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五百八十章 二人行

作者:纯洁滴小龙
    “你没死?”

    周老板还以为铁憨憨为了救自己,甘愿断后,把最后一抹生机给了自己;

    毕竟,

    最后把自己给射入奈何桥,

    然后自己再上去一拳把地藏王菩萨从佛莲上打下来,

    怎么看,

    都是那种孤军断后的画面和氛围啊。

    刚刚还在心痛,

    还在惋惜,

    还在按照最为狗血的剧本走一遍内心感情戏,

    谁知道,

    自己这儿刚好不容易地把情绪酝酿出来,

    铁憨憨居然没死!

    真,

    浪费感情啊。

    那种感觉,

    就像是要发射时,忽然给掐住了管道,那叫一个噎!

    也就在此时,

    周泽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影开始重叠起来,

    依旧是他一个人在沿着光圈往前走,

    但双手和双脚,

    似乎还能看见另一个影子叠加在自己身上,

    这是赢勾的影子。

    他们,

    本就是一体的,

    一具灵魂,

    分割出的两道意识。

    确切地说,

    周泽是赢勾在沉睡养伤期间,

    在外面诞生出的另外一股意识,

    也可以用“真”精神分裂来形容,

    虽说还是有些出入的。

    不知道多少次轮回隐藏,

    曾诞生过多少个和周泽类似的存在,

    但铁打的赢勾流水的“看门狗”。

    如果历代“看门狗”里,

    做一个颁奖赛,

    周泽这条应该可以得到一个“小红花”,

    至少,

    在看门狗里,

    他算是最为优秀出彩的一个。

    很多条看门狗,

    活了一辈子,

    还不知道自己体内居然还住着另一个人,

    有点像是超人忘记了自己是超人,

    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在生活,

    生,老,病,死,

    或许,

    平淡是福,

    但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总觉得太过于憋屈,太过不尽兴了。

    “你很想我死?”

    似乎是影子重叠了,

    所以说话时,

    像是周泽在自言自语,

    也就没有停顿和回声了,

    这让周泽还有些不习惯。

    其实,

    以前赢勾占据身体主动权说话时,

    也是很流利的,

    不过那时周老板都昏迷沉睡着,所以不知道。

    这种情况,倒是能够理解,用嘴和人对话和用心和人对话,速度上本就不对等。

    “那你刚刚搞得那么煽情做什么?”

    “呵。”

    “…………”周泽。

    “谨慎些,一起走,你不想投胎吧?”

    “嗯。”

    既然有生路,

    既然能出去,

    总之要继续昂着头往前走的。

    任何时候,求生欲,都是最大的主观能动性!

    周老板也不想莫名其妙地去投胎,

    这投胎,宛若电脑的格式化,投胎后,一切都没了。

    管你什么前世今生,

    反正不是我了。

    而且,

    这里到处都是让人迷失的感觉,

    如果不是赢勾也出来了,和自己一起在走,

    周泽很可能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只是,

    那股子饥饿感,

    并没有因为赢勾的出现而衰弱,

    反而似乎是两道意识一起叠加起来,

    更饿了!

    “饿……”

    “饿……”

    赢勾伸手,

    似乎有些犹豫。

    这附近,

    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光圈,

    都是,

    极为纯净的灵魂!

    奈何桥,

    就像是工业流水线上的提纯,

    将一切杂质剔除,

    留下最为纯粹的一部分继续提供上去。

    这里的灵魂,

    都是要去投胎的。

    宛若最为鲜美干澈的生鱼片,

    不需要加任何的调料,

    就已经极尽滋味了。

    赢勾的手伸了一半,

    却动不了了。

    “你做甚?”

    “你做甚!”

    赢勾有点生气了,

    饿了,

    吃东西,

    是常理。

    而自己的看门狗,

    却在这个时候和自己讲究仁慈了,

    竟然敢阻止自己,

    你自己有多饿,

    我能清楚地感知到!

    “都是孩子,马上要出生呢,他们母亲可能在病床上动着手术,他们的父亲可能在手术室外等着。”

    周泽清楚,

    赢勾在这里吃一个灵魂,

    也就意味着马上会有一个将诞生的婴儿直接胎死腹中。

    周老板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甚至,

    他很自私,

    但这种事,

    他真的不想做,也不敢做。

    当初自己做医生时,

    最喜欢的放松方式不是去酒吧也不是去哪里高乐去,

    而是喜欢在妇产科手术室外面站着,

    看着外面焦急等待的男人,

    因为他是个孤儿,

    没爹也没妈。

    赢勾没答应,

    还在伸手,

    但周泽的抵抗也很坚决,

    最后,

    赢得不得不收回手,

    已经很饿了,

    若是还继续内耗,

    会更饿。

    甚至,

    有可能走不出去。

    “为什么会这么饿?”周泽问道。

    灵魂还需要吃饭么?

    “奈何桥,剔除了灵魂里的杂质。”

    哦,

    周泽懂了,

    因为灵魂变轻了,

    所以变饿了。

    继续往前走。

    “阎罗们,都差不多了吧?”

