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一千零一十章 雷劈

作者:纯洁滴小龙


  每年,全球各地被雷劈死的人,真的不在少数;

  即使到现在,一些地方在发生有人被雷劈死的事件后,大家还会习惯性地去找他被劈死的原因。

  哪怕是以前做过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给他强行放大,以给他享受“雷刑”的正当合法性。

  瞧,

  怪不得这个人被雷劈啊!

  但这只是自然概率而已,做不得数的,若是老天真的会打雷劈死恶人,那老天爷得直接因高额电费而破产。

  所以说,

  被雷劈的人,

  不一定是罪大恶极的,

  可能真的只是……纯粹倒霉;

  比如,

  药店病房里的勾薪。

  雷劈下来时,声音很响亮,但论爆炸和伤害威力真的比不上一个普通的汽车炸弹,甚至差远了。

  没有熊熊如火的画面,也没有地动山摇的阵仗,各种光与影的特效也是么得;

  它只是给药店天花板上炸开了一个一平米不到的窟窿,

  其他的经济损失,

  可能也就是包括书屋在内的附近店铺里的电脑主板直接报废了以及一些其余的电子产品,也或多或少出现了一点这个那个的问题。

  至少,莺莺的高配电脑和小猴子的高配电脑,应该都GG了。

  原本正在熟睡的周老板直接被雷声惊得来了个“鲤鱼打挺”,

  作为一个曾被雷劈过且不止被劈了一次的男人,

  对于雷击这种事儿,

  周老板有着属于过来人的发言权,

  而且也有着理所当然的敏感。

  莺莺也是被吓了一跳,她是僵尸,本身就最怕这种东西。

  好在老板现在在自己身边,虽说老板也被吓得不轻,但她还是能得到极大的安全感。

  简单地套上了衣服,周泽马上下楼走出了书屋,发现外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老张恰好在书店吃晚饭,

  雷击发生时,

  大家把手中的饭碗都吓得摔在了地上,

  别说,

  若是雷稍微东边移动个七八米的距离,劈到书屋的头顶,正在吃晚饭的众人,按照属性来说:

  你全部劈死,肯定有无辜的;

  但你一个隔着一个的劈,肯定有漏网之鱼。

  不过老张还是马上跑了出来,以自己警察的身份维持着秩序。

  可能,老张是书店里,为数不多的,不怕打雷的人了。

  他只负责在外面维持秩序,不让其他不相干的人进来,也没急着进去查看情况,因为他明白,真正处理情况时,自己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周老板走入了药店后看见芳芳趴在柜台上,像是休克了。

  她是孕妇,可不能出意外。

  周老板急忙先检查了一下芳芳的身体,

  老实说,

  有时候医生真的很不喜欢太胖的病人,一是做检查时比较麻烦,二则是想像一下动手术时切开你的肚子,露出来的那一层层厚厚的油脂……

  恶心倒是不恶心,做医生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关键是麻烦和腻歪。

  好在,检查刚做了一半,芳芳的眼睛慢慢地睁开,

  她看见了周泽,

  幽幽道:

  “老板,我是死了么?”

  周泽长舒一口气,算是放下心来,

  道:

  “你没事。”

  只是惊吓过度引起了短暂昏厥,甚至连昏厥都算不上,或许可以简称为吓懵逼了。

  再者,芳芳虽然胖,但她不是虚胖,是那种很结实的胖,这身体素质,彪得很。

  “我孩子呢?我孩子没事吧?”

  “孩子应该也没事,我现在让人送你去附近医院做个检查吧。”

  药店里的医疗设备都是不错的,但受电击的影响,在调试检查之前,不适合用了。

  最重要的是,周老板现在也没功夫给芳芳做什么全身检查,里头被雷劈的人到底啥情况了他还不知道呢。

  安抚了一下芳芳,让莺莺带她去医院先做检查,随后,周泽推开病房的门,愣了一下,

  因为安律师和冯四儿已经站在里头了。

  之前二人经过芳芳身边都对昏迷的芳芳视而不见。

  当然了,你不能拿这个去要求他们,毕竟,对于这俩坏胚来说,他们只是习惯性和本能性地在意自己利益相关的事儿。

  一些事儿,倒是外人看得透彻,比如黑小妞就不止一次地反复教导过死侍说老板对待真正的自己人到底有多好云云。

  周老板强行把心中的那点不愉给剔除掉,走上前,问道:

  “怎么样了?”

