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八百八十五章 铁憨憨的迷弟(第一更!)

作者:纯洁滴小龙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照会,

  甚至连周老板本人都被吓了一跳,

  妈的,

  这真是暴烈脾气啊,

  说炸就炸啊!

  如果抛出一个论题,论一个人和你面对面坐着喝酒时忽然放了个屁,是什么感觉?

  估计很多人愿意参与讨论和回答。

  但如果是:

  论一个人和你面对面坐着喝酒时忽然整个人炸了,

  是什么感觉?

  “…………”

  宛若一阵风,

  忽然迎面吹来,

  吹起了你的头发,吹乱了你的刘海,吹眯了你的眼,

  然后,

  眼前原本坐着的那位,

  就不见了。

  杯子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周老板长舒一口气,

  好在,

  这里的人都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身体,否则如果是血肉之躯在自己面前炸了,那得多恶心人?

  是的,

  在这个时候,周老板后怕的是这个,这是作为一名深度洁癖患者的本能。

  其实,也是因为周老板真的不认为自己会输,所以心安理得得很。

  “你这是敬的是谁,这反应也太猛烈了。”

  情绪恢复平静之后,周泽在心里问道。

  “蚩…………尤…………”

  铁憨憨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落寞,还有那么一股子的意犹未尽。

  这杯酒,

  他没喝得过瘾,

  酒中的画面,酒中的故事,还没展开,就结束了。

  这感觉,就如同讲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的山上,有一个老师傅,有一天,老师傅炸了。

  剧终………”

  周泽笑了笑,

  这确实有点欺负人了,

  其实,

  这赌酒的原理也很简单,尤其是在先前自己进亭子时,铁憨憨就对自己说过,那个男子那会儿看似是改变了四季风景,实际上改变的还是周泽自己本人的心境。

  心态不同了,所看到的景色,自然也就不同了。

  跟安律师一样,可能玩儿的具体路线不同,但大方向是一致,走的还是精神流。

  这喝酒,比拼的是一种感悟,要么是我的人生压垮了你,要么是你的人生冲碎了我。

  男子以为自己找到了软柿子,毕竟在之前的几十年里,他一直被那位婆婆虐,

  谁晓得,

  他找了个这个世界上可能是最坚硬的几块钢板了,

  还美滋滋地主动地凑上去,

  求撞击,求教育,求鞭挞;

  最后,

  求仁得仁;

  先前的两杯酒,

  一杯是过去的世态炎凉,一杯是金戈铁马意气风发,但可能真的是层次不同,看的风景也不同吧,在男子眼里,足以精彩丰富的一生,在赢勾眼里,跟一群蝼蚁在搬家一样,无聊没劲得很。

  好了,

  周泽站起身,

  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打了个呵欠,

  就剩下一个了。

  …………

  蓑衣少年的手在抖,

  虽说不晓得他cos的到底是姜太公还是柳宗元,

  但想表达的,终究是那么个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意境。

  现在,他维持不住了。

  当周泽转身,看向亭子外的少年时,见少年颤颤巍巍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是出自善意的笑容,因为他能感觉到,少年的一些表情,其实真的不似作伪,而完全是真情流露。

  他是这面湖,湖就是他,湖面如镜,镜面如心;

  在自己的心上钓鱼,再遮遮掩掩什么的,反而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是最后一个了。”

  周泽开口道。

  周老板也留意到了,自己最近的画风似乎有点跑偏,好多次说话和做事以及所处的场景,总给自己一种自己是反派BOSS的异样感。

  再加上很多先入为主的理念,

  总有种自己快要被正义的力量击败即将嘎屁的错觉。

  少年慢慢走来,

  在少年的脚下,

  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看见的湖水深处,

  他看见了一抹浓郁的黑色,

  这黑色,

  是亭中自己邻居魂飞魄灭前最后的内心写照。

  少年能感知到他临死前的恐惧,

  那种一刻都无法再承受直接灵魂崩溃的大恐惧。

  他,

  究竟看见了什么?

  少年终于走到了亭子外面,

  他没进来,

  隔着栏杆和周泽对视着。

  对视了一会儿后,

  他又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你是这里的湖精?”

  周泽问道。

  “婆婆说我,是湖灵,是湖的灵韵所出。”

  反正只是一个称谓的事儿。

  周老板倒是不急得去问他要赌什么,反而觉得逗弄一下这个小正太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书屋里的小屁孩也挺多,

  但你看看无论是小萝莉还是那个情圣系小男孩,有特么的一点孩子的童真样子么?

  “我很害怕。”

  少年低着头说道,

  他能看见那一团黑暗,到底有多么的惊人。

  “认输就好。”

  周泽只能这般去宽慰。

  跟之前几个人一样,直接认输,大家都省事。

  少年深吸一口气,湖面开始平静下来,

  “我不赌的。”

  “嗯?”

  最开始的老叟说过,这个村子现在的有七个住户,一路走来,应该都是赌棍吧,怎么这最后一个,不赌?

  “我真的不赌的,婆婆把我留在这里,我就一直留在这里了。”

  “你就没想过离开?”

