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九章 带路党

作者:纯洁滴小龙


  莺莺搀扶着自家老板找到了附近的一条小溪,溪水还算干净,莺莺拿着毛巾很细心地给自家老板擦拭着脸上的血渍。

  擦拭好了后,周泽仰面,干脆在溪水边躺了下来。

  先前两股记忆交错碰撞的痛苦感现在已经慢慢退去了,他并没有和安律师他们说自己昨晚遭遇了什么。

  有些事儿,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去再回忆,况且,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哪怕说出来,也很难得到什么有用的反馈。

  莺莺把毛巾认真清洗了之后,再打湿,轻轻地擦着老板的额头,希望这样能让老板舒服一点。

  刚刚老板痛苦的模样,真的是心疼死莺莺了,其实,很多时候,莺莺真的没什么其他的所求;

  她不用化妆品,因为她永远不会老,她的眼角也从不会出现鱼尾纹;

  她不用买珠宝,因为她的陪葬品很多,也不用担心赝品每天可以随便佩戴;

  她不用吃山珍海味,大部分时候,她都不需要进食,只是现在偶尔吃一点罢了;

  她最大的希望,其实就是老板能每天喝着自己亲手泡的咖啡,然后和自己一起入眠。

  先前,周泽之所以骂赢勾“渣男”,也就相当于打个电话给赢勾,看看赢勾在不在家。

  同时,也印证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回来了,自己是否是自己了。

  得到赢勾的反馈后,周泽心里才终于卸了一块大石头。

  讲真,那种一觉醒来自己成为自己的“分身”的感觉,真的太煎熬也太痛苦了,这种绝望,仿佛是自己在顷刻间就被整个世界给抛弃。

  周泽还算好的,虽说平时懒散一些,但到底是历练出来了,换做其他人,可能不死也早已经崩溃了。

  “我……不……知……道……”

  其他人可以不说,但对赢勾,则没什么好隐瞒的。

  只是,当周泽在心里把昨晚的事说了之后,

  赢勾的反馈,

  却一点都不赢勾。

  他说,他不知道。

  话语中,带着一抹清晰可察的怒气。

  自家看门狗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分出了一部分灵魂出去,而他这个当主人的,却毫无所觉。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而赢勾,最看重的,其实不是他的命,而是他的威严,通俗点来讲,就是好面子。

  “昨晚,是我的分身么?”

  周泽问道。

  “是…………吧…………”

  所以,真的无怪乎獬豸要陷入长久的沉睡,且被赢勾称为那种活法,已经不算原本意义上的“活着”了。

  周泽只是拥有了一具分身,就已经这般痛苦,獬豸的分身更是无数,相当于是把自己一个人稀释了无数份,还能保留几分自我?

  当然了,也就只有这样,才能淡漠掉自我的意识,全身心地投入到“法”的怀抱,从而,成功地把自己的生命层次进行了升华。

  “是因为我按照你所说的,做过一个模型,所以和那个墓室产生了联系么?”

  但不应该啊,自己做的是莺莺的模型,并没有做自己的。

  且最重要的是,庚辰说过,他进来时,看见水池里浮浮沉沉着的,是自己上辈子的“身躯”。

  “暂……时……封……存……吧……”

  听到这句话,周泽很是意外。

  毕竟,

  以赢勾的性格,他似乎从不会做这种主动退避的动作,所谓的“暂时封存以待后续”,无非是绕开这个难啃骨头的自我安慰罢了。

  赢勾应该做的是,

  直娘贼!

  快,

  放俺出来,

  俺去砸了那个劳什子的古墓!

  而不是在发怒的时候,选择退却。

  直觉告诉周泽,赢勾似乎察觉和发现了什么,但他却没有想和自己说的意思。

  “行。”

  周泽也不想继续在这古墓上纠缠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

  要是继续逗留在这里,再体验一遍融化的感觉,周老板真觉得自己会发疯的。

  对这件事,周泽也罕见地没有去选择对赢勾刨根问底。

  但忽然间,周泽想到了一个可能,用这种方式,能不能学獬豸那般,躲避掉轩辕剑的“咔嚓”?

  重新造就出一个赢勾,让那个人去替死?

  “天……真……了……”

  赢勾能听到周泽的心声,直接对周泽刚才的想法进行了评价。

  獬豸是以无数载以来的自我湮灭才得以成功,

  末代则是拿自初代开始府君一脉的道统和积攒为基础且找了个菩萨为替死鬼才得以走出来,

  若是凭一个古墓就能轻轻松松地过关,

  这也太瞧不起黄帝了。

  “梦想总是要有的,话说,你咔嚓掉了,我是不是也得死了?”