    “重伤吧,没几百年,很难复原了。”

    实际上,

    有一点,

    赢勾没和周泽去说,

    但想来周泽应该明白,

    那就是在之前一战中地藏王菩萨的借刀杀人。

    不过,

    那些个阎罗们也绝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看似一个个被自己打爆了法身,受创严重,

    但更像是被赶鸭子上架,完成一场仪式。

    再联想起那帮阎罗们当着自己的面单手合什喊佛号,

    赢勾心里就止不住的腻歪。

    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丢人。

    “那你呢?”

    “嗯?”

    “你没事吧?”

    “死不了。”

    “哦。”

    之前觉得赢勾没死,还挺高兴;

    现在觉得赢勾还死不了,又有点无奈。

    “你很想我死?”

    “说不上来。”

    “等出去后,我会沉睡。”

    “半个月?”

    “一个月?”

    “三个月?”

    “半年?”

    “一年?”

    “不会是十年吧?”

    “除非你找到能够唤醒我的东西,否则,我很难再醒来。”

    “哦。”

    很难再醒来了。

    周泽叹了口气,

    继续道:

    “那应该很难找吧?”

    “能找到的话,我自己就去找了。”

    “哦。”

    周泽摇摇头,

    “我会去找找看的。”

    没你在,

    看报纸晒太阳,

    心里都不踏实。

    当然,

    赢勾也没说什么谢谢,也没去恳求什么。

    他的尊严,

    不可能让他去对一条看门狗低三下四。

    其实,

    虽然没说什么,口头上哪怕再高傲,

    但他在之前拥有一部分力量完全可以剔除周泽重新选一条看门狗时,

    他没这样做,

    而是保下了周泽一起走奈何桥,

    一起还阳。

    或许,

    可以解释成觉得周泽身边还有泰山府君的后手,

    可以解释成周泽那边已经有了不小的起步还有了自己的小团队,

    可以解释成周泽万一撞大运可能找到让自己苏醒的办法?

    但无论怎么解释,

    也无法抹除一条,

    那就是在宫殿中时,

    周泽曾说的那句话:

    我死了就死了吧,你能活的话,别自杀了,好好活下去吧。

    赢勾不欠人情,

    也从不服任何人,

    哪怕是当初的黄帝,

    位列人主,

    开华夏纪元,

    神魔皆拜,

    独他赢勾不拜!

    你以为你看得开,你能看得惯生死,能放得下,能煽情,

    我就不能了么?

    死,

    算什么?

    死,

    也不能丢面子!

    这个场子若是丢了,

    被你这条看门狗比下去,

    那才是生不如死!

    这就是赢勾的脑回路,

    他是这样想的,

    也是这样做的。

    “你这次,打爆了半个地狱,真的是冲动和意外?”

    周泽问道。

    老实说,

    周泽一开始觉得是一场意外,

    但到最后,

    却觉得,

    不像是一场那么纯粹的意外了。

    比如赢勾说过的开生路,

    比如赢勾的分身化千,

    如果只是为了爽一把,冲动一把,豪气一把,

    干嘛弄得这么复杂?

    “呵。”

    那就不是意外了。

    不过,

    在这个时候,

    都饿成这个样子了,

    周泽也不想再去思考太多东西了,

    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着。

    “阴司残了。”

    “嗯,我看见了。”

    “出去后,好好爬。”

    “爬?”

    “爬!”

    “有点强人所难啊。”

    能当人,

    谁想去当鬼啊?

    而且,

    阴司本就没太阳的,

    结果月亮都被你给撸得这么小了。

    连月光都晒不到了,

    这地狱,

    还有什么意思?

    那血月也是个二货,

    你两次招手,

    它就屁颠屁颠地下来了,

    对了,

    你似乎还忘了给别人封正了,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是白嫖啊。

    周老板还真有些心疼那一轮血月了,

    赢勾:“下来!”

    “嗖!”

    血月:“燃烧我的卡路里!”

    啧啧,

    居然有一天,

    能同情一轮月亮,

    周老板也觉得这次地狱之行,

    场面上见识上,

    真的是被扩大了太多太多。

    明明自己只是一个小鬼差,捕头都不是,现在却有一种视地狱阎罗们如猪狗一样的自我优越感。

    飘了,

    飘喽。

    “你有证,可以偷偷摸摸地升官。”

    “哦,懂了。”

    还真体贴。

    “对了,反正没事做,你也要睡了,趁这个机会,再教我点东西,一直咖啡报纸再……

    一直翻云覆雨的,

    太单调了一些。”

    ………………

    周泽忘记了到底走了多久,

    总之,

    好久好久,

    一直到他已经饿得快失去意识和知觉时,

    前面,

    忽然出现了刺目的白光。

    赢勾的声音再度传来:

    “念咒,魂归肉身!”

    周泽马上惊醒过来,

    他可不想再重蹈当初灵魂离体飘散后的痛苦经历,

    马上开始念咒,准备定位自己的肉身。

    而这时,

    赢勾最后的声音传来:

    “好……好……活……着……吧……”

    “你说啥?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看……门……狗……”

第五百七十九章 诀别!: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一章 杀,一个不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