  病房里,一片狼藉。

  原本雪白的墙壁已经漆黑一片,

  四张病床,全部坍塌,地上也出现了一个两米见深的坑洞。

  杂七杂八的各种东西全都堆叠到了一起,场面是相当的凌乱。

  “我们也就前脚到,还不清楚呢,老板。”

  说完,

  安律师和冯四对视了一眼,

  俩人分列前后,

  开始把坑洞里的杂物都清理出来。

  很快,

  一只幼小的胳膊露了出来,冯四撑起上面的一个床尾段的金属栅栏,安律师则是用力把这个也不知道叫良还是佑的小孩给拉了出来。

  小孩闭着眼,

  你很难分得清楚他到底是有事儿还是没事儿,

  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庆会睁开眼看看世界以外,这俩货都跟躺太平间的没什么区别。

  把他放在了一边,

  安律师和冯四儿继续清理了起来,

  很快,

  又一个男孩被拉了出来。

  这下子良莠不齐给凑齐了。

  把压在下面的水泥块挪开,安律师把庆给抱了出来,且伸手拍了拍庆的脸蛋。

  见没反应,

  又用力地拍了拍,

  直把人家原本被熏黑的脸都拍红了,

  庆还是没反应。

  “再拍下去的话,没被雷劈死也要被你给拍死了。”

  冯四在旁边提醒道。

  安律师瞪了冯四一眼,将庆放了下来。

  而后,

  二人一起收手,站在了旁边。

  安律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三个娃,

  道:

  “老板,仨都昏迷不醒着,好在还能感应到灵魂气息波动,没被劈得魂飞魄散。”

  周泽点点头,走过来观察了一下,道:

  “你们辛苦一下,调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白,老板。”

  当事人都昏迷着,这怎么调查?这里又没监控可以调阅。

  但安律师还是回答得很干脆,因为很多时候,领导想要的可能只是看得见的态度而不是实际的结果。

  周泽站起身,似乎是打算出去了,

  走到病房门口时,

  周泽忽然停下了脚步,

  回头再看向依旧还残留着不少堆积杂物的深坑,

  道:

  “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

  急救手术,周泽真的是很久没做了,上一次真正做手术还是手痒来药店割了一下阑尾。

  之前倒是进过几次手术室,但都是抓人家的灵魂而不是真的去操刀的。

  这会儿条件有限,

  勾薪又伤得厉害,

  周老板只能尽量找寻一下自己以前的那种感觉,给勾薪做着伤口处理。

  美观和术后恢复什么的,暂时就不考虑了,反正只是一具躯壳罢了,能用就行。

  最严重的,还是勾薪的大腿位置,被砸得血肉模糊,连骨头都露了出来,伤口位置还有着极为严重的烧焦痕迹。

  这种伤口处理起来真的很复杂,

  但周老板做起来,依旧有条不紊。

  值得庆幸的是,

  大腿伤得很重,但炮口和炮弹倒是没什么大碍,周老板现在毕竟不是医生了,也没医德的束缚,你让他给你处理伤口可以,让他给你割蛋蛋,还真不是那么愿意。

  虽然周泽以前当医生时,第一次遇到一个需要割掉的蛋蛋时,还兴奋了很久。

  整个处理过程很顺利,

  并不是周老板刹那间就上辈子的巅峰自己附体了,

  纯粹是因为勾薪真的可以改名叫“(勾)够坚强”,

  不管伤势再重,他依旧能吊着那口气。

  若是你手下的病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死的话,那这个医生当得,可真是幸福。

  若是带着实习生观摩手术,还能把病人顺带当作大体老师摆弄一下。

  一直忙活到了深夜,勾薪这边才处理完了。

  他也昏迷着,不过他之前就是昏迷的,此时也就是从一个昏迷转移到另一个昏迷罢了。

  虽然伤势更重了,但至少在精神上,他是幸福的。

  走出了手术室,

  周泽长舒一口气,

  腰有些疼,腿有些酸,眼睛也很是疲惫,其实这具身体的身体素质真的可以秒杀上辈子的自己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周老板真的很久没“运动”没“工作”过了。

  脱去了防护服,周泽在药店里洗了个澡。

  外面看热闹的人群早已经散去,毕竟救护车都没来,也没什么真的热闹可以看的。

  老道老张等人则是化身兼职泥瓦匠,修补屋顶的修补屋顶,收拾病房的收拾病房。

  病房收拾好了,还得给病人继续住。

  洗完澡出来,接过莺莺递过来的茶杯,周泽抿了一口浓茶,看着眼前忙碌的场景,一时间,还真有种以前在医院工作室面对突发事故时的那种错觉感。

  “老板,有发现了。”

  安律师这个时候有些兴奋地找到了周泽。

  “怎么了?”

