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二十章 生老病死

作者:纯洁滴小龙


  阳光照射进了舷窗,

  吕文亮缓缓地苏醒,

  阿丽躺在他的身边,似乎也被他的动作惊动,也醒了过来,她习惯性伸出胳膊亲昵过来,想要来一个“早安亲亲”。

  吕文亮微笑地在阿丽脸颊上亲了一口,温柔地推开了女秘书,准备下床。

  事实上,哪怕你晚上刷了牙且哪怕你冰清玉洁身上自带香味如同香妃娘娘,

  但一觉醒来的大早上时,嘴巴里也会带着明显的口气。

  所以,吕文亮有时候看一些电视剧,剧中男女主角一觉醒来就开始湿吻,

  这一不切实际的画面,还真的是让人酸爽得可怕。

  游艇的卧室其实不是很大,有点像是连锁酒店的小客房,但毕竟是在海上,这个条件已经着实不错了。

  洗漱,

  刮胡子,

  从行李箱中拿出一套新的衣服,

  吕文亮收拾好自己后,走出了房间。

  他觉得自己似乎忘掉了什么,

  是工作上的事?

  是和妻子分割财产的事?

  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他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掌控欲很强,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只是一门心思地想回避继续深思这个问题。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哪怕只隔着一层纸,只要你愿意,这张纸也能变成最为坚硬的钢板。

  走上舷梯,来到了甲板上。

  蓝天,白云,蓝色的海面如同一面巨大的纯净琥珀,

  呼吸一口带着湿润咸味的空气,给人一种心境开阔的感觉。

  这么好的环境,这么清新的空气,

  不抽根烟,

  就太不像话了。

  吕文亮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烟不在身上,打火机也不在身上,他走向甲板的另一侧,想找这里的工作人员要烟。

  但在拐角处,

  却看见一个脸上戴着面具的人依偎在船舷边,他,在看海。

  一时间,

  昨晚的一幕幕记忆开始涌现出来,

  仿佛幻灯片一样开始倒放,

  最终,

  定格在了游艇船身旁边的那颗硕大的蛇头上。

  吕文亮的瞳孔开始放大,

  心跳的频率开始出现变化,

  一直到那个面具人向他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

  让吕文亮安静了下来,

  仿佛这一刻,

  自己获得了大宁静。

  婚姻啊,

  财产啊,

  商场啊,

  小秘啊,

  抚养权啊,

  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只有此时的安宁,

  才是自己毕生所应该去追求的。

  一眼,度你入空门。

  不需要天花乱坠的描绘,不需要过多的话语和口舌,只是一眼,就能让你体验到真正的佛门安宁。

  宛若一次上瘾的毒p。

  这时,

  一个干瘦男子从另一侧走了过来,见到吕文亮时,他双手合什:

  “阿弥陀佛,施主,昨晚可曾休息得好?”

  “好,好,挺好。”

  吕文亮也双手合什,不是很标准,但此时的诚惶诚恐,却是真的。

  “那就好。”干瘦男子放心了。

  “你们用过早餐了么?”吕文亮问道,“来吃早餐吧。”

  “多谢施主。”

  干瘦男子认真谢过。

  “师傅客气了,请。”

  进了小餐厅,工作人员已经按时准备好了早餐。

  吕文亮扫了一眼餐桌,着急道:“我去安排人看看有没有素的,这…………”

  谁知道,没等吕文亮说完,

  干瘦男子和面具人就已经坐了下来,

  用一种很虔诚地态度拿起食物,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师傅,你们不吃素么?”吕文亮问道。

  “吃素。”干瘦男子回答道。

  “那…………”

  “化缘之物,施主给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这是缘法;

  化缘,本就是此意,缘,是不分荤素的,强调荤素,本就是一种着相。”

  “是我招待不周。”

  “施主严重了,佛在心中,信仰在心中,我一向不喜酒肉穿肠过这句话,但它自有其道理。

  食素,苦行,戒律,是为了让你更接近自我,更接近佛;

  至于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吃了有罪孽,太过执于此,反而是真正入了魔。

  佛者,是为众生平等,而非隔绝众生。”

  “是,是我唐突了,多谢师父指点,受教了,受教了。”

  吕文亮也坐下来,一起吃早餐。

  面具人吃得很少,干瘦男子吃得挺多。

  早餐快结束时,

  干瘦男子放下餐具,问道:

  “施主,我们还需多久上岸?”

