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一千章 崇拜!

作者:纯洁滴小龙


  很多人会喜欢问,

  我家的狗总是喜欢偷吃我的零食该怎么办?

  这算是比较正常的一个问题,毕竟一般人出于对自家狗子的溺爱,也不觉得这算是什么,再说了,猫猫狗狗的,偷吃一点儿主人的零食,也算是基操了。

  但如果是问,我家的狗不准我吃零食了怎么办?(1)

  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

  当然了,

  更严重的是,

  赢勾不是想要吃零食,而是他已经感觉到了那道来自地藏座下那条“狗”的目光。

  归根究底,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其实赢勾都没有怕过菩萨以及地狱的那些阎罗或者常侍们。

  两次横行地狱,还对着菩萨来了趟农夫三拳,

  再说害怕或者惊恐什么的,就有些不现实了,

  但眼下,

  在只有九颗花生米的前提下,

  面对谛听从地狱投射来的目光,

  还真的是无法应对。

  虽说书屋这边一有府君的鬼差证加持,二有老道的电池组构筑气运,

  但如果真的给谛听明确地坐标,

  那些“遮掩”是否还能有用,谁也不敢拍着胸脯打包票。

  不过,

  赢勾毕竟是赢勾,

  本来打算说谛听事情的他,

  在听到周老板牛唇不对马嘴地拒绝自己吃零食之后,

  马上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放…………肆…………你…………敢…………”

  到底谁是谁的狗?

  “就这么一点儿了,今天一口气吃完了以后没得吃了怎么办?”

  “我…………要…………吃…………”

  “知道知道,放心,这书店上下,除了你,其他人吃了都得暴毙,但总得留着慢慢品尝吧,万一以后需要拿这个当种子,你全都吃下去了连种子都找不到了该怎么办?”

  书店里,

  周老板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继续教育着贪嘴的铁憨憨,

  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说话,

  但在内心深处,

  早就已经吵翻天了。

  而书店外头,

  安律师和冯四一起抬头望天。

  他们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什么,但那种压抑感和危机感却早已经袭来。

  安律师先回头看向自己身后,

  冯四紧接着也做出了和安律师一样的动作,

  二人都看向了身后玻璃窗内的老板,

  老板正拿着杯子,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

  古井无波,镇定自若。

  一种稳了的踏实感在二人心中浮现。

  安律师默默地又抽出两根烟,分给了冯四一根。

  再抬头望天时,

  二人心里就有底了,也不慌了。

  若是让他们知道现在坐在里面的老板连外面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还在忙着吵架的话,

  估计会被直接吓出心梗吧。

  扛着扫帚的老道一路狂奔回来,

  下雨咧,回家收衣服咧。

  然后,

  “噗通”一声,

  老道脚下拌蒜摔了一个跟头,在地上滚了一圈。

  坐起来后,

  老道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膝盖,

  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

  药店里,

  庆刚刚放下去的手,

  慢慢地抬了起来。

  她看见少年的眼眸之中,似乎变了一种颜色。

  左眼里依旧带着惊恐和畏惧,但是右眼之中,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压迫和威严!

  “你…………在哪里?为何…………我无法感应到你的位置。”

  少年忽然开口问道。

  一样的音色,却完全是截然不同的语调。

  “我…………我在一座道观里。”

  庆眼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身为前特务头子的她,当然清楚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本她以为那只厉鬼,已经是眼前这位红带子少年判官的依靠了。

  但没想到,还有着另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居然和这个少年有着如此深刻的羁绊。

  同时,

  庆也疑惑着,

  他,

  为什么要撒谎?

  他完全可以说出他所在的真正位置,哪怕被自己杀死了,也能有那位恐怖的存在来给他报仇。

  归根究底,

  还是少年判官平日里太低调了,这也难怪,他的日常工作就是伺候谛听,跟“弼马温”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弼马温,毕竟人弼马温手底下还有一群养马的小兵小将呢,他一直是一个人。

  他不是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判官,但他的圈子实在是太窄太窄了,庆不认识他,也属正常。

  至于谛听,若是看到本尊的话,地狱里大部分人都应该能认出来,但就是一股意识降临,就很难分辨出对方的具体身份了。

  “道观么…………”

  “对,道观里。”

  少年清楚,若说是寺庙,难免穿帮,毕竟无论是谛听还是谛听之上的菩萨,对于佛来说,都算是一家的。

  只有说道观,才能解释现在谛听无法感应到自己具体位置的原因!

