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澳门网上赌钱网址|澳门赌场网站平台|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圣墟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加入收藏夹 注册新会员

第1486章 镇压世间一切敌

作者:辰东


  剑气纵横,斩破永恒,让无上生灵喋血,人头滚落,杀的古地府的强者还有那葬坑的怪物都四分五裂,身体不全,吃了大亏。

  实在太惊人,一眨眼的工夫而已,无上生灵的肉身被格杀,遍问世间,谁可做到?

  而眼前正在发生,真的有强者来了,屠杀无上,要灭他们。

  这是血淋淋的现实,让世间震惊的一幕!

  实在是盖世神威!

  剑光突然降临,立劈无上生灵,震惊了各界,让无数老怪物都在颤抖,忍不住要顶礼膜拜下去。

  多少年了,一直以来都是诡异源头的怪物君临天下,威慑诸天,而今天居然一次又一次出现猛人,去杀他们。

  “天帝在上!”

  有人颤栗,声音都在发抖,看到了那块宽阔的青铜板,瞬间想到是谁!

  “师傅!”光头男子满脸都是泪水,跪在地上,大声呼唤,他热血上涌,恨不得跟着杀过去,手刃无上生物。

  多少年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当年一别就是永别!

  今日,居然在这里见到了,是那口铜棺,怎么能忘记,那是他师傅当年血战后驾驭离去的棺椁。

  当年都说,天帝战死了,被青铜棺椁带走,漂浮在无边的域外,自葬永恒未知处,再也不可能回来。

  那时,无数人恸哭,为其送行,天地同悲。

  那是让人伤感与绝望的年代,那一刻永远的烙印在那个时代的人的心中。

  许多人都老去了,战死了,凋零了,整个绚烂的大世都成为过去,璀璨已熄灭。

  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活着的人心中都充满阴霾,有无尽的伤与悲,因为,天帝……战死了。

  今天,天帝竟归来!

  “吼!”

  光头男子大吼,站起身来,发丝乱舞,双目中神光暴涨。

  当年,天庭何等辉煌,只是,最终一战时却被打散了,残存的人经历各种颠沛流离,感受末世的兵荒马乱。

  许多小字辈的少年,都苦难无比,从绚烂到暗淡,再到地狱般的黑暗,着实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

  天庭崩,那么多璀璨于一方的王者,全都殒落了,大军溃散,不复存在。

  那一战过后,诸天都被血染红了。

  而三帝沉寂,就此不见,更是让幸存下来的人心中无底,内心一片灰暗,再也见不到当年的辉煌绵延。

  有的只是死寂,枯骨,逃亡,这么多年充满了血与泪,光头男子太心酸。

  现在,他发现自己师傅的踪迹,看到那口棺,见到天帝归来怎能不激动,怎能不热泪滚落?

  “啊……”腐尸也仰天咆哮,他当年的兄弟回来了,终于守得云雾开,曾经的那些人与大世,仿佛还在眼前。

  狗皇也想大叫,但是,佝偻的脊背,浑浊的老眼都缺少了几许精气神,它终于等到了,强行支撑到现在,现在有些后继无力了。

  它终究是老了,大道伤太严重,斩去了它太多的岁月。

  “回来就好,活着就好!”狗皇颤颤巍巍,眺望域外,终于等到了那口棺,只要人活着,那些苦难,有什么揭不过去的?没什么大不了!

  大不了一切重头再来,再战天下!

  “这位,真不简单,厉害啊,渡过一次死劫,该不会又一次蜕变了吧?”九道一也很震撼,那位天帝的实力绝对的恐怖无边,如果再蜕变,那可真是有些可怕了。

  “好开阔的剑!”黎龘在那里都要流口水了,觉得那棺材板炼成飞剑再好不过了。

  “那不是剑,是棺材板!”光头男子不满的纠正。

  黎龘道:“一样的,你看到剑气亿万缕了吗?这是盖世无双的剑光,学着点,能有你师傅十分之一的火候就可以横行天下了,还至于这么狼狈吗?”

