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六百六十七章 手,是我艺术的身影

作者:纯洁滴小龙
    钢笔刺入了花狐貂的体内,周老板之前摸索过,那块地方皮肉最厚实。

    花狐貂发出了一声大叫,

    身体一颤,

    许是因为这股子疼痛真的太过剧烈了,花狐貂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钢笔虽说算不得多长,也谈不上多粗,

    但比之那三根触须还是要强烈和刺激得多得多。

    “咔嚓咔嚓……”

    连续的断裂声传来,

    原本穿透着周泽和花狐貂的三根触须断裂了,

    花狐貂终于脱离了周泽,且在下一刻就直接飞遁离开,隐没于黑暗之中。

    饶是小男孩一直坐在周泽前面位置,也全神贯注地盯着这里的情况,但当花狐貂脱离时,他依旧来不及去阻止。

    那货似乎把所有的技能点都点在了速度上了。

    小男孩走到周泽身边,莺莺则是走到另一边,俩人都在保护着周泽。

    周泽倒是无所谓,他身子虽然还很残破,但内在倒是补充得满满,先前自己被人形藤蔓和花狐貂玩来玩去,那是自己那会儿太虚了,现在可不一样了。

    花狐貂肯定没有走远,这里毕竟是它的窝,虽说那些绿色石头都被周泽吸干了,但空气里弥漫着的清晰杀机告诉着书屋在场的所有人,

    它还是有小脾气的。

    可能自出生以来,这只花狐貂还没被这般对待过,又是摸又是捅的,而且还是那个位置。

    不过,周泽倒是没怎么紧张,很长时间以来,许是上辈子穷怕了,把自己压榨得很了,这辈子周泽在“收藏”和“储物”方面,确实是有着超乎常人的癖好。

    如果不是因为答应了猴子和白狐,那阴阳冊里的几只大仙儿周泽是真的不想放。

    好在,

    现在老天又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可以继续去补充属于自己专属的《动物世界》。

    小猴子一个猴儿,在书店未免孤单了一些。

    “啪!”

    周泽打了个响指。

    “叽叽叽叽!”

    惨叫声传来,

    花狐貂直接摔在了周泽面前,

    而且是那种四肢趴地的方式,

    屁股位置撅起,

    撅得高高的,

    那尾巴,

    还对着周泽不停地摇动着,

    可怜巴巴,

    委屈兮兮,

    无助、迷茫,

    萌得一塌糊涂。

    它很聪明,

    它是真的聪明!

    也是,

    毕竟是一头大妖,智商肯定不会是问题。

    周泽蹲了下来,

    伸出自己的手,在花狐貂的脑袋上揉了揉,像是下班回家和自家养的柯基打招呼。

    只可惜,

    周泽的手现在摸起来肯定很不舒服,

    手上没肉不说,连骨头都是焦黑的,硌得慌。

    但花狐貂却还是一脸地享受,

    甚至还主动用自己的头蹭着周泽的手。

    毕竟,

    这样虽然也不舒服,但比起自己下面火辣辣的痛,还是惬意得太多了。

    “啪!”

    周泽一巴掌拍上去,把花狐貂拍懵了。

    “你可以自己试着把那支钢笔取出来,看看,能不能做到。”

    周泽微笑着说道。

    如果是其他的禁制或者法器,或许能困住这大妖一时,但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被这大妖给脱困了,到头来直接被反咬一口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尤其周泽这次要禁锢的一位还是以速度见长在封神时期就有出现的存在。

    但对于煞笔,

    周泽一百个放心。

    当初煞笔连赢勾都能镇压住,

    镇压一头妖怪,

    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哪怕傻貂想搞出什么小动作,也玩儿不过煞笔。

    安律师在旁边看得倒是新鲜得很,他是个实用主义者,自然清楚周泽这么来一手的目的是什么,同时,心里也有点欣慰。

    别看自家老板平时懒归懒,但碰到能占便宜的机会时,绝不手软含糊。

    瞧着,

    多可怜的小家伙,

    啧啧。

    安律师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前被人家抽飞的惨样。

    周泽把花狐貂抱起来,又检查了一下花狐貂的屁股,当然了,周老板可没无聊到直接给它一个菊花残;

    钢笔插入的位置其实是屁股那边肉多的地方,也就是屁股瓣儿那儿,居然也没流血。

    当下,

    周泽把花狐貂送到了自己肩膀位置,

    花狐貂倒是牢牢地匍匐在周泽肩膀上,

    仿佛认命了一般,

    只要不弄痛自己,

    它还真是毫无底线。

    “跟你家告个别吧。”

    因为它怕痛,反而很多东西都不用再说了,直接掳走就是了,倒也方便。

    而且这家伙还小,心思倒也单纯,爱恨都很清晰,虽说之前它伤了书屋里好几个人,但还真没几个人对它真的恨起来。

    “走吧。”

    这七彩云南,

    周老板是真的不敢再待了,

    天知道又会给自己整出什么幺蛾子。

    惹不起还躲不起?

    大家上了车,结果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老许还在昏迷着,周泽和安律师现在都是杨过版的配置,谁来开车?