  周泽把茶杯还给了莺莺跟着安律师又回到了病房。

  这是隔壁的病房,

  此时庆三人以及刚刚做好手术的勾薪都躺在这里。

  药店的条件好是好,但重症监护室这种配置肯定是不可能有的,就算你硬件跟得上,但软件(工作人员)方面也不可能匹配得了,强行匹配也是浪费。

  毕竟药店平时也就是卖卖感冒药切个煲皮和阑尾什么的,若不是有勾薪,都很难自负盈亏。

  冯四此时正站在庆的身旁,庆的左胳膊上的新病号服已经被撸起。

  那上面,有一颗红痣。

  嗯,不是什么守宫砂这类糊弄人的玩意儿。

  周泽站定,目光看了过来。

  安律师对冯四点点头,

  冯四单手掐印,

  于虚空中画了几下,

  随即对着那颗红痣点了上去。

  一道蓝色的光芒顺着冯四的手指打向了红痣,

  红痣位置泛起了淡淡红色光泽,

  紧接着,

  红光打在了病床前方,

  在红光之中,

  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正在扭曲挣扎的人影,

  只不过这个人影身上有三双稚嫩的小手已经死死地把它给压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

  周泽开口问道。

  但心里,

  却泛起了惊喜!

  刚刚才帮赢勾把花生米有机会升级到小号马铃薯,现在是有机会变成番茄了?

  冯四摇摇头,道:

  “老板,这个我也不清楚,但庆把它单独地封印在了自己的身体里,这个封印,还是是那个执法队乙等队大佬一起施加的。”

  这也从侧面衬托出了这个被封印家伙的重要性,

  毕竟,

  庆他们仨都因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还没醒来。

  “现在能解开封印么?”

  周泽问道。

  冯四摇摇头,随即又苦笑着点点头。

  “什么意思?”周泽问道。

  “我可以解开,但它可能因此逃脱,这个应该很难抓;

  但如果老板你可以请…………”

  “大大老板。”安律师在旁边提词儿。

  “额……请大大老板出手的话,应该没问题。”

  周泽眼睛眯了眯,又稍微靠近了红痣一点,弯腰,把眼睛凑过去,同时在心里问道:

  “铁憨憨,你出来,问你个事儿。”

  没反应。

  但周泽有一种预感,

  这货肯定不是在沉睡,

  他是故意的!

  “喂,在不在?”

  “喂,听到请回答。”

  周泽又在心里喊了几声。

  旁边的冯四则是很期待地站在旁边,等待着那位的降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和激动。

  安律师则是站在冯四身边,用一种城里人看乡下人的优越目光不停地瞥着冯四:

  呵,没见过世面吧!

  一连在心里问了好几遍,

  见赢勾都没反应,

  周老板也懒得继续泡下去了,

  合着我这儿辛辛苦苦地找化肥是为了谁啊?

  “冯四。”

  “啊,在,老板。”

  冯四有些意外,他能感觉出来,喊他的,还是咸鱼老板。

  “你现在去蜡像馆,给我把那棵藤给直接拔了!”

  “啊?”

  “啊什么啊,叫你去你就去!”

  “是,老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冯四还是点点头转身打算去照办了。

  但当冯四刚刚走到病房门口时,

  周泽身体忽然一颤,

  双眸之中瞬间被一抹黑色所覆盖,

  磅礴的压力一下子如同海啸一般倾轧了下来!

  而冯四,

  则是这压力的重心。

  “噗通!”

  冯四猝不及防外加这恐怖的威压压顶之下,

  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倒不是冯四不争气,而是你是否争气在此时都没了任何的意义。

  周泽开口道:

  “你…………敢…………”

  冯四:o(╥﹏╥)o

  ——————

  这章字数多一些,但还是不算二和一了,赶时间怕大家等太久,就先写完发出来。已经深夜了,今儿说好的四更,只能说写了三更半。明儿龙早点码字,把欠章争取都补上。

第一千零九章 那就埋了吧: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老道弥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