  光头男子鼻子差点气歪,这后辈小子居然敢教训他?

  他瞪眼道:“你个老崽子,这在教育我吗,我出道的时候,连你师傅都不知道在哪里呢,一边呆着去!”

  “我师傅就在旁边站着呢!”黎龘满面笑容地回应。

  九道一幽幽地看了光头男子一眼,道:“话有点过了,你师傅都没我年龄大。”

  “……”光头男子实在是无语。

  “咳,摆资格,你确实老,不像我啊,你看我多年轻,丰神如玉。”黎龘看着光头男子,又道:你瞧,你这光头上都开始出现腐肉了。”

  “老崽子,你给我站一边去,不想和你站一块!”光头男子不想搭理他了,现在的后辈真是不不让人省心。

  光头男子忍不住道:“这群老崽子,有一个算一个,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武疯子:“@#¥%……”

  泰一:“#¥%……”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

  黎龘:“……”

  几人都不拿好眼神看他。

  显然,众人有些放松,因为,疑似那位天帝归来了!

  虽然是简单的拌嘴,但都是以神念完成的,所有这些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刹那间的事情。

  不远处,剑气如海,将那片地带淹埋了,仿佛将万古打成虚无!

  太霸道了,也太恐怖了!

  “啊……”

  八首无上最惨,凄厉长嚎,八颗头颅都被人斩落在地上,多少年没有这么被动了,遭受奇耻大辱。

  他刚才几乎死去!

  若非体内有祭文,可以保住他的本源,刚才他就被斩杀了。

  这就可怕了,他本是无上生物,万法不侵,哪怕是整片世界都寂灭,诸天都死去,他也不会消亡。

  可是,八颗头颅落地的刹那,他几乎真的死去了!

  那剑光消融一切,腐蚀他的肉身,侵蚀他的魂光,无物不杀,霸道绝伦!

  是主祭之地的力量,通过祭文,游走他的血肉中,让他复活了过来,他惊出一身冷汗。

  嗖嗖嗖!

  他快速逃向魂河,八颗头颅也都离地而起,跟着他一起避开那些剑光,向远处遁走。

  这人……剑气的主人,他认识,当年曾经交战过,一起围猎过此人,甚至沟通上苍,一起猎杀三帝,不是杀的几乎死去了吗?这人居然又现身!

  噗!噗!

  八首无上胆寒,在他撕裂空间,超越光速,逆转时光的逃离过程中,他还是有两颗头颅中剑,彻底炸开了。

  这一次,连祭文都没用,都没有来得及保住那两颗头颅。

  “啊……”他惨叫,真的剧痛无比,因为那两颗头颅连着他的本源,这是一生道行的精华所在之处。

  就这么一瞬间,他被人彻底斩掉两颗头颅。

  这还不算结束,剑气千幻风云变!

  他逃回魂河时,已经长回他头上的那些头颅中,一颗直接噗的一声如同烂西瓜般碎掉了。

  “不!”他大叫,因为这还没完,那是无形的能量,剑光超越了大道的范畴,无形物质,覆盖他这边。

  “噗!”

  又一颗头颅被斩爆!

  他大叫,怎会如此?

  他可是无上生物,不死不灭,万劫不朽,哪怕经历再大的磨难,也会始终驻存世间,根本不会死。

  终于,他忍不住了,害怕了,恐惧到极点,焚烧血液中的祭文,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了,短暂的脱离这片时空。

  他很想问,这是怎么了?

  天地要变了吗?时代更迭,诡异源头难道无法再统驭诸天万界?

  今天太可怕了,这是他第二次动用这种手段逃命。

  不久前,那双留下一行金色印记的脚,给予了他极大的震撼与惶恐感,就那么随意漫步过去,就险些将他踩爆,让他形神俱灭。

  不得已,他们几人才激活祭文,暂时脱离诸天万界,躲到永恒未知地,逃过死劫。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几乎算是前后脚,现在他居然又一次这样动用祭文,实在让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若无祭文,他等于死了两回了!

  “吼!”