  “出事了么…………”

  “没事,没事,我没事。”少年马上自言自语地回答道。

  庆慢慢地站起了身子,

  从少年的身上站起来。

  “自己…………多小心…………”

  “嗯嗯,我知道的,我晓得的,我肯定珍惜好自己的小命,我还想再伺候您几百年呢。”

  “呵…………”

  随着一声轻笑,

  少年右眼之中的特殊神采逐渐褪去,

  连带着书屋上方那一团刚刚攒聚起来的乌云,也正在慢慢地退散。

  刚刚明明还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现在则是一副雨过天晴的景象。

  依旧坐在马路牙子上的安律师和冯四对视一眼,

  冯四笑了笑,

  安律师则是耸了耸肩,

  意思是,

  这老板没跟错吧?

  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

  一切,

  尽在掌握之中!

  ………………

  少年捂着自己的脖子,使劲地揉搓着。

  庆站在他身边,一直盯着他。

  “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说谎不是想保护你。”

  说了实话,一旦这里的情况暴露,那么自己以前“知情不报”的罪名也将会成立。

  所以,少年说谎,归根究底还是为了保护他自己。

  外人常常都认为谛听无所不知,实际上只有和谛听朝夕相处的少年才清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谛听确实可以知道它想知道的大部分事情,但前提是,它愿意去知道这件事。

  他的安危,在谛听那里,无非就是再找下一个用得习惯的搓澡工有点麻烦而已,又或者是觉得有人敢在阳间对自己出手折损了它谛听的颜面,故而有此一问,但也仅此而已了。

  “你到底是谁?”

  庆开口问道。

  少年白了一眼庆,

  从衣袖里取出了一条红带子。

  红带子上烙印着珍禽花纹,绝对是相当精致的艺术品了,但在地狱,这条红带子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艺术品那么简单。

  任何事物,只要被权力的味道浸染之后,马上就会变得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我知道你是红带子,但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牛叉的捕头,庆见识过了。

  那个当初在扬州对自己“卑躬屈膝”的捕头,到最后完美完成了“扮猪吃老虎”的转变,

  甚至风水轮流转到能让自己去当他的狗他还不怎么乐意的地步。

  但红带子判官,庆也见识过很多,却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位这般——富得流油。

  “我住在十万阴山里。”

  十万阴山,是一处禁地,因为在那里,住着菩萨座下的神兽,除了十殿阎罗以外,其余人皆无法在没得到允许之下擅自进入。

  除非…………

  “你是伺候谛听的那个判官?”

  少年没觉得有什么羞耻的,直接点头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刚刚那股恐怖的意识,是谛听?”

  “对。”

  少年继续点头。

  庆的呼吸再度变得急促起来,

  一股羞恼的感觉袭来。

  她想要报仇,迫切地想要报仇,但很荒唐的是,当自己仇人的意识降临显露出来时,她居然本能地被吓退缩了。

  她曾经以为自己很坚强,但实际上,她和那些曾跪伏在她脚下叩首求饶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老道。

  老道道袍下面刚刚因摔跤而擦破的位置已经被芳芳消毒包扎过了。

  当看见老道时,

  庆的眼里,除了“敬爱”以外,又下意识地多出了一股“依靠”的意味。

  毕竟是一年的相处时光了,

  又经过刚刚的“恐吓”,

  庆下意识地把以后复仇的希望,放在了老道的身上。

  可能,

  这个世界上,

  只有眼前这个老人,

  才能有机会帮自己复仇了吧。

  老道是到药店包扎上药后顺带进来看看的,他一直遵从着老板在一年前留下的嘱咐,每天都得来病房看看这些病人,带给他们“家”的温暖和归属感。

  不过刚往里头走了几步,膝盖位置的伤口又裂了一下,疼得老道直龇牙,但为了面子,老道没叫出来,而是强忍到面部有些扭曲。

  同时,

  又恨自己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又是个得了重病的人了,

  遇到屁大点事儿就开始慌,

  不就是收个衣服嘛,衣服湿了再洗一遍不就行了么,慌慌张张跑回来摔了一跤何苦来哉?

  想着想着,

  老道用手拍了一下墙壁,

  面容扭曲且恨恨地道:

  “跑这么快干嘛啊!”

  病房里,

  在听到老道的这句话后,

  庆咬了咬嘴唇,

  看向老道的目光中,

  带着浓郁的钦佩和向往!

  心里甚至觉得有些可惜,

  可惜那头谛听的意识跑得太快了,

  没能让府君大人抓住机会直接留下它!

  看,

  府君大人也在懊悔着呢!

第九百九十九章 谛听的目光投来!: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一章 拆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