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二十七章 似馍似样

作者:纯洁滴小龙


  和大人物一起吃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巴菲特的晚餐拍卖,拍到后还得疯狂地炒作争取把这笔不菲的开销给赚回来。

  周老板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

  自己面对的是老道,

  是那个喜欢摸裤裆安慰大妹子的猥琐老人,

  但心理暗示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效果的,

  眼前的这位,和老道,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类似于天潢贵胄的气质,真的是很难让坐在其对面的人可以继续保持着淡定。

  “但这事儿嘛,还是得看个运气,头顶上挂着一把剑,这日子,真是没意思得紧。”

  末代叹了口气,

  从桌下面取出了一盘子馍和其他配菜。

  这不像是肉夹馍的吃法,也不是烤鸭的吃法,颇有种二者结合的感觉。

  “整一个?”

  末代取出一个馍,递给了周泽。

  “按理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咱们呐,这是没法子,也不奢望前人去栽树了,咱也没那个受蒙荫的命;

  但耐不住前人挖坑啊,这坑挖得还贼大,挖得贼讲究;

  跳不过去,就一切作废,进坑喽;

  这要跳过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啧啧。

  怪只怪,咱生的年代太晚,他生得又太早,这坑挖得早,还真拿它没什么办法。”

  末代像是老友见面说话吐槽一样,说了很多。

  “按我说啊,当代人想当代事儿,当代人作当代的妖,你一个个早早化成飞灰早就不在了的人,凭什么给后世人画规矩去活?

  真当自己是圣人,明烛万里,洞察千秋么?

  呵,

  估摸着,

  就是手痒,

  当代无敌还不过瘾,还想着画上个道道,和后来人再比划比划,生怕咱们不晓得他牛叉一样。”

  末代往馍里放了肉,

  很没形象地张嘴咬了一大口,

  唇边有一些头发被咬了进去,

  他还用手拨开,

  一边宣泄着不满一边大口咀嚼着,

  声音还很大。

  许是这皮囊和气质实在是太好,所以这吃相居然一点都不让人觉得难看,反而觉得其洒脱。

  说到底,

  这真的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哪怕你贵为府君,

  颜值也是无法或缺的重要一部分。

  拿起酒碗,

  末代抿了一口酒,砸吧砸吧嘴,继续道:

  “但这木已成舟,也没法子了,咱只能先八仙过海,先把这个坑给跳过去。

  其实,早年那会儿,我是真没想到什么办法。

  所以,

  这府君当得,可真是没意思透了。

  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凭什么让我就只能活个两千年?

  老子能活三千年,四千年,五千年,能把这当代活成另一个上古!

  所以,那时候,没意思得紧啊,一想到我以后要忽然暴毙,做啥事儿都没什么滋味儿。

  索性放荡玩耍,寄情山水。

  谁晓得…………”

  末代又咬了一大口肉夹馍,一边咬一边继续说话,谁晓得有食物残渣飞了出来,末代马上捂住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表示歉意,

  而后专心致志地把这一嘴巴的食物给吃下去,

  又喝了一大口酒,

  这才继续道:

  “谁晓得后来碰到了那位菩萨,嘿嘿,我当时就笑了。

  你晓得不,那帮秃…………

  哦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人都帮咱挡刀了,得叫人高僧。

  那帮佛爷,本是挨不到这一刀的,他们啊,忒嫩,也忒年轻,这还没轮到他们挨刀子的时候呢。

  我呢,就比较倒霉。

  这好日子没过多久,

  前代的那些阿爹阿爷祖宗们享受完了,被爱戴完了,潇洒完了也舒坦完了,

  得嘞,

  就轮到我这个最小的买单了。

  没这个道理,你说是不?

  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真的恨啊,

  恨为什么生在这劳什子的府君家,

  老子就算不做这个府君,

  不做这个继承人,

  凭老子的天赋,

  只要给老子时间,

  那座泰山上,

  终究也是要换我来坐的。

  到时候啊我爱继续叫它泰山就是泰山,爱叫华山就华山,峨眉山武当山背背山都行!

  哪里用得着这么憋屈,

  一上来就得被直接加上这么多年的寿命,

  我真是谢谢我八辈子祖宗!”

  末代把酒碗往桌上一放,

  指了指碗口,

  宛若将军临阵指挥,

  道:

  “倒酒!”

  小小的搬山猿猴马上再度搬起酒坛,小心翼翼地倒酒。

  末代伸手摸了摸小猴子的脑袋,

  小猴子腼腆地笑笑,

  两只小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周泽把小猴子脑补成了那个“管家”的形象,自己也觉得有趣。

  “但没法子,谁让我运气不好,生下来就得当府君呢?

