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七百四十章 遛狗!(求月票)

作者:纯洁滴小龙
    就怕,空气忽然安静……

    安律师站在原地,

    只觉得自己的泪腺仿佛在此时受到了刺激,隐约间有种想哭的冲动。

    好在,獬豸在此时动了。

    安律师第一次觉得“法理不外乎人情”这句话是多么的贴切,这只獬豸是多么的善解人意。

    獬豸直接无视了安律师,

    在场的所有人,在他眼里,都只是蝼蚁,唯一值得他多看一眼的,则是这个敢于在自己睁眼时,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独臂男子。

    他走向了周泽,

    他的脚下,

    每一步踩下去,

    都出现了一道古文,

    有点像是甲骨文,但似乎比甲骨文还要更古老许多。

    这些字,周泽虽然不认识,但各个铿锵,充斥着一股威严和法则的气息,应该是法律条纹。

    一步一囚笼,

    一寸皆法理,

    獬豸看似仅仅平常无奇地走过来,

    但杀机和封锁,

    早就布置了下来。

    阵法中,他在继续布置阵法,这种自信,几乎精满自溢。

    那些律令条纹开始从地面浮现了出来,

    化作了不可侵犯的无实无形的锁链,

    正在捆缚下来!

    速度不是很快,

    和獬豸走的速度差不多,

    但这种压迫感,这种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窒息,

    足以给人带来绝望。

    周泽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面还有五片花瓣,已经止血结痂了,他深吸一口气,身上,开始流露出僵尸的气息。

    这是,

    第三次面对獬豸了。

    獬豸走到距离周泽还剩下一米的位置时,停下了脚步,开口道:

    “僵尸?”

    少顷,

    獬豸的眼眸里,似乎流转出了一抹怀念,

    缓缓道:

    “本座,不喜欢僵尸。”

    “呵呵。”周泽笑了笑,“可惜,你每次去理发时,都得想念起僵尸。”

    獬豸闻言,

    微微抬起下颚,

    似乎精魂比分身要高级得多,

    并没有像上次陈警官那般恼羞成怒,

    而是有些怅然道:

    “是啊。”

    它承认了。

    但无论外表看起来多么云淡风轻,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十根手指,

    微微颤抖,

    锁链瞬间化作了白色,锁向了周泽,速度比之前快了无数倍。

    “吼!”

    周泽嘴角露出了两颗獠牙,

    发出了一声咆哮,

    整个人没有再继续留在原地,

    而是径直地向獬豸冲了过来!

    “砰!砰!砰!砰!!!!!!!”

    锁链,

    白色的锁链,

    周泽都忘记了自己到底连续撞断了多少根,

    反正有僵尸体魄在,

    他真的很自信。

    然而,

    这锁链却像是怎么撞都撞不完一样,一根接着一根,一片连着一片,越冲越多。

    而在阵法外面的书屋等人看来,自家老板是被白色的锁链包裹在了其中,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脱身。

    莺莺的头发瞬间变白,小男孩的气息也陡然提升,就连虚弱的猴子,也咬牙开始有变成妖猴的趋势。

    这时候,

    大家准备出手上了!

    “你们别动,想把阵法直接搞崩掉么?”

    许清朗直接喊道,

    “一旦这个阵法破掉,被他的本体感知到我们这里的情况,我们,包括老板在内,就没有任何生机了!”

    刚刚煽情玩儿过头的安律师此时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许清朗,道:

    “哟,看得挺准啊。”

    许清朗没搭理安律师,而是继续整理着自己的符纸以及银针,开口对所有人道:

    “等老板真的出了问题,等阵法破了,我们再一起出手也不迟,反正,总不会少你一个拼命的机会。

    这会儿,

    还是看老板吧,

    我们先留着点力气,别待会儿真的要上时,一个个都脱力了。”

    说完,

    许清朗直接坐了下来。

    白莺莺咬了咬牙,没有莽撞地冲进去,白发又变回了黑发,站在一边。

    其余人也都各自坐下,

    仿佛茶话会刚刚被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儿给中断了,

    现在继续,

    只是没人再有闲情逸致在这儿嗑瓜子了。

    安律师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道:

    “别整得这么严肃这么紧张,该吃吃,该喝喝,谁手机像素好的,抓紧时间拍个照留恋一下,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发个图,再配几句话,

    比如,

    老板正在和獬豸打架唉,

    好担心老板的呢!”

    安律师这不是在故意作秀打士气,

    之前,

    还能说他只是怀疑的话,

    现在,

    他基本可以确定了!

    赢勾,

    肯定醒来了!

    否则老板不会在刚才还想陪自己开个玩笑,让自己尴尬一下。

    至于现在这个情况,

    呵呵,

    你家狗走失了很久忽然回来了,

    怎么可能不遛遛狗亲热一下?

    …………

    獬豸又举起手,准备把笼子收得更紧一些,但是在下一刻,他胸口位置居然渗透出一缕红光。

    “嘶…………”

    獬豸倒吸一口凉气,

    掌心下压,

    捂住了自己刚刚封印的地方。

    “良禽择木而栖,你为了他死命和我做对,值得么?”

