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

作者:纯洁滴小龙
    没有传令签子,也没什么身份令牌,大早上的,小男孩就被老道喊起来,开车来到了通城下面一处叫做观音山的小镇。

    车外,

    是个大门,老厂的宿舍楼改造,换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张氏国学教育研究基地”。

    左右两边,

    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万卷古今消永日

    下联:一窗昏晓送流年

    挺破旧的一个地方,但拾掇拾掇打扮一下,颇有一种暗娼场子里头牌花魁的感觉;

    呵呵,

    只是无论怎么附庸风雅,依旧摆脱不了一种东施效颦的氛围。

    现在还早,

    老道去买了点包子豆浆,坐在车里自顾自地吃着。

    小男孩是不吃的,他只是把车窗打开,很平静地道:

    “昨天,你稽越了。”

    “啥?莫名其妙地跟我扯这种词儿做啥。”

    老道喝了口豆浆,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老板不想管闲事儿的。”

    “这不是闲事儿,都人命关天了。”

    “这是闲事儿。”小男孩很认真地说道。

    老道摇摇头,想了想,然后笑了笑,道:

    “这么和你说吧,贫道我活这么大岁数了,吃过的…………”

    老道噎住了,

    因为他忽然想到,

    眼前的这个小男孩,

    年纪比自己大得多得多啊!

    自己在他面前倚老卖老?

    小男孩不以为意。

    老道咬了咬嘴唇,继续道:

    “贫道能活这么大,不容易啊。”

    小男孩点了点头,

    根据他对老道以前事情的了解,

    确实深以为然。

    “积德行善,也不是说说而已,你以为就靠这个?”

    说着,

    老道把一叠冥钞拿出来甩了甩,

    “这玩意儿有用,但不全管用,老板这次刚从地狱回来,又在上海那家会所里杀了那么多的鬼差,啧啧。”

    “直接说吧。”

    “嗯,直接说,我啊,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

    “呵呵。”

    “你不信是吧?”

    小男孩不说话。

    “算了算了,就当贫道圣母心犯了吧,咋滴了吧,他老板不也一样,想轻松过日子,但被说几句不能装傻了,还不是把你派出来了?”

    小男孩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老道也赶忙跟着一起下车,叮嘱道:

    “老板说过的啊,不准杀人。”

    这个吩咐,

    必须得重复一下,

    老道还真担心小男孩进去后,

    这个培训班直接血流成河了。

    小男孩点点头,转身,走向围墙那边。

    “如果遇到你看不爽的,不打死,打残还是可以的。”

    老道加了一句。

    小男孩摇摇头,

    不能理解,

    他的善恶是非观,

    肯定和老道不同。

    “那你尝试把我的视角代入一下呗?”

    老道建议道。

    “一起去吧。”

    小男孩说道。

    “不了不了,我不去我不去。”

    老道摆摆手,

    不敢去。

    小男孩不再说什么了,

    走过去,

    一跳,

    跳过了围墙,

    也就看不到了。

    老道坐回了车里,

    把有些凉了的包子拿起来,继续啃着。

    啃了好几口,

    最后鼻子有些酸,

    “妈嘢,

    回去忍不住玩了把游戏,

    爹妈直接说要把你再送回来改造,

    你就直接吃安眠药自杀了,

    娃儿哦,

    你何苦呢?”

    说着说着,

    老道又继续硬啃着包子,

    咀嚼得很用力。

    …………

    “父母呼,应勿缓。

    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

    父母责,须顺承…………”

    才八点,

    里面的教室里,已然是书声琅琅了。

    小男孩文化素养不低,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知道这里面念诵的是《弟子规》。

    透过窗子,

    可以看见里头的学生一个个贴着墙壁站立,

    只穿着薄薄的衣服,

    一边瑟瑟发抖,

    一边在大声背诵着。

    此时通城已经入冬了,天气,挺冷,街上已经都是羽绒服。

    “高点!”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男子穿着长袍,

    估计是孔乙己的同款,

    脚下是球鞋,

    手里拿着教鞭,

    戴着墨镜,

    要多不伦不类就有多不伦不类。

    “高点!”

    “再高点!”

    “用里背,用力喊,投入了,就不觉得冷了,都听到没有!”

