的。

    许清朗摇摇头,道:

    “她死了。”

    死在自己怀里。

    女人愣了一下,

    表情一下子从热情慢慢地变成清冷,她放下了筷子。

    许清朗自顾自地端起酒杯,

    剩下的酒,

    一饮而尽。

    女人站起身,目光死死地盯着他,有些不敢置信道:

    “你知道我是谁?”

    许清朗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侧过身,看向自己身后,那里,是后厨的方向。

    依稀记得,

    自己每晚和爹妈的人皮坐在一起,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

    吃饭。

    他还记得,

    那一天,

    隔壁的小萝莉来到了自己店里,

    张开嘴,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在自己面前,

    把自己爹妈的亡魂收进了嘴里,送入了地狱之门。

    那一天,

    他匍匐在地上,

    喊着,

    哭着,

    求着,

    对方,

    却不为所动。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要下雨: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四章 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