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53.起点

作者:驿路羁旅
    验证了毕生追求的东西,本尼迪塔斯在疲惫中非常的喜悦,他指挥着那些邪教徒在虫人的废墟宫殿中大肆劫掠,将虫人们从地下发掘出的特殊水晶和钢铁都找了出来,然后让虫子们在地底快速发掘出一条直通往其拉废墟更南方海边的通道。

    这暮光主教有了新的目标,他已经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不过本尼迪塔斯并不清楚,他的一切行动,都落入了另一个“同行”的眼中。

    那是一个带着黑色兜帽,将全身都包裹在兜帽中的家伙,他盘坐在黑暗的通道中,在他眼前的光幕如水波一样荡起微微涟漪,而从那悬浮的光幕中,他能清晰的看到本尼迪塔斯的一切行动。

    “他居然还没死...真是命大。”

    这兜帽人语气平静的说:

    “而且看样子,他还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话说,你还没好吗?”

    兜帽人扭头看向身后,在他身边,赫然是一条属于克苏恩的巨大触须,这点缀着紫色鳞片和符文的触须上长满了恶心的吸盘,而在他身后的触须极点上,一把紫色的仪式匕首正插在那触须上,一抹抹紫色的能量如浮光掠影一样缠绕在那紫色的匕首表面,看上去分外邪异。

    而在这紫色的微光中,也照亮了兜帽人的脸...不再年轻的脸,稍有些干瘦,一双眯起的眼睛里闪耀着温和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个悲天悯人的人,但他散发出的气质却标示着这是一个高位者...应该是个神职人员。

    而面对他的询问,那匕首微微颤抖,然后发出了一个稍显沙哑魅惑的声音:

    “别急,我的小迦勒底,我的同胞的残褪里还有很多残留的“营养”,你难道不可怜一下我这个已经饥饿了数百万年的可怜女人吗?让我再吃一些...我保证,就再吃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唉,可惜,克苏恩的灵魂已经被摄走,否则吞掉那个蠢货的灵魂,我就可以借用这躯体完全复活了...真是可惜啊。”

    “克苏恩死了...我的“姐姐”,你的心腹大患消散了。”

    暴风王国大主教迦勒底习惯性的在胸口划了个宗教符号,他轻声说:

    “它死在了数方的联手绞杀之下,你想成为下一个它吗?你瞧,真正的魔鬼就不该有一张脸,魔鬼一旦有了脸,勇士就有了目标...藏在幕后主导一切,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

    迦勒底说了一句,他从口袋里摸出怀表,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对那贪婪的汲取着虚空力量的匕首说:

    “快点,我再不回去,他们就要怀疑我了...瓦里安,许久不见的国王,他变得精明了很多,就像是一头让人畏惧的狼王,我必须伪装的更完美才行。”

    “瓦里安?”

    那匕首不屑的说:

    “区区凡人而已,只要你愿意,我的小迦勒底,今晚你就可以让他在噩梦中停止呼吸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在意血脉呢?杀了他!然后抢走暴风王国的主导权,你会是个伟大的统治者...呵呵,我知道,你会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

    “你忘了那把剑?”

    迦勒底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但转瞬即逝,他轻声说:

    “那把剑,隔着几百米我都能嗅到那把剑对虚空力量的憎恨,那把剑在瓦里安手中延伸出了新的姿态,更强大的姿态,我们虽然不怕它,但也没必要破坏我们精心准备的一切...藏在阴影里才能更好的行事,我不但不会伤害瓦里安,我还会尽力帮助他!”

    “那位国王内心有些迷茫,我能感觉到,但他的归来对于一潭死水的人类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我可都不知道,没准,下一场混乱的风暴就会由瓦里安亲手揭开...那才是真正的好机会!”

    “哗啦”

    迦勒底的话音刚落,那匕首就像是真正吃饱了的人一样,打了个饱嗝,下一刻,仪式匕首手柄上用于装饰的紫色眼球状宝石突然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眼球,它诡异的合拢了一次,然后旋转着,最终又重新变为了晶状的眼球宝石,但比之前更华丽,更剔透。

    “唔...吃饱啦...真舒服。”

    第五古神萨拉塔斯小姐姐慵懒的声音在迦勒底内心里响起,她轻声说:

    “走吧,这里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巨龙之火会焚烧这里残留的一切...但你我不该忘记,这世界上还有两个觊觎我们的恶棍存在着...你会继续帮我的,对吧?我的小迦勒底?”