  “再有三个多小时吧,快了。”

  干瘦男子看向面具人,想说什么,却没等他开口,面具人就站起身,独自走出了餐厅,来到了甲板上。

  他,又在看海了;

  他爱看海,就像他爱看天一样。

  他等了一年前,地狱的天才发生了变化,只是,他真正想要的,却没有真正的出现。

  准确来说,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说不出来,也描述不出来,但至少,他能确定什么不是自己想要的。

  干瘦男子走到菩萨身后,

  道:

  “菩萨,还是我驮您先上岸吧,这船固然比千年前的舟船要快许多,但终究还是太慢了。”

  菩萨摇摇头,道:

  “入乡随俗,既然来了人间,就得遵守人间的规矩,昨晚的你,已经破戒了。”

  干瘦男子低下头,表情虔诚。

  “越是觉得没多少东西可以束缚住自己的时候,就越是要当心,因为这也是越容易犯错的时候,别看这阳间一直风平浪静,但它终究是有其风平浪静的理由。”

  “阴阳,不是已经变了么?”

  “但还没到显现出来的时候。”

  菩萨说完,转过身,背朝大海,看着船舱。

  “昨晚,我又做梦了。”

  干瘦男子闻言,面色一变。

  “你不是已经听到了么,獬豸,已经死了。”

  干瘦男子马上道:“但它……”

  “没有但。

  獬豸死了,融入了规则;

  普通人死了,尸身腐朽回归大地;

  这二者,又有何区别?

  你硬说,獬豸死了,却还活着;

  但这阳间,也是如此,有的人死了,却依旧活着。”

  “菩萨……”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也一直以为自己很高看他,但最后我却发现,我还是不了解他,还是小看了他。

  我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他直接就走了,把整个地狱丢给了我。

  到头来,却是这般结果。”

  “菩萨,我会帮你找到他的。”

  “找不到他的,除非等我代替他死了,否则他不会让你找到的。”

  “那我们现在…………”

  “只是随便逛逛,如同化缘,化到什么,就吃什么;

  逛到什么,就看什么,遇到什么,就见什么。”

  既然算不到他的藏身之处,

  那就让缘法,

  来试试,

  看能不能碰到他。

  菩萨的目光看向了船前,

  面具下的一双眼眸里,荡漾着的是一股疲惫,隐藏在疲惫深处的,则是一抹深邃。

  “菩萨,找到他,就能找到办法了吧?是不是还要抓住他。”

  菩萨笑了,

  道:

  “这些年来,阴间来的亡魂很喜欢说一句话,叫苍天有眼。”

  菩萨抬起头,

  看向天空,

  “以前在下面没什么感觉,下面的天空也和阳间的天空不同。”

  “我愚钝。”

  “你就当那把轩辕剑,现在就挂在天上就是了。”

  “是。”

  谛听抬起头,

  开始想象天上有一把遮天蔽日的轩辕剑。

  “如果我找到了他,确认了他,那就意味着,他失败了,他逃不过这天上的眼睛。

  所以,我很不喜黄帝的做法,他自己不想走上那条路,不愿成仙;

  这就罢了;

  却直接一剑下去,斩断了往后所有人的成仙路。

  甚至,自己当人死了还不放心,留下这道规则,留下那把剑。

  只要这把剑还在世上一天,这世间,终究不会再出现真仙。

  他太霸道了,也太不讲道理了。

  就因为他自己不想成仙,别人,也必须不能成仙。

  这使得后来者们,无论再优秀,再堪破大道,回归本义上,其实无非是一个活得比较久的普通人罢了。

  依然会死,哪怕你不去死,他也会帮你去死。

  阳间的普通人,有意外,有老,有病,有太多太多的可能,会结束他们的生命。

  而他,而那把剑,

  就是他送给吾等的——生老病死。

  被看见了,就躲不掉。”

  “所以,只要找到末代,问题就解决了?”

  菩萨点头。

  “对了,菩萨,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问。”

  “你问吧,趁我现在还清醒着。”

  谛听听到这句话,仿佛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当日在泰山顶上小庙里菩萨疯魔的画面,一时间,不寒而栗。

  在那一天,他的鲜血近乎将阴间的整座泰山,染红。

  好在,谛听终究是谛听,马上稳定了自己的心神,问道:

  “那位,按理说,剑下应该会有他吧?”

  “必然。”

  “那位自己也清楚吧?”

  “这世上,哪怕是旱魃,也不敢说比他更了解黄帝。”

  “既然如此,末代已经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但那位,为何又两次下地狱,仿佛生怕别人不晓得,他还在,他还没陨落似的。

  这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天上的那把剑,

  他还活着么?

  他这是,在主动求死么?”

  菩萨沉默了。

  谛听不敢再说话了。

  良久,

  直到前方出现了海岸线,

  菩萨才缓缓开口道:

  “其实,他藏得最好。”

第十九章 活着: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好梦正当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