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23 你没有弱点

作者:卖报小郎君
    “诶,你知道吗,佛头发话了,谁在青年组拿第一名,他就亲自辅导半年。”

    “那又怎样,反正第一名不会是我的。麻痹,羡慕嫉妒恨。极道高手的辅导,真的是分分钟带上王者。”

    “最有可能的是戒色和丹尘子,要是李佩云也来参加,那得算他一个。”

    “李佩云就算了,古神教教主,他来两华寺不是自投罗网么。而且你别小觑其他人,年轻一辈的高手很多的。”

    “对啊,这次好多国外的年轻人也参加了。”

    论道大会开幕的清晨,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件事,昨晚,佛头派人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大概意思是谁能拿到青年组冠军,佛头亲自为他传道授业半载。

    能得极道高手亲自指点,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连中年组的人都眼红不已,恨不得说:佛头,我还年轻,才二十岁。

    只有少数人知道佛头这么做的原因,一切都是被李羡鱼舔出来的。

    佛头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舔,还舔的挺舒服。

    但他不好直截了当的告诉外界:李羡鱼是我罩的,你们别打他主意。

    于是采用迂回的方法,在他指导李羡鱼半年的时间里,谁找李羡鱼麻烦,他就有理由出手为徒弟的儿子遮风挡雨。

    前提是李羡鱼能拿到青年组冠军。

    “舔到最后,应有尽有。”刘空巢喃喃道:“不是说舔狗一无所有吗,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坐在观众席上,他努力思考着这个问题,这将绝对他将来追求女神的态度,虽然他还没遇到自己的女神。

    “呸,老和尚扭扭捏捏,整这么多幺蛾子。让我拿青年组冠军,我自己都没自信。”李羡鱼坐在他边上,两人在抽烟。刘空巢斜了他一眼,低头摸索。

    “你找什么?”李羡鱼问。

    “找你的节操。”刘空巢回答。

    “.....”

    昨天的事,让刘空巢对李羡鱼的无耻有了深刻印象,当事人在十几分钟里,转变了数次称呼,从师祖到爷爷,代表着当事人节操渐渐沦丧的心理。

    事件结尾,告诉我们人至贱则无敌的中心思想。

    “你看看戒色这手段,我能赢吗?我是对他对手吗。”李羡鱼指着场中,与人对敌的戒色,一脸的怨念。

    两华寺的后山,有两座巨大的道场,格局类似于体育馆,场内有六座擂台,被矮墙隔开,坐在观众席,能把六座擂台尽收眼底。

    他们所在的道场是青年组的战斗场地,隔壁那座道场是中年组的。两座道场的年纪和新中国一样大,建国后,论道大会改革,不再是血裔界名宿关起门来相互较量,而是把对象扩展到青年组和中年组。

    于是建了这样的两座道场,道门也有两座道场,只不过一直荒废着,因为道门自从妖道之乱后,再也没有出过极道。

    今天是第一轮的初赛,本次报名青年组的选手共一千两百人,六座擂台,只需要一百场就能淘汰一半的选手。

    比赛名单完全是电脑随机,所以有时候双方实力相差不大就会陷入持久战,耗时较长。有时候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瞬间分出结果。

    戒色此时对敌一位陈家的年轻人,那位年轻人实力颇强,是位列青年榜前百的高手,陈家的异能是风系,他竟然生生造出两条直径两米的飓风,左右夹击戒色。

    戒色巍然不动,双臂一振,瞬间震散两条龙卷,接着轻描淡写的一掌拍出,陈家年轻人直接被拍在墙上扣不下来。矮墙出现一只巨大的手掌印。

    两三招,分胜负。

    黄花闺女良家少妇,纷纷尖叫,也不管身边老公或男朋友什么表情,就是要喊戒色我爱你,戒色好棒棒。

    为戒色疯狂打call。

    “这特么的绝对S级啊,我怎么可能打的过?”李羡鱼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

    “戒色前年在血裔名单排69,今年应该能进前40。好可怕的升级速度。”夏小雪吭哧吭哧的吃零食。

    以祖奶奶为核心,周围坐着夏小雪、幽萌羽、雷霆战姬、三无以及华阳。除了华阳,大家都在喝饮料吃零食。

    零食当然是祖奶奶花钱买的,花的是李羡鱼的钱。

    再后面,是宝泽的二十几位高级员工,有总部的,有各大分部的,神级高手里除了三无,其他的都没有。只有三无一个人是闲职,像火神、吉吉国王是分部部长,日理万机。

    雷电法王是代表宝泽出席,论道大会是血裔界十年举办一次的盛事,宝泽理当派高层领导前来参加。

    瞳瞳坐在雷电法王的脖子上,手里捧着薯片,腾出一只手朝角落里的李羡鱼招手。

    因为抽烟的缘故,他和刘空巢被赶到角落里。

    “你要对自己又信心,你好歹也是极道传人。”刘空巢幸灾乐祸。

    可我真实实力也就中级员工巅峰,离高级员工还有一段距离,别说S级.....

    李羡鱼“唉”了一声,“丹尘子什么境界。”

    刘空巢回答不上,便看向夏小雪,夏小雪是情报通,但对于丹尘子具体的境界,她也不是很熟悉:“丹尘子几乎不出手,非常低调。就算与人动手,也是点到即止,你要问我他什么境界,我不清楚。总之打你十个是没问题的。”

    这时,李羡鱼又察觉到窥视的目光,迎着目光看去,斜对面,有一个穿水手服的娇俏女孩,手里拿着两块西瓜,边吃边默默观察他。

    两人视线碰撞,她居然还挺了挺胸,朝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神经病,这个女人是谁啊,我根本不认识。”李羡鱼心里奇怪,就问夏小雪:“夏小雪,你认识那边那个女孩吗。”

    循着他的手指看去,夏小雪茫然道:“哪个?”