  魂河前,古地府的生物咆哮,他比较刚,没有第一时间退走,要打生打死,不信邪,要干掉那个人。

  毕竟,当年虽然说双方阵营两败俱伤,但是总的来说,是他们联手将天庭打灭了,令其不复存在。

  现在,那个人回来了,昔日的天帝再现,古地府的强者怎能甘心,不愿退缩。

  他被斩开的身体霎时愈合,也是因为有祭文的保护,让他渡过一劫,不然的话亦危矣。

  此刻,他发狂出手,向天空中轰去。

  他要打落诸天星斗,将域外那口棺击落下来,与其决一死战。

  最为重要的是,他有底气,当年联手击杀三帝,现在依旧可以召唤古地府,呼唤葬坑的所有怪物。

  无上生物齐出的话,毫无保留,难道还杀不死对方?!

  “各位不要走,莫要惧怕,他必然还没有迈出那一步呢,我有感觉,他还未成功!”古地府的强者喝道,联合其他人。

  他的大手探出后,铺天盖地,黑雾翻腾,直接将整片天空都覆盖了,向着域外轰去,也在用力抓去!

  这个景象太恐怖了,他的大手打碎苍穹,并探了出去,覆盖整片域外,让星海都暗淡了,无数大星坠落。

  哧!

  可是,这一刻,等待他的是什么?

  并非天帝,也不是域外停驻的那口棺。

  而是一道光,棺材板如飞剑般冲起,直接从手腕那里,将他的黑色大手生生给削断了,血液洒落,宛若滂沱大雨。

  同时,爆鸣声传来,所有的血液在青铜棺材板的拍击下,都炸开,被蒸发干净了,没有一滴落向大地。

  不然的话,无上生灵的血液一旦洒落在阳间,那绝对是灾难性的,成片的壮丽山河估计都要沉坠深渊。

  同时,无上级的能量也被棺材板吸收了,并未能浩荡八方。

  “啊……”古地府的强者嘶吼,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更为恐怖的事情。

  那青铜棺材板放大,简直遮盖了整片天空,然后向着他拍击而去,轰隆一声,这像是一方宇宙砸落了下来。

  砰!

  这一次,无上真血四溅,古地府的无上强者被棺材板重重的拍出去了,从阳间大地上消失,被砸进魂河所属的世界。

  并且,他刚被砸进去,身体就炸开了!

  青铜棺材板一击,这是何等的强横霸道,简直是恐怖之极。

  那位天帝还没有现身呢,就将古地府的怪物打爆了。

  古地府的强者很憋屈,很焦躁,同时也恐惧了,难道这位天帝真的迈出了那一步,不然的话何以如此?

  一面青铜棺材板就将他拍翻了,砸爆了。

  他如同八首无上般,心中冰冷,这种濒临死境的体验太不好了,今天这是第二次了,经历过那双脚的碾压,现在又被人轰爆,太瘆人了,让他心悸,惊惧之意腾起。

  哧!

  棺材板忽然变得璀璨无比,化成虹光,真的宛若惊天一剑,从那外界俯冲而来,刺穿古地府强者体外的大道符文光幕,将他生生钉在了地上!

  若非他的身体格外的高大强壮,那么就这样一戳,他就直接断裂成两截了,毕竟这“剑”太开阔了。

  尽管此次,这对他来说也是重创,身体又一般炸开,祭文在体内凝聚都无用,被那棺材板戳烂下半截身体。

  “嗖!”

  他的上半截身子逃遁,脸色阴沉无比,他的本源失去了一半。

  这怎么可能?他心中颤栗。

  按理来说,这种级数的生物不要说一滴血,就是只剩下一缕精神能量,他都可以迅速重生回来。

  可是现在,他被纯物质伤害,被那棺材板钉在地上后,一半身体崩烂了,连带本源跟着消失小半。

  这简直没天理!

  这完全不符合天地规则,他是无上生物,怎么能被人这样一击打没一半?!

  轰!