    “嗡!”

    胸口位置的震颤,开始更为剧烈,这是煞笔的回答。

    “呵呵,随你吧,你在这边牵制我,但于这个局面,又有什么影响?

    他已经是必死的局面了,法的威严会惩戒于他,你也要陪他殉葬?”

    “咔嚓咔嚓!”

    獬豸愣了一下,

    因为他胸口的封印,居然开始龟裂了,

    这支煞笔,

    原比他想象中要刚得多!

    且不提当初煞笔弃赢勾而选择周泽,就已经证明了它的脾气了,帮一条咸鱼镇压幽冥之海的主人?

    这特么要不是真煞笔它也做不出这种事儿啊!

    再说了,

    别人不晓得,

    它还不晓得么?

    到底谁的局面已定?

    獬豸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向前探去,

    “法相,拘魂!”

    然而,

    就在其话音刚落的刹那,

    一声尖锐的猫叫传来!

    “喵!!!!!!!”

    书屋一楼,红色的阵法迅速运转,一道道红光压向了獬豸的身体,獬豸的身形不得不连续后退了几步,与此同时,连带着他刚刚所布置下的困锁住周泽的白色锁链牢笼,也在红光的打压之下,出现了松动。

    “这书店里的人和东西,倒是都挺有血性的。”

    獬豸评价道。

    “砰!”

    却在此时,

    “吼!”

    一声怒吼从囚笼那边传来,

    周泽抓着这个机会,

    真的硬生生地撞破了笼子冲了出来,

    且在顷刻间就来到了獬豸的面前!

    这只獬豸精魂,确实比以前的獬豸分身要强许多,那些分身只知道用蛮力,但眼前的这位,却还能施展术法!

    但没办法,

    这里毕竟是他周泽的主场,

    再加上还有老张这个带路党所创造的准备时间,

    要是这么容易地就被打趴下了,

    周泽也觉得太丢人了。

    此时此刻,

    周泽的身上洋溢着黑色的煞气,眼眸里,全是黑色的幽暗在流转。

    “这僵尸体魄,有点意思。”

    獬豸这时候,依然还在点评着,同时,他的左眼里,血光外泄,刹那间就在自己和周泽之间形成了一道红色的隔膜。

    “轰!”

    周泽一拳砸在了隔膜上,隔膜纹丝不动!

    獬豸嘴角勾了勾,

    侧过头,

    直接就所动了阵眼的位置,

    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低吼:

    “尔敢!”

    “喵!!!!!!!!”

    黑猫的身形显现,

    其魂体开始不停地被撕扯拉拽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破灭。

    虽说体内的煞笔还在不停地折腾着,但獬豸依旧表现出了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

    坐太高的位置太久了,

    真的下不来了。

    “有趣是有趣,但久了,也就无聊了。”

    獬豸感慨着。

    周泽忽然笑了一声,

    低沉道:

    “好,我让你有趣。。”

    “嗡!”

    周泽胸口位置,

    一道道符文开始出现,

    上古的气息传来,

    先前才被獬豸制造出来的红色隔膜在符文面前直接开始扭曲。

    獬豸猛地抬起头,

    震惊地看着周泽,

    “上古符文?”

    “有趣么?”

    周泽一拳砸下来,

    红色的隔膜碎裂,

    整个人撞在了獬豸的身上,

    “砰!”

    獬豸被周泽压在了身下,

    周泽举起拳头,

    攥紧,

    对着獬豸的脸砸了下来!

    “砰!”

    獬豸的头,也就是老张的脸,在这一拳之下,直接被砸入了地板之下,四周,也出现了一道道龟裂的纹路。

    “可惜了,本来还想让你见识一下更有趣的东西,但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周泽伸手,抓向了獬豸的胸口位置,他要撕碎獬豸的封印,帮助煞笔把獬豸镇压下去,从而让老张重新获得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只是,

    就在周泽的手刚刚触及到那里时,

    原本的胸口位置忽然融化了一样,

    血肉、

    骨骼、

    等等的一切,

    仿佛都变成了液体,

    且在顷刻间反灌到了周泽的身上,又在刹那间重新凝聚。

    獬豸的脸和周泽的脸贴得很近很近,

    同时,

    一道道法理图案开始迸发,完全封印住了周泽的四肢百骸,连带着其体内的煞气也陷入了流转的停滞!

    獬豸的脸凑到了周泽的面前,

    脸上挂着淡淡的不屑,

    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周泽道:

    “哪怕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让你得到了这上古符文的一些传承,但有一句话,不晓得你听说过没有。

    那句话,

    叫,

    狗肉,终究是上不了席面。”

    “…………”周泽。

    ————我是上不了席面的分割线——

    追赶了这么久,终于又回到第一的位置了。

    追赶的感觉,太累了,真的。

    所以,

    大家争取趁着这个机会,把距离拉开吧!

    感谢这段时间在读者群参与众筹和投票的所有亲,

    感谢所有给龙投票的读者!

    我想把这个第一的位置,一直坐到月底的最后一分钟!

    请大家帮帮我!

第七百三十九章 喵!: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一章 乖,过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