    背诵声,

    开始加大。

    小男孩微微侧头,

    不觉得有什么。

    正如他之前在外面和老道所说的那样,

    他的是非善恶观和普通人是不同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教室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和特殊的。

    继续往里走,

    上了二楼,

    这里人就少多了,

    看来这个培训班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楼下三个教室,学生可能也就一百来个。

    其实,

    这已经算是多的了,

    这里,

    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学校,也不是正儿八经地培训班。

    而且,

    这里的学费,可不低。

    小男孩觉得这里很无聊,很没意思,他只是下意识地开始寻找老道所说的“电击室”。

    似乎,

    那个地方,

    才是问题症结所在。

    小男孩找到了,

    但里面有人。

    他的身体跳上去,整个人贴在了天花板上,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向里面。

    老板说,不能杀人,老道说,遇到看得不爽的,可以打残。

    他需要思考,

    谁应该被打残。

    里面的布置,

    空荡荡的,

    但人不少。

    三个穿着长衫的男子,

    还有两个年轻人,看起来十七岁的样子。

    俩年轻人正在挨训斥,

    一个目光闪烁,不时地偷偷瞄着前面的电击椅,心怀畏惧,在呵斥声中,不停地喊着“事实是”“我错了”“我错了”。

    另一个,

    目光微瞥,

    一副我很吊,

    老子懒得搭理你们的样子。

    小男孩忽然想到了昨晚自己回书店时,看见的那个男生,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男生。

    忽然间,

    他的脑海里,开始脑补出那个男生以前一脸吊吊的样子。

    不过,

    吊吊的男的,

    没被怎么样,

    那个很畏惧的男生则是被两个长衫抓了起来,

    直接压着坐在了电击椅上。

    椅子上又锁扣,有带子,直接绑上了,能挣扎,却无法脱离。

    接下来,

    就是很乏味的一幕了。

    通电了,

    叫喊了,

    而且还尿失禁了。

    很无聊,

    真的很无聊,

    至少,

    在小男孩眼里是这样子的,

    这种刑罚,

    上不得台面,也忒小家子气了,他见过更多比这个更为恐怖的刑罚。

    似乎是为了杀鸡儆猴,

    之前那个吊吊的男生此时脸上不见吊吊的意思,

    转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三个长衫对着他继续呵斥着什么,

    似乎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消化掉这只鸡“被杀”的效果。

    随后,

    这个吊吊的男生也被三个长衫押上来,

    让其坐在电击椅上。

    男生开始挣扎,开始谩骂,

    椅子上还残留着一大摊先行着的尿渍,

    此时,

    更是光滑。

    然后,

    又是惨叫声传来,

    一阵接着一阵。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

    他的内心,

    还是毫无所动。

    当然,

    俩人都没死,

    这里也不可能杀人。

    三个长衫对着被电击后的俩人踹了几脚,

    俩男生战战兢兢地爬起来,

    几乎是跪在了地上,

    诅咒发誓着什么,

    先认错,

    再保证,

    总之,

    还是很无聊。

    小男孩觉得有这个闲工夫,自己还不如跑去小萝莉家,看她起床,看她洗漱,看她给自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打了个呵欠,

    不过,

    既然老板让他来了,肯定是来当打手的,不能杀人,只能打残。

    那得,

    打残谁呢?

    总得打几个人,交差回去吧?

    穿长衫的“老师”?

    学生?

    看着学生匍匐在地上认错的态度,

    小男孩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理由进去把人打一顿。

    “老师”的话,小男孩觉得那些刑罚都上不得台面,都不算是刑罚,挠痒痒而已。

    他有些烦闷,

    跳了下来,

    往下走,

    他觉得还是得把老道喊上,

    让他告诉自己该打谁,

    该打哪个,

    他再出手。

    早点打完,

    早点回家。

    书屋里的员工,只要进来了,不知不觉地就被感染了咸鱼的风气,尤其是在面对工作和任务时,愈发的明显。

    当他走到一楼时,

    看见从大门那边涌进来一群中年男女。

    今天,

    是基本全封闭式培训班对外开放的日子,一大批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接受教育和改造的家长们出现在了这里。

    “奉茶!”

    一个长衫男子喊道。

    当下,

    几十名学生手捧着茶水,

    寻找到了各自的父母,

    且直接跪在了父母面前,

    毕恭毕敬地把茶递上去,

    而且一本正经地说着:“儿子(女儿)请母亲(父亲)喝茶。”

    在场的父母们马上把自己孩子扶起来,

    一个个,

    喜极而泣,

    有的开始对“老师”再三感谢,

    说着感激话,

    没有老师们的教导,自家孩子他们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有的老泪纵横,

    看见自家孩子终于懂事儿了,

    很是欣慰。

    一副其乐融融,

    父慈子孝的感人场面。

    父母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边笑一边抹眼泪,

    孩子们则是被情绪感染,开始放声大哭。

    只是,

    孩子和父母哭的情绪,

    是不同的。

    小男孩觉得好吵,

    这一群杂乱无声的哭声,

    让他觉得好心烦,

    比之前自己听电击时的哭声,

    更心烦。

    他微微皱着眉,

    看着下方的那一群连哭带笑的中年父母们,

    默默地抬起手,

    微微握拳,

    好吵啊,

    好想把他们都打残啊…………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听令!: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章 玩儿脱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