  唉,

  好在,

  那位菩萨真是雪中送炭,及时雨。

  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他是聪明,是聪明得可以,但没法子,有时候,聪明人他干不成事儿啊,就说咱俩,那可是被一把剑一直盯着的人,这紧迫感,能一样么?

  人还一直傻乎乎地做着成仙的天真美梦呢,

  咱们啊,都快恨死这个仙人板板喽。”

  末代端起酒碗,

  大喝了一口,

  似乎是寂寞太久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可以倾诉倾诉,所以自言自语得不亦乐乎:

  “这事儿呢,就得这么办了;

  这一遭坎儿,能不能过去,咱得看运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

  他来了,咱就躲着;

  他能找,咱能躲,看看到底是谁的运气更好。

  化缘,化缘,

  要是我和他真的是有缘无分,

  他化到天荒地老也没个什么用。

  就是不好意思,差点儿把你也给卷进来了,哥,我还是叫你哥吧,虽然按辈分,我该叫你大爷;

  但估计你也不爱听‘大爷’这个称呼;

  哥,咱也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搁现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咱也是你的粉丝,迷弟,对对,迷弟。

  但哥你当年可真是太不讲究了,

  当初你要是不拦着,

  地狱这天既然要变,就早点变了嘛,

  这要是变了,

  哪用得着咱们现在这么难受?

  反正早晚是一刀,还不如早点挨了干脆。

  哥你呢,也不会陨落;

  嘿,

  说不定我家老祖宗爷子出来后,还能找哥你单挑呢。

  哦,也对,

  要是老爷子被哥你一巴掌拍死了,

  好像也没我了?”

  末代眯了眯眼,摇摇头,

  “这太复杂,理不清了。”

  “嘿嘿,要说这菩萨,还不是我最担心的,虽说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那些不太蠢的其实也有不少。

  真要一个个挨刀下来,

  那把轩辕剑,砍到咱们前,起码得先见血个七八次吧?

  咱都混成这样子了,这上刑场也轮不到咱们排第一排不是?

  那些混账东西,可不都是和那只旺财似的,能做到那一步的,那一步,就是放在咱们面前,咱也懒得走的。

  自己都不是自己了,那这还是活着嘛?

  偏偏那些人,不算蠢,但也不算特别聪明,保不准他们最后被逼急了狗急跳墙;

  所以啊,还是得小心点儿。

  小日子过得清淡,但总归安稳。

  闲来自去,安回逸返,有块肉有块馍,也就够了;

  能踏踏实实地等到那一天,

  刀下下来时,

  咱就仔细地瞧着,

  咱是否能躲过这一刀!”

  末代说完后,

  还下意识地把左手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位置,

  捏了捏,

  随即装作不动声色的把手指放在自己鼻尖前嗅了嗅。

  好吧,

  找到熟悉的感觉了。

  不过,

  也没太毁形象。

  毕竟女神也是要拉屎的,男身嘘嘘时也是要手扶的;

  九成九的男生都在公共场所装作不经意间做过类似的动作,

  毕竟有时候枪口卡壳了是真的不舒服。

  “哥,您吃着,吃一口,放心,做菜前,我可是净手了的,再者,咱这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也不见什么干净不干净的说法。”

  末代伸手指了指放在周泽面前的肉和馍。

  周老板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这肉,

  是真香;

  外加,

  这还是府君亲自下厨做的东西,

  哪怕这是一场梦,但至少味道做不得假吧。

  周泽拿起筷子,

  正准备下箸时,

  忽然间,

  先前一直没动静的自己体内的那一股力量开始复苏,

  趁着自己一个不注意,

  直接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

  “我艹!”

  这一番变故让周泽有些猝不及防。

  合着先前听人家废话时,你懒得听,躲着不出来让我受着对方的絮絮叨叨。

  真要开吃时,

  你就出来抢身体了?

  “铁憨憨,你别这么过分!”

  周泽在心里喊道。

  要是寻常的菜,真让了也就让了。

  但天知道下次能再做这类似的梦得是什么时候,

  而且万一人家改弹琴或者吹箫不做菜了呢?

  然而,

  赢勾却直接无视了周泽的反抗,

  控制了身体之后,

  先端起酒碗,

  抿了一口。

  “好…………酒…………”

  末代“哈哈”一笑,撸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了里面的一道新鲜的伤疤,上面还有残留的血渍。

  “知道哥你嘴挑。”

  “好…………肉…………”

  末代扯开自己胸口的衣衫,左胸口位置又一块血淋淋的伤疤。

  赢勾的手,放在了馍上。

  “好…………馍…………”

  末代笑而不语。

  凉亭下方,

  山峰巍峨,

  泰山山腰位置,

  缺了几块,

  似馍似样。

第二十六章 咱俩: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变回凡人的第一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