    最后,

    还是让莺莺来开车了,莺莺其实早就考了驾照,但因为她的特殊性,周泽一直没有准许她开车上路。

    毕竟,寻常人哪怕再路怒症,多少会本着点息事宁人的心思让让,也担心自己受伤什么,但莺莺不同,别看她在书店里脾气那么好,嘤嘤嘤着,但在外面,莺莺还是很冷的。

    若是遇到那些喜欢加塞或者闯红灯不守规矩的玩意儿,莺莺真可能直接在交通规则合理范畴内怼过去,反正她出车祸也没事儿。

    终于可以开车上路了,莺莺很兴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周泽忍不住又提醒了几句。

    虽说莺莺开车很严谨,一路上红灯停绿灯行过斑马线时还提前左看右看严格恪守着驾校里的章程。

    但男人嘛,总是觉得自己的女人一直长不大。

    “老板,我没事的。”

    莺莺有些委屈地看了一眼周泽。

    “我只是以防万一,再说…………”

    “老板,上次记得好像是你开车时,把人家车直接怼翻了。”

    “…………”周泽。

    还真有这事儿,很久以前的事儿了,自己是开车从医院出来的好像,有个逗比在自己前面不停地挑衅,结果被自己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给他的车顶出了个托马斯回旋。

    呼,

    记得那时老张还是人民的好警察,

    哦,

    现在其实也是。

    “回酒店么,老板?”

    莺莺问道。

    “先找家小诊所吧,大家把伤口处理一下。”

    在一个镇子上找到了一家诊所,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小男孩和莺莺打前站,进去后就把卷帘门关上,把里面的一个医生和护士都控制了。

    里头正好没有病人,倒是省事方便了不少。

    当周泽进来时,

    看见那位老年医生和中年护士正靠着墙壁瑟瑟发抖,

    莺莺和小男孩都散发出了一些僵尸气息,没太暴露,怕把人直接吓晕过去,但这点气息,已经足以让这里的两个医务工作者对面前的一个女孩儿和一个小男孩产生极大的畏惧感了。

    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在面对自己绝不能招惹的存在时。

    周泽有些汗颜,

    对他们歉然道:

    “麻烦你们了,帮我们处理一下伤口,钱我会照付的。”

    医生和护士都长舒一口气,马上答应了,开始忙活起来。

    周老板在医生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别说,

    坐在这儿,

    再闻着这种医疗场所特有的那种味道,

    还真挺让人怀念的。

    医生和护士先给许清朗处理了伤口,还挂上了点滴,接下来,又一起给安律师清理起了伤口。

    安律师坐在那儿,一边抽着烟一边示意护士解开自己伤口上的包扎,浑然没当一回事儿。

    倒是旁边的医生和护士被吓得真的不清,

    他们已经无法想象这群人是做什么的了,

    就算在边境F毒,火P,受伤,也不至于都伤成这个样子吧?

    而且这也不像是枪伤。

    好在虽然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但只是做基本的伤口处理的话,问题倒是不大。

    当安律师的将帮位置被重新包扎好之后,护士看向了莺莺。

    莺莺直接摇头,

    她不需要处理伤口。

    黑小妞是透支过度,其实没什么外伤,她腿上的那个毒,也不是寻常医院可以解决的。

    “莺莺,出去买几套衣服去。”周泽吩咐道。

    “好的,老板。”

    莺莺出去了,

    医生和护士就走到了周泽身旁。

    中年护士有些不敢靠近周泽,因为周泽肩膀上趴着一只像是猫的动物,还有周泽身上的皮肤有大面积烧焦的痕迹,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

    再者,周泽进来之后的表现,明显就是这群人里的头头儿。

    “来吧,帮我处理一下。”

    周泽示意医生过来,

    医生靠近了,先帮周泽处理断臂那边的伤口。

    “先生,您身上的烧伤,我无能为力了。”

    “没事,这个不用你管了。”

    “好,谢谢。”

    见周泽这么好说话,这位老医生居然有些受宠若惊了。

    周泽看向了那位中年护士,道:“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哦,好,您要我做什么?”

    中年护士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近了过来。

    周泽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桌子上,

    五根骨指轻轻弯曲再舒展,

    道:

    “帮我找个锉刀,给我把上头的黑灰给锉掉。”

    中年女护士见到这一幕后,

    吓得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而后眼睛一翻,

    “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竟然直接吓晕了过去。

    周泽有些无奈地看向身边帮自己处理断臂伤口的老医生,

    道:

    “这个,你能来么?”

    老医生咽了口唾沫,可以看出来,他很害怕,但没被吓晕,且居然点头道:

    “等这里处理好了,我来。”

    “哟,老伯你胆儿够大的啊。”

    “以前当过军医,上过战场的。

    十年前四川那儿地震时,我第一时间就去参加救援了。

    呵呵,不怕你笑话,我胆子其实一直很小;

    但见得多了,也就受得住了。”

    周泽闻言,

    点点头。

    一行人走出小诊所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周泽抬起手,

    看着又重新变得洁白的白骨,

    居然还特意又举起手放在阳光下子欣赏起来。

    安律师瞧着周泽这自恋的模样,脸上露出了恶心的神情,

    当即道:

    “好美啊,老板。”

第六百六十六章 我不信!(第四更!):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六十八章 1995成都僵尸事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