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深夜书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六十三章 你不配

作者:纯洁滴小龙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甚至,可以说是响亮。

  哪怕你一直闭着眼,想要告诉自己不要去关注这些,不要去理会这些,都已经挖个坑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去了;

  但那声音,却一下又一下地在你的心里——炸响。

  炸得你脑袋嗡嗡嗡,炸得你的意识陷入了一种混沌。

  无可奈何之下,最终不得不睁开眼,抬起头。

  周泽从地上坐了起来,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梦,

  自己的下方,是一层水面,四周,则是漆黑一片。

  哦不,

  这一次,

  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前方的视线里,水面之下的那个身影,不见了。

  周泽缓缓地站起身,走到记忆中的那个位置,脚下,还有一层龟裂残留在那里,但下方,剑鞘,已经不见了。

  侥幸的心理,并不存在,周泽也不会天真地在此时去异想天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莫名地恐惧。

  人们总是对不受自己控制的东西产生一种本能地恐惧感,这是人的本能。

  周泽转过身,

  环视四周,

  剑,

  去哪里了?

  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全是黑暗,黑得很彻底,会让你下意识地去联想黑暗的深处,到底隐藏着什么。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的声音,还在继续,不知疲倦。

  周泽慢慢地闭上眼,

  既然什么都看不见了,那就不看了。

  只是,

  偏偏事与愿违。

  眼睛刚闭上时,

  自己的胸口位置,

  就传来了一阵在绞痛感,

  周泽又睁开了眼,低下头,向下看。

  在自己左侧胸口位置,一把剑的剑端,已经显露了出来。

  轩辕剑,

  已经刺入自己身体了?

  周泽不清楚,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他没来得及去询问一下獬豸,也没来得及去询问一下菩萨。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问问他们,你们“大难临头”时,所看见的剑,到底在哪里?

  但不管怎么样,

  比起现在在水面下方的影子,

  现在已经没入自己体内的轩辕剑,

  从程度上来说,激进了不是一点半点了。

  隐约间,可以察觉到,剑锋所指,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自己了。

  剑尖开始试图向外冒出去,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痛苦。

  自己的肋骨正在被疯狂地摩擦着,自己的心脏则是在承受着一边又一边地“搅碎”,像是被丢入了搅拌机里,不断地去重复这种循环。

  只可惜,

  这还是梦,

  梦由你而起,梦也是你的,但往往,梦不会受他的主人去完全制约。

  周泽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眼下自己所承受的这个过程,不亚于一场真正的酷刑。

  “嗡!”

  周泽的双手,

  抓住了剑端,

  他在尝试将这把剑从自己体内快一点拔出来。

  “砰!”

  当剑拔出来的那一刻,

  周泽感知到自己的生机,似乎正在被大面积地强行抽出,

  一种绝望和孤寂的感觉,以无缝衔接般的速度,笼罩下来。

  再搭配上此时这个黑暗的环境,

  让人不禁联想到了墓葬,

  这是,

  属于自己的墓葬。

  ………………

  “呼…………”

  猛地从床上坐起。

  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

  熟悉的床,熟悉的陈设,以及,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枕边人。

  莺莺闭着眼,精致的睫毛显得是那么的可爱。

  不过,很快,周泽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一般来说,莺莺现在虽然也会偶尔睡觉,但每次自己醒来时,她也会马上有所感应醒来。

  类似于现在这种,自己已经醒来了,她还正睡得香甜的情况,近乎没有。

  梦,

  已经醒来了么?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枝蔓的声音,袭来。

  房间天花板上,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植被。

  紧接着,

  一朵莲花盛开,

  卧室里,

  也当即弥漫起淡淡的香味。

  周泽依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莲花下方,长出了一截又一截的莲藕。

  莲藕慢慢地拼凑在了一起,

  随即,

  开始了更为细微的变化。

  最终,

  一个成年男子的形象,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他在书桌后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平视着周泽。

  这种对视,并没有持续太久,对方开口道:

  “回来,就直接睡觉了?”