    “当然...”

    迦勒底站起身,将紫色的匕首从那已经干瘪不堪的血肉中抽出来,悬挂在自己腰间那朴素的刀鞘中,他整了整自己的长袍,将自己胸前的圣光徽记握在手心,他轻声说:

    “一如往昔那样...”

    —————————————————————

    “嗷!”

    低沉的龙吟声在战争结束后的第四天清晨响彻了整个彻底平静下来的希利苏斯,在黎明带来的光芒中,整个联军的军营都沸腾了起来。

    各族士兵们乱哄哄的爬在各处高地之上,士官们也不加阻拦,人人都不愿意错过今天的奇景。

    在甲虫之墙前方,联军的指挥官们也站在这沧桑的墙体之上,穿着盔甲的阿尔萨斯脸色还有些苍白,之前被克苏恩的一记精神冲击命中的后遗症让这位国王现在还会时不时感觉到脑壳发疼,但这比前几天好多了,据说阿尔萨斯被瓦里安背出来的时候,就像个傻子一样,只会留着口水憨憨的笑。

    但这一战对于阿尔萨斯的意义重大,真正见识到古神的强大之后,圣骑士国王内心中因为“击退”了泰瑞昂而产生的骄纵之气彻底被打破,他看到了这世界背后隐藏的力量...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软弱,尤其是和站在他身边的瓦里安相比之下,阿尔萨斯更觉的羞愧...

    毕竟,是瓦里安亲手持剑,和半神阿迦玛甘一起配合,斩杀了上古之神的力量幻象,如果没有瓦里安,联军高层连同荒野半神阿迦玛甘,估计就要全军覆没了。

    据瓦里安说,真正爆发出了全力的泰瑞昂大概不会比克苏恩更弱...也就是说,之前在诺森德大陆的那一场“战斗”,估计也只是黯刃大领主和年轻人的“游戏”罢了,这也让阿尔萨斯一阵后怕,如果他一直以这样的心态继续发展,未来如果再次面对泰瑞昂,他肯定会死的很惨很惨。

    “在想什么呢?阿尔萨斯?”

    瓦里安就像是从前两人在洛丹伦时一样,伸手拍打着阿尔萨斯的肩膀,然后将自己的酒壶递给了圣骑士国王,后者笑了笑,接过酒壶,抿了口酒,他看着远方天空中若隐若现的十几个黑点,他轻声说:

    “我在想未来...瓦里安,你真的不跟我回去白塔港觐见教宗吗?灭战者就在你手里,再加上你在这场战争里的力挽狂澜,教宗也许会支持你成为皇帝...”

    阿尔萨斯抿了抿嘴,他看着瓦里安身后背着的,用麻布包裹起来的异型战剑,他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他说:

    “我...我也会支持你成为皇帝,你比我更合格。”

    “别傻了!”

    瓦里安感觉到了阿尔萨斯内心里的失落,他大力拍打着阿尔萨斯的肩膀,他轻声说:

    “我不想当皇帝,最少现在不想...给我些时间,也给你些时间,阿尔萨斯,我要先回去暴风王国,履行我对人民的职责,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瓦里安看着越来越近的巨龙们,他笑着对阿尔萨斯说:

    “需要我替你向德雷克陛下说说你和安娜的婚事吗?我想,这一次我救下了这么多人,还有库尔提拉斯的军人们,德雷克陛下总要卖我个面子的。”

    阿尔萨斯猛地抬起头,他看着瓦里安,然后有些不自然的说:

    “那就谢谢你了,瓦里安。”

    “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

    瓦里安愉快的灌了口酒,在狂风呼啸之间,地面的砂砾被卷起,十几头巨龙拍打着翅膀飞越过联军营地的上空,引得士兵们一阵阵欢呼,那些巨大的身影飞旋在其拉神庙的废墟之上,张开满是利齿的龙吻,将灼热的龙息喷洒在那废墟的残留物之上,一时间,灼热的火焰在沙漠中熊熊燃起。

    “出去看看吧,阿尔萨斯。”

    瓦里安凝视着那燃烧的火焰,他突然对阿尔萨斯说:

    “亲眼去联邦看看,看看那里的文明,看看我们的人民的新生活,不管你想不想成为皇帝,我都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不管是为了了解敌人,还是为了消弭内心的执念与茫然...”