  少年摇摇头。

  随即,

  少年开口道:

  “因为婆婆说,让我留在这里,支撑着这个村子的存在,有朝一日,她就会带我去看大海,真正的大海。”

  “大海?”

  少年脸红了,

  双拳紧握,

  道:

  “我是湖泊,心向大海。”

  “那你更应该出去才对,去外面看海,也不要走多远,往南走一点点,就能到海边了。”

  通城,其实就在长江入海口的位置。

  少年摇头道:“那不是海,那不是海,那不是我想像中的海。”

  “那你想看的,是怎样的海?”

  少年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

  他摊开双手,

  湖面开始升腾起来,

  形成了一道道珠帘,

  珠帘开始扩散,开始扩张,

  这一刻,

  整个湖面像是一下子变成了琥珀般的浩渺世界。

  周老板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青铜戒指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结界,

  能够让青铜戒指都开始有反应的结界。

  周泽恍然,

  那个婆婆是把这小男孩诓骗在这里,

  让他去给自己的赌坊形成特殊的结界,

  甚至可以说这个少年,其实就是这座赌坊的根基!

  “婆婆骗了我,我知道。”少年有些茫然地继续道:“每次婆婆来,和他们赌完,我就问她,找到我想要的海了么?

  婆婆总是回答我:快了,快了,让我再等等,再等等。”

  “你也就真的一直等到了现在?”

  少年又摇摇头,“婆婆说,在这里,看着他们,就能看见比湖泊更幽深的东西,那就是人心,我想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觉得婆婆说得有道理。”

  “好了,既然你不赌,就告诉我,怎么从这里出去吧。”

  周老板也懒得难违这老实孩子了。

  谁晓得少年却忽然抬起头,

  仿佛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

  盯着周泽,

  道:

  “我想看海。”

  这感觉,像是在小孩子在跟大人喊:“我要吃糖!”

  “你问我做什么?”周泽有些奇怪。

  “因为之前那个老爷爷说,你这里有海,海在你这里。”

  “我这儿只有盐。”

  “盐?”

  “对,其实想变成海很简单,你先告诉我怎么出去,我出去后给你买一车盐,过来给你倒上,你就变成海了,至少,你有了大海的味道。

  或者,再送你半车海鲜,味道就更像了。”

  蓑衣少年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

  但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他微微侧着头,

  眯着眼,

  噘着嘴,

  想反驳又不敢反驳的样子。

  “哎,等下,老爷爷?”周老板这会让终于抓住了重点,马上追问道:“哪个老爷爷?”

  “前阵子在赌坊,才和婆婆对赌过的一个老爷爷。我和他们不同,他们在这里,就在这里了,但我能看见外面,也能听见外面。”

  “最后,是不是你婆婆赢了他?”

  “嗯,婆婆似乎没输过。”

  “不是,那个老爷爷有没有什么特殊…………”

  “婆婆是想输的。”

  “嗯?”

  “婆婆说,人不可能一直去赢,有时候,赢了也就是输了,输了也就是赢了。

  我知道,

  婆婆一直费尽心思地想要输给那个老爷爷,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婆婆是真的想输的。”

  “结果?”

  “结果还是那位老爷爷输了。”

  “哦?”

  “我特意去喊过那位老爷爷,那位老爷爷也能听到我说话,这是这家赌坊开办以来,除了婆婆以外,第二个能在外面听到我声音的人。

  我问老爷爷,为什么不赢?

  因为这个村子里的其他人,都想赢婆婆,很像很想赢的那种。

  老爷爷说,赢了人,拿了东西,人家又是故意输的,不管你是真赢还是假赢,都算是欠了人家的人情,人情债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后?”

  “老爷爷又说了,但输了的话,直接抢,就没什么人情这类的东西了,我不是赢的你,我是抢的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就是抢了你,那就心安理得了。”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问老爷爷,哪里能看见海。”

  “他怎么回答的?”

  “他说,等我的担保人来,你找他,就能看见海了。”

  说完,

  蓑衣少年很期待地看着周泽,

  重复道:

  “我想看海。”

  “给你看海有什么好处?”周泽问道。

  “湖汇江,江入海!”

  周泽弯下腰,

  仔细地盯着这蓑衣少年的脸,

  道:

  “如果我给你看了海,你就跟我走?”

  本能的,

  周泽忽然觉得,

  这似乎才是那位不知道是第几代的府君大人给自己写上担保人的原因!

  这府君,

  真讲究,

  自己抢了东西走不算,

  还留个自己的名字,

  让自己过来也顺带撸一把羊毛!

  仗义!

  仗义得周老板都想学安律师他们一样喊一声:

  赞美泰山!

  如果这座湖能跟着自己走,

  到时候再遇到庆那种人的时候,

  青铜戒指款上,

  这座湖也款上,

  双重结界,

  直接在这绝对结界里整死你,看你还能不能传递出消息!

  一念至此,

  周泽做出了决定,

  他站直了身子,

  伸手,

  在自己左胸位置敲了几下,

  “咚咚咚……”

  “喂,先别急着睡,出来见见你的迷弟。”

  ——————

  看标题,(第一更)。

  所以,求一波推荐票以及月票!

第八百八十四章 炸了!: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八十六章 我想我是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