  半张脸的脸上,挂着他的招牌式嘲讽。

  语气里,也流露出一种明显的不满。

  是的,不满。

  复苏后,他发现自己变成了莲藕人,据说,和另一位神话传说的英雄很多人的好朋友是一个路数。

  这两天,除了吃了那个妇人以外,他一直在等,等周泽和那个人回来。

  他准备了很多话,也设想了很多个场景。

  他不会承认是自己紧张和激动了的,作为狗村最靓的仔,他确实需要为狗村的荣誉去多思虑一些东西。

  毕竟,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狗村的对外形象,马虎不得。

  然而,

  让他很无语的是,

  周泽回来了,

  然后,

  没有去蜡像馆找自己,

  而是回来后就选择了睡觉。

  仿佛八辈子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一样,

  这种姿态,

  让半张脸有些气极。

  不得已的,他只能自己找上门来。

  “困呢。”

  周泽伸手,揉了揉眼角。

  哪怕是现在,他依旧觉得有些困,也不晓得是这两天的莫名疲乏原因还是刚刚的那个梦,让他打不起精神头。

  “或许,你比我,更适合长眠。”

  半张脸阴沉沉地说道。

  周泽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即,有些不是太情愿地下了床,习惯性地伸手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摸了摸。

  一般来说,莺莺都会在自己所需要的地方准备好烟的。

  一包烟,被摸了出来,走到窗户边,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留给半张脸一个站在窗前的疲惫背影。

  拉开窗子,晚风徐来。

  “复活的感觉,怎么样?”

  这像是在唠嗑。

  “撇开这具奇怪的身体不谈,还挺不错的。”

  “死亡,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周泽问的死亡,不是人死了灵魂出来下地狱的那种,而是彻彻底底的终结。

  “就像是睡着了,不过,没梦可做了。”

  “那还不错。”

  “确实不错。”

  “咳咳咳…………”

  呛了一口烟,周泽单手撑在窗台上,另一只手朝下抖了抖烟灰。

  “那个人猿泰山,逃过去了,是么?”

  人猿泰山?

  “呵呵,呵呵和…………”

  回过味儿来的周泽忍不住笑了起来。

  把府君比作人猿泰山,还真是贴切得很,没一个字是多余的。

  “嗯,逃过去了。”

  “用的,是替死鬼,是吧?”

  “是的。”

  “那行吧,我也累了。”

  半张脸站起身,走到了周泽身侧,和周泽一起看向南大街的路灯。

  “然后呢?”

  周泽看向半张脸。

  “把我复活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事儿的么?”半张脸反问道。

  “我不知道。”

  “但确实如此,否则,怎么解释这一连串的巧合。”

  “和他,好像没什么关系。”

  “和他没关系,难道和你有关系?”半张脸脸上带着嘲讽之意问道。

  周泽摇摇头,默默地吐出烟圈。

  “死过之后,才觉得,活得,可真累,最重要的是,我忽然不懂了,自己到底该怎么继续去活。”

  “我也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我有个发小,水平很不错的。”

  “有趣。”

  “怎么,大半夜地不休息冒出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你想代替我们去死?”

  “感不感动?”

  “有点儿。”

  “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和你说过,他,真的没看起来那么简单。”

  “或许吧,但我无所谓了。”

  半张脸也是无奈了,忍不住道:

  “历代的狗里,我知道有很多做舔狗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本事,既然没本事反抗,没本事去改变现状,那就只能去当舔狗了。

  还有的一些,和我差不多,选择了反抗,可能,就我一个成功了,但其他的那几个,至少,反抗过了。

  你倒是一个奇葩,明明有本事去反抗一下,却还是继续当舔狗。”

  “你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我说,没几天了吧?”半张脸问道。

  联想起刚刚的那个梦,剑已经刺入自己体内了。

  “确实,快了,应该,下一个,就是我了。”

  “那你们就试着准备准备吧,趁我现在刚复活,还有点迷茫,还不是那么想活下去,趁我,还没改变注意;

  我可警告你,要是晚了,说不定我就不想再当那个替死鬼了。

  你和他说说,催催他…………”

  周泽把烟头丢入了旁边书桌上的烟灰缸里,

  打断了半张脸的絮絮叨叨,

  直接道:

  “他说了。”

  “嗯,他说什么?”半张脸双手抱胸,似乎很感兴趣。

  “要我模仿么?”

  “模仿吧,越像越好,我倒要看看,他被我感动时的样子。”

  赢勾和狗的故事,完全可以仿照府君和猴的故事,出版很多个版本。

  周泽深吸一口气,

  一字一字地模仿到:

  “他…………不…………配…………”

  “…………”半张脸。

请假一天: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隔壁老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