  “你……可……以……活……”

  “那多不好意思。”

  “你……活……吧……”

  周泽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此时的氛围莫名的有点煽情,正当他准备说点什么冲淡掉这种氛围时:

  “西……侧……”

  赢勾的声音传来。

  周泽没动,而是默默地将手指插入了小溪边松软的泥泞之中。

  缕缕煞气,开始渗透入地下,以期望提前形成一个阻截网。

  然而,似乎就是这么个很不经意的动作,却还是惊动了对方,几只鸟忽然自那边的林子里飞出。

  周泽单掌拍地,跪坐了起来,紧接着,竭尽全力开始向那个方向冲去。

  莺莺愣了一下后,马上也跟着冲了过去,且很是聪明地和自家老板错开了方向。

  说一撅屁股,就知道你要……

  这太粗俗;

  但几年来同床共枕朝夕相处所养出来的那种默契,真不是吹的。

  老实说,周老板现在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精神上有些萎靡和虚弱,但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追击一个猎物更能让自己放松的了。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经历过先前那烂泥一样的身体后,

  再度拥有属于自己的肉身,

  这种奔跑,这种跳跃,这种爆发力,都是那么的令人想念和珍惜。

  对方的速度也很快,是一道黑色的光芒,就在视线之中。

  “咖啡!”

  冲刺的过程中,双手自然而然地垂落在身体后侧,十根指甲释放出了恐怖的煞气,没入了地下!

  “轰!”

  下一刻,

  在猎物的前方出现了一道由煞气凝聚而出的牢笼,封锁了对方继续前进的道路。

  黑影停下了身子,想要向另一侧继续逃窜,却碰上了从那一侧包抄过来的莺莺。

  双方碰撞之后,黑影败退。

  黑影的速度被滞缓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周泽彻底拉近了和他的距离,来到了他的面前。

  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十米,一个很微妙恰到好处的距离。

  黑影身上的光泽暗淡下去,显露出来的,是一名身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子。

  他伸手,轻轻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面具后面,是一张很狰狞可怖的脸。

  周泽一直以为,类似菩萨那种喜欢戴个面具示人的习惯,应该是为了维持属于自己的宗教神秘感。

  不管什么人,戴着个面具,似乎都能让人觉得“他很叼”。

  但事实上,面具的最广泛也是最本质的运用,是——遮丑。

  男子的脸,和在水中浸泡时间久了成了巨人观的感觉很相似,那一双眼珠子,因为脸部肌肉的膨胀挤压,已经成了两个小绿点儿了。

  “奴仆一族后人,参见主上。”

  男子对着周泽,跪伏了下来。

  仿佛先前的逃跑,只是为了让自己敬爱的主人热热身,别一直躺着,得多运动,这样才能对身体好。

  周泽抿了抿嘴唇,

  “与人为善”的良好行事作风习惯在此时又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不管何如,让这一族的人继续存在,确实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隐患。

  因为只要自己每次使用“咖啡包纸加糖”这类的招式,

  他们往往就能直接认出来。

  这无疑给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危险性,毕竟在没有老山参的前提下,九常侍里随便跑出来一个,都能把现在的自己捏死。

  不过,之前以为这一族的人不敢再派人出来的,没想到,居然又派来一个。

  周泽暂时还没有轻举妄动去捉拿他,

  生怕他也跟之前古墓下面的仨一样,干净利索地抹脖子。

  先小心翼翼地稳住他,

  再小心翼翼地活捉他,

  最后再小心翼翼地拷问出那一族的藏身之处。

  刚刚经历过“融化”的周老板现在真的很想回到书店躺在老位置晒晒太阳喝喝咖啡缓缓,重新品味一下生活的美好,当然,如果能把那个沙发换成白骨王座的话,就更巴适了。

  莺莺见自家老板没动手,她也就站在那儿没动,不过,莺莺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显然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然而,

  就在这时,

  男子忽然左手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居然哭了出来,

  是的,

  你能想象出拥有一张巨人观脸的人哭是什么模样么?

  像是一个发胀的肉球里,忽然挤压出了脓液,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恶心。

  “听闻主上在此,奴特意来此恭候!

  主上于我族有恩,但我族上下却皆为卖主求荣之人!

  奴不敢忘却自己的身份,愿自请带路,

  助主上重回白骨王座!”

  ——————

   PS:最近的剧情有点绕,但这是必不可少的铺垫。

  最近的更新时间有点迷,龙尽量调整一下。

第八章 渣男: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开局一条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