  棺材板又轰过来了,朝着他剩下的半截身体压盖过去,整个人都要被糊在下方了。

  他一声怒吼,终于也迫不得已,如同八首无上般,焚烧血液中的祭文,脱离诸天,暂时逃到永恒未知处。

  古地府的强者不可谓不刚,结果却是这么个下场,简直是反面教材,流血的榜样。

  另一边,蚕蛹、葬坑的怪物、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三人,也都在倒退,联手向魂河撤退,他们心惊了。

  刚才,他们都出手了,不是未动,而是被抵住了。

  剑气亿缕,在攻击他们,这次不是棺材板发出的,而是直接从天外星空中倾泻下来。

  隐约间可见,域外悬着一口棺,无尽的剑气像是瀑布,又像是星辰大海决堤,从宇宙中无边无际的扫落下来。

  “不管了,呼唤主祭之地的力量轰杀此人!”

  “没错,不要顾那么多了,今天真是欺人太甚!”

  无论是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还是葬坑中爬出来的怪物,全都出离了愤怒,他们刚才几乎被分尸。

  哪怕用祭文保住了性命,可还是吃了大亏。

  现在,他们要动用禁忌之力!

  如果是在平日,他们提都不愿提那个地方,不想谈关于主祭之地的任何事,因为内心太忌惮,有些恐惧。

  可是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再不下狠手,他们可能会遇险,死在这里。

  在他们召唤主祭之地时,那青铜棺材板已经直接横扫了过来,现在不像是阔剑了,更像是长刀,横扫千军。

  “嗯,空间被锁了!”

  “不好,时光在归于死寂,也被锁住了!”

  几人面色变了,暂时无法召唤祭地。

  “你们两个还等什么,杀啊,召唤祭地!”葬坑的怪物冲着远处的八首无上与古地府的强者大吼。

  “杀!”

  几位无上生灵都爆发了,多少年没有这样了,要再次联手,围猎敌人,决一死战。

  轰!

  八首无上已经缺少四颗头颅,很惨,但是依旧咬着牙杀了过来。

  古地府的强者少了半截身子,虽然直接化形出来,修复肉身,但是缺失的一半本源却是无法回来,他衰弱了不少。

  当当当!

  剑气纵横,棺材板横扫,如刀如剑,在这几人中大杀四方,让他们再次喋血。

  哧!

  蚕蛹也负重伤,通体都是可怖的裂缝,从那缝隙间飞出一道又一道晶莹的蚕丝,比大道网还恐怖一大截,散发至强的能量。

  纵然如此,它吐出成片的丝绦,交织成的大网,也没有能够困住棺材板,反而网破了,丝线断了。

  蚕蛹满身都是裂痕,不断溢血,横飞了出去。

  “神蚕,你不是无比强大吗,怎么还留手,不决一死战?”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喝道。

  “你滚,我在蜕变中,蚕茧都没打破,你让我血祭自身吗?”蚕蛹中传来声音,很冰冷。

  “休要多语,杀!”

  “召唤到了祭地,可以打破青铜棺了,杀死那个人!”

  有无上生物大吼。

  远处,光头男子看的揪心,有些害怕了,不是怕自己出事儿,而是担心师傅能否抵住这么多无上。

  他知道,古地府、四极浮土、天帝葬坑多半得到消息了,还会有无上生物赶来!

  这简直是当年群魔围猎三帝景象的再现,光头男子真的不想再看到那一幕悲剧了。

  轰隆!

  魂河深处,深渊下的混沌后方,传来一股力量,像是要打开一条通道,开启一个洞口,那是……主祭之地吗?!

  真有丝丝缕缕的禁忌力量要浮现了,要吞噬掉那青铜棺材板,以及域外太空中的那口古棺。

  嗡!

  青铜棺材板轰鸣,发出了刺目的光华,在它上面的青铜锈都跟着晶莹起来,不再沧桑暗淡,仿佛获得了新生。

  哧的一声,青铜棺化作一道光,冲了过去,然后堵住了那条通道将要开启的洞口,直接封门,给挡住了。

  此时,青铜棺材板晶莹透亮,不像是锈迹斑斑的金属,而像是璀璨的艺术品,太过瑰美了。

  “能否击杀他?!”天帝葬坑的强者森寒说道。

  “杀!”