    李羡鱼瞳孔一缩,那个女孩不见了。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李君。”下一刻,清脆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穿水手服的女孩俏生生站在他面前,短裙飞扬,早晨的阳光洒在她白嫩如牛奶的脸蛋,乌黑的秀发反射着七彩的微光。

    李羡鱼一愣,礼貌回应:“奥哈呦,搞砸姨妈死。”

    顿了顿,他说:“你是岛国人?”

    女孩点点头,用中文回答:“我叫樱井雪奈子,很高兴认识你,极道传人。”

    她的中文就和李羡鱼的日文一样蹩脚。

    李羡鱼下意识的操一口抗战片里的日本腔,友善的和岛国姑娘交流:“岛国花姑娘,大大滴好。”

    “噗!”刘空巢口水喷出来,又咳又笑。

    “吃西瓜吗。”樱井雪奈子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只大西瓜,一把小太刀,细心的切成八瓣,分给李羡鱼和刘空巢。

    “你这个是介错吧。”李羡鱼说。

    这种尺寸的小太刀,在岛国就是用来切腹谢罪的,他觉得不吉利。

    “嗯,我们家族每个人都有一把这样的刀,用来切腹的,不过现在谁还切肚皮啊,只是象征性的保留传统而已,否则我几个月前就该.....”樱井雪奈子猛的顿住:“吃瓜吃瓜。”

    按照武士时代的规矩,她上次暗杀李家传人不成,就该切腹谢罪。后来因为贪吃,追踪河童时被路边摊吸引,把妖道遗物弄丢了,又得切腹。

    家族派她来中国历练,她总是把任务搞砸。

    “谢谢哦。”李羡鱼啃着西瓜:“我是有什么地方吸引你吗?你看我好几次了。”

    “没有的事,”雪奈子摆摆手,诚实道:“你哪有戒色好看,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李羡鱼脸一红。

    岛国女人都这么直接么。

    “我就是对你好奇嘛,压力这么大,还能活的没心没肺。”雪奈子说。

    你不会说话就闭嘴吧,西瓜还给你。

    李羡鱼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活的没心没肺。”

    雪奈子当然不能说我暗中观察你很久了,一本正经:“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

    看出来了....李羡鱼默默捂脸。

    “你也是来参加论道大会的?”李羡鱼和她聊天。

    “我不是啊,”樱井雪奈子鼓着腮,噗噗噗的吐西瓜籽,又把西瓜籽捡起来,包在餐巾纸里:“我是来看热闹的,青木结衣参赛,我得看看她修为到什么境界了。”

    搞的李羡鱼和刘空巢都不好意思乱吐西瓜籽。

    “青木结衣?”李羡鱼瞪大眼睛,脱口而出:“青木家族?”

    “嗯嗯,青木家族和我们樱井家不怎么友好,我和青木结衣以前在岛国,每个月都要打一架。”樱井雪奈子撇嘴:“明明是个靠皮肉生意起家的家族,却与我们樱井家不相上下。八嘎!”

    “听说这次青年组冠军能得到佛头半年指点,好后悔没参加,我肯定能拿第一名。”樱井雪奈子很自信的样子。

    “你打的过戒色和丹尘子?”

    她摇摇头。

    “那你哪来的自信。”

    “诶,也是哦。”雪奈子恍然大悟。

    “.....”

    “不过戒色有弱点的,他是和尚,不近女色,只要在打架的时候把衣服脱了,他就不敢看。”雪奈子沉吟道:“丹尘子性格寡淡,不喜争名夺利,打不过的话,可以试着编个谎话,比如说如果不能拿冠军,家族就要逼我切腹谢罪。以他的性格,就会心软。”

    李羡鱼心里一惊,这姑娘看似缺根筋,说话也不好听,但她这番话细细思量,却非常有道理。别说他没想到这些,李羡鱼敢保证,在场能想到这种管用烂招的,几乎没有。

    这个姑娘看似缺根筋,其实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

    原本以为是青铜,想不到竟是个王者?

    “那你觉得我有弱点吗。”李羡鱼问。

    “你没有。”雪奈子认真思考后,给出这样的答案。

    “怎么说?”李羡鱼一阵开心,想不到我在这姑娘眼里,竟是如此坚不可破的男人,戒色和丹尘子都要逊色一筹。

    “你又贱又没底线,找不到弱点,唯一的弱点就是你实力差。”雪奈子脸色严肃。

    她长时间的观察、分析,得出了非常棘手的结论。

    是人就有弱点,但李羡鱼的弱点很小,小到无法利用。是个必须要靠硬实力才能碾压的敌人。

    “另一个极道传人李佩云也有弱点,比如他胜负心强,心性骄傲。你找他单挑,他就绝对不会带人,这样只要摔杯为号,三百刀斧手一涌而出,就能把他砍死。”雪奈子说:“你就不一样,你肯定会找人,三百刀斧手绝对会碰上三千刀斧手。你们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可欺之以方。小人只能靠拳头。”

    “妹子高见啊,”刘空巢佩服极了:“李羡鱼可贱了,只能靠拳头捶,一点儿都没错。”

    “西瓜还你。”李羡鱼把啃了一半的西瓜塞到雪奈子怀里,转了个身,侧对着她。

    这时,中央的大屏幕上跳出李羡鱼vs沈壁的字幕。

    裁判施展佛门狮子吼:“李羡鱼、沈壁,看到字幕请到二号擂台,请在十分钟内到达二号擂台。”

    声音清晰的传遍全场。

222 宝宝心里苦: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224 精神对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