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六百零七章 泰山

作者:纯洁滴小龙
    “贱…………人…………”

    人类的本质,很可能是复读机;

    白莺莺以为和铁憨憨有关的存在,肯定能帮到自家老板。

    她是和自家老板最亲近的人,对很多事情,知道得比安律师都更清楚。

    比如自家老板对体内那位的态度转变,

    一开始,

    老板是很担心的,担心哪一天自己就被吞了,彻底失去了自我,等于是“被自杀”。

    但慢慢地,

    莺莺能够感觉自家老板和那位的关系开始向“不可描述”的方向策马狂奔而去。

    如果不是清楚赢勾是一个钢铁直男的性格,

    莺莺都要以为自己要多出一个“情敌”了,

    而且论起辈分来,

    还是自个儿的大祖宗!

    这还怎么立规矩端起大房的架势?

    谁给谁磕头?

    不过,

    饶是莺莺也没料到,

    赢勾当初给自己留下的后手,其实根本就没想得那么长远,

    也是,

    以赢勾的性格,

    怎么会费脑子去想那么长远的事儿。

    可能当时他是看出了莺莺的不同,毕竟莺莺这具身体在白夫人时还吞吃过李秀成的血肉,而当年,赢勾可是在李秀成的体内,能看出来这点联系,也不是不可能。

    或许,

    只是单纯地看着这个女僵尸只对那条咸鱼“嘤嘤嘤”,

    对自己却避而远之,

    气到了,

    故意送个小物件儿。

    总之,

    如果把这个比作程序的话,

    实在是有点太过于简单了,

    触发之后,

    只有相同的一句话,相同的一个动作。

    周老板被抽飞出去之后,

    整个人迷茫了,

    哪怕被莫名其妙地拉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哪怕出现了那般诡异的黑色隔膜在挡着自己,

    但他也没有料到,

    赢勾的身影会出现,

    而且上来直接给自己一巴掌!

    “噗通!”

    周泽落下去时,

    自己没有触碰到地面,

    只是感觉自己像是落入了水中一样,

    而且还在不停地下降着,仿佛根本就没有底端一样,

    一直在下潜,

    下潜,

    下潜…………

    入眼之处,

    倒不是黑暗,

    是那种蔚蓝色,

    死寂一般的蔚蓝色,

    任何一种颜色,如果单纯地铺天盖地的话,都会给人以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

    此时的周泽就是这种感受,

    铁憨憨的一巴掌,

    直接抽掉了周泽之前咬牙坚持下来的气势,

    眼下,

    确实是很累很累了。

    眼角余光看向周围,

    周泽发现这下方,竟然也漂浮着一个个人影,穿着各异,年纪各异,长相各异,大家都静静地被放置在水底深处。

    而自己的归宿,

    也将是这里了么?

    很累,很疲惫,很想放弃一切挣扎,恣意地休息。

    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因为事情太过忙碌没休息好,早上挣扎地从床上起来,真想放弃学业放弃工作放下一切羁绊倒头睡一个天昏地暗。

    “咕嘟…………咕嘟…………”

    周泽身边出现了气泡,

    到最后,

    还是没有甘心,

    还是不想认命,

    当初和铁憨憨斗得不让丝毫,

    现在,

    怎么能连同类犬种都要爬到自己头上去?

    老子,

    还没死呢!

    “嗡!”

    一道红色的光芒刺穿了深海,疾驰到了周泽身边,周泽伸手将它握住,光芒消散,露出了一支古朴的毛笔。

    “差点…………把你…………给…………忘了…………”

    许是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急促,转变得也有些出人意料,让周泽过于猝不及防,根本想不到如何去应对。

    不过现在,

    倒是又有了新的依靠。

    煞笔,

    曾封印赢勾,

    周泽就不信了,

    自己今天就治不了这帮犬吠!

    举起手臂,

    煞笔开始向上浮动,拉扯着周泽的身子也开始上浮。

    这下方的黑暗之中,站着密密麻麻的人,这些,都是赢勾历代的看门狗。

    当周泽开始上浮时,

    下方原本一动不动集体静默的人群忽然集体睁开眼,

    向上看去。

    下一刻,

    所有人都举起双手,

    一时间,

    蔚蓝得让人心慌的水面瞬间发黑,

    宛若一盆水直接被搅浑!

    周泽只觉得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道正在拼命地拉拽着自己,

    誓要将自己拖拽下去的架势!

    农村里长辈为了让自家小孩远离水塘河边,常常会编造一些鬼故事吓唬他们,说是那里淹死过人,正想着找替死鬼呢,仔细着别去那里,小心就被拉下去了。

    此时周老板真有这种感觉,下面的这帮人,就是不想自己离开!

    但他还是不能理解,

    李秀成重新上位,

    只是这下面的这帮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们,

    为什么要拼了命的和自己过不去?

    把自己拖拽下去,把李秀成送上去,

    对他们来说,

    又有什么好处?