  几人联手,彼此看了一眼后,义无反顾的冲起,抬手向着域外抓去,大手遮天,笼罩阳间的天空。

  他们要直接抓向青铜棺。

  在他们看来,主祭之地的门堵不住,终究会有能量扩张出来,轰杀天帝。

  然而,他们低估了那棺材板,此时它绽放霞光,在上面刻着各种图案,如饕餮、鲲鹏、真龙,以及远古先民祭天、祭祖的景象。

  现在,这些画面复苏,居然腾飞出鲲鹏、真龙等神禽瑞兽,向着几位无上生物扑杀过去。

  “哼,凭些许异类也想杀我们,太弱了,如同蚁虫般!”有人不屑冷笑。

  然而,让他们毛骨悚然的是,这才是开始,那青铜棺材板上映照出一条身影,这个时候直接一步走了出来!

  轰隆!

  这个时候,早先出现的那些鲲鹏、真龙、饕餮等,全都化成灿烂的符文,落在那人的身上,组成战衣。

  这应该是一个男子,英姿勃发,昂首而立,周身都带着混沌气,大步走了出来。

  不是真身,只是棺材板映照出的天帝身!

  “师傅!”后方,光头男子大叫,他认出了那真的是他的师尊,当年的天帝!

  虽然那个人被混沌气淹没,尤其是面部那里,大雾格外的浓,看不到真容,可是,他绝对能够辨别出,就是他师傅。

  “兄弟!”腐尸也眼睛都红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再相见,那个人没死,今天青铜棺映照出其天帝身。

  “本皇没有白等,努力的活着,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狗皇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么多年来,它受尽磨难,太不容易了。

  它努力的活着,对抗体内的大道伤以及不祥物质的侵蚀,只是为了等到将来,再看到那些人。

  英姿慑人的男子,从青铜棺材板上显化出来后,不再催动剑气,而是直接挥动拳印,打出无可匹敌的力量。

  那些探向域外的大爪子,此时全都颤栗,迅速收回,蓄势后一起向着这个人轰去。

  轰!

  那个男子无惧,一记拳印,直接打出,轰爆古今,这片时空都被打崩了!

  魂河被彻底蒸干,漫天的魂物质消散,许多怨魂哀嚎,又被净化成纯粹的能量。

  日月星辰都无光,彻底暗淡。

  “啊……”

  葬坑的怪物惨叫,他被一拳轰爆了,承受了帝拳最为恐怖的正面一击!

  这才是天帝最强绝学,以拳印镇压世间。

  噗!

  血雨飘散,葬坑中的怪物炸开了,惨叫声戛然而止。

  他的残体催动祭文,想要逃离,可是另外一拳已经贯穿过来,超越了时空的束缚,那光阴长河都在倒流!

  砰!

  葬坑的怪物彻底爆碎了,魂光都瓦解了,被这一拳彻底的轰散。

  虽然有他魂物质,他有真灵,想借助那散开的祭文凝聚,再复活过来。

  可是,那拳印璀璨,如同一座永恒的神炉横亘虚空中,镇压此地,焚烧葬坑怪物的残魂,磨灭其真灵。

  帝拳无匹,在这里连续震动数次,将葬坑中的怪物的真灵残念等全部击爆,轰散,磨灭了个干净。

  死了,一位无上强者殒落!

  “这……”

  今天死了一位无上,绝对是大事件,让剩下的几大强者脸色都变了,瞳孔急骤收缩,迅速倒退。

  轰隆!

  混沌雾气中的男子迈步,英姿伟岸,只身一人向前逼去!

  接着,他再次挥动帝拳,想要镇杀他们全部!

  “吼!”远处,狗皇嘶吼,长啸了起来。

  “天帝!”光头男子更是大叫。

  “当镇压世间一切敌!”腐尸吼道!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487章 天帝之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澳门正规赌博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