    “泰瑞昂会允许我们去吗?”

    圣骑士国王问到:“那毕竟是他的地盘。”

    “不!阿尔萨斯,那不是泰瑞昂或者黯刃的地盘!”

    瓦里安对阿尔萨斯沉声说:

    “那是联邦的地盘,另一个人类文明,和我们一模一样,和我们同出一源,黯刃是黯刃,联邦是联邦,你要分清楚这一点,谁是我们现在的敌人,谁是我们未来的朋友,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只是个建议。”

    说完,瓦里安拍了拍阿尔萨斯的后背,走向了站在另一边的指挥官们。

    珊蒂斯.羽月将军坐在甲虫之墙上,她没带那标志性的黑蝙蝠头盔,编织成辫子的头发垂在胸前,这暗夜精灵将军手里拿着一瓶果酒,一个人安静的凝视着眼前燃烧的其拉神庙,她眼神中的光芒很丰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兽人布洛克斯则用绷带吊着胳膊,和哈尔弗站在一起,两个人在那熊熊燃烧的烈焰之前不知道说着什么,时不时会爆发出一阵笑声,而鹿盔则带着凋零者的高阶德鲁伊们,在一块地图上不断的标志着什么。

    联军的决议已经达成,在巨龙们焚烧干净此地的虚空残留之后,安其拉神庙战场的后续清理就将由凋零者们接手,他们会用特殊的方法将克苏恩残留的遗骸清理掉,然后一路向下,清理上古之神深入世界之核的触须,这是个极其复杂的工作,需要很多人一起忙碌。

    而且清理世界之核必然会对整个世界造成影响,所以这工作还急不得,必须慢慢来,可以预见,凋零者们未来十年的发展,都将围绕着希利苏斯的世界创伤进行了。

    瓦里安回头四顾,狼人领主达利乌斯和吉尔尼斯国王利亚姆在更远的地方说着什么,而肖尔早就不见了踪影,他看到了带着一群牧师正在热闹的营地里巡逻的大主教迦勒底,国王犹豫了一下,便走向正给一个牛头人战士换绑带的迦勒底。

    而在国王靠近的时候,迦勒底腰部的仪式匕首突然震动了一下,让迦勒底猛地抬起头,就看到了靠近的瓦里安,在迦勒底看过来的时候,瓦里安背后的灭战者也跳动了一下,让国王的眼神变得更疑惑。

    灭战者这把传奇武器,似乎对大主教迦勒底很不满意,甚至带着一种隐隐的敌视。

    “瓦里安陛下!”

    迦勒底则带着悲天悯人的职业笑容,快步走向乌瑞恩,然后对他俯身行礼,极其恭敬,就像是过去那般,大主教抬起头,真诚的对国王说:

    “暴风王国期待您的归来,陛下!”

    “我也很期待回家的那一天,但迦勒底主教,有些事情,我需要提前和你商量一下。”

    瓦里安对迦勒底做了个“请”的姿势,大主教点了点头,两人便走向甲虫之墙,在行走之间,瓦里安轻声说:

    “我想邀请凋零者进驻暴风王国,用德鲁伊们的法术,为人民们探寻新的农业模式,虽然没去过闪光平原,但我也听说了那地方的荒芜,我们原本的种植经验,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这个话题让迦勒底眼神一跳,他思考了片刻,轻声说: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问题,陛下,另一种信仰进入王国,必须得经过教宗的...”

    “但你才是暴风王国的大主教,迦勒底!”

    瓦里安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稍有些蛮横的打断了大主教的叙说,然后看着迦勒底:

    “暴风王国的信仰事务,由你说了算,不是吗?所以我更想知道的是,你会支持我,还是会...反对我?”

    大主教从瓦里安的语气里听到一丝质问的味道,而这位许久不见的国王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则让他想起了当初的另一个人...成为皇帝之后的洛萨!

    几秒钟之后,迦勒底默然的在胸前划了个宗教符号,他低下头,轻声说:

    “您的意志至高无上...我的陛下。”

52.树倒猢狲散: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54.归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