    可惜,

    这里毕竟不是讲话说理的地方,

    否则周老板还真想好好跟他们唠唠嗑,谈谈条件,他李秀成她白夫人,到底许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这般帮衬?

    煞笔在手,

    周老板发出了一声低吼,

    笔尖颤抖,

    血色的墨汁弥漫开去,

    一道偌大的“封”字出现,

    向下镇压而去!

    “轰!”

    海水之中,

    波涛汹涌!

    周泽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仿佛是炸在自己脑海之中,连灵魂都带着撕裂般的痛楚。

    趁着这个空档,

    周泽终于得以浮出水面,

    海面消散,

    成了青砖平地,

    四周,

    依旧是密密麻麻的青铜柱子,

    而在最中央的那一根上,

    绑着的是李秀成。

    该死的隔膜,

    却依旧存在于那里。

    重重的喘息着,周泽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无论怎么折腾,折腾的还是自己,越折腾自然就越累,但在这个时候,却不能歇息。

    没理由跟赢勾怼了这么久没输,

    结果却被别人摘了桃子,

    万一以后赢勾醒来发现看门狗换人了,

    指不定被那货怎么笑死!

    手持煞笔,

    周泽走到了黑色隔膜面前,

    直接插了过去!

    “嗡!”

    煞笔的笔尖刺入了隔膜之中,

    却无法再得以寸进,

    被硬生生地卡在了中间位置。

    隔膜后面的青铜柱子上,

    身体残破的李秀成慢慢地睁开眼,

    原本浑浊的目光开始变得清澈,

    他似乎是在思考,

    也很快就明白了此时的状况。

    “这身子,给本王。

    天父,

    会赐福于你。”

    周泽笑了,这是真的被气笑了。

    什么年代了,

    还扯这欺骗愚民的把戏?

    天父,

    天父在哪里呢?

    真有天父在,洪秀全为什么会败?清妖为什么在天平天国之后又坐了一甲子的江山?

    老子当鬼差快两年了,还真不知道天上有人呢!

    “咔嚓!”

    不是隔膜破碎的声音,

    而是煞笔的笔身开始开裂的动静。

    这一幕,

    让周泽心颤,

    煞笔,

    可是能镇压赢勾的强横法器,

    居然无法奈何这个隔膜,

    这隔膜,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

    此时,

    书屋外面花圃的泥土之下,

    那枚令牌已经变成了乌黑色,不停地在颤抖着,一声声婴儿啼哭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却很是微弱,不会传递到上面去。

    而在这四周,

    则是有一道道七彩的丝线在不停地流转着,

    可惜这一切都深埋在地下,

    无人有缘见识到这般迥然于阴司的仙家气象!

    …………

    李秀成重新闭上了眼,锁链,青铜柱子,仿佛也在和他融为一体,他这是要强行融合周泽的身体,完成一种“取而代之”的过程!

    当年,

    周泽对徐乐借尸还魂,

    其实是最为粗暴简单的方式,

    而这一次,

    得益于铁憨憨灵魂的特殊性,导致大家伙可以在这螺蛳壳里做道场,所争的,其实不仅仅是肉身的主导权,还有这灵魂的主意识权力!

    打个比方的话,寻常人的灵魂,有点像是小门小户,人口简单,甚至大部分人还是单身汉,只有自己一个。

    精神分裂患者,可能灵魂里头的意识是那种小家庭,夫妻俩或者是三口之家,如果更多的话,那真的是病入膏肓了。

    但周泽这里,

    拖赢勾的福,

    当真是多子多孙家大业大,

    和《红楼梦》里的荣国府宁国府不相上下,

    现在,贾母赢勾沉睡,

    一大家子人就开始重新争这个代理家主的位置了,

    确切一点,

    是这个大管家的位置!

    李秀成又睁开了眼,这青铜柱子正在不断地变高,铁链也在不断地变粗,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他所要的方向去发展。

    “本王对不住你,本王,会记得你,允诺你生祠香火供奉,可记玉碟!”

    “谁稀罕!”

    周泽看着面前黑色隔膜,

    却有些无可奈何,

    煞笔已经有了碎裂的趋势,

    但这黑色隔膜,只要它还存在着,周泽就无法存进一步。

    “你我都是……不幸……被选中的人,都是,不幸的人。”

    李秀成感慨着,

    但这话在周泽耳朵里,

    就有了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

    “呵呵,是么,至少,我比你幸运的多。”

    周泽后退一步,

    没有继续在煞笔上发力,

    而是试着开始结印,

    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赢勾和自己交易时告诉自己的鬼差证激活方法。

    这还是那次第九殿余孽上来时的事情了。

    “祥瑞御免!”

    周泽掐印完毕,

    发出一声低喝,

    鬼差证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伴随着鬼差证而来的,

    是一片黑暗,

    周泽和李秀成一起抬起头向上看去,

    上方,

    有一座泰山。

第六百零六章 憨憨